/

/

[SEVENTEEN / 勳澈] 牙痛

牙痛
★廢萌段子。
崔勝澈小心地偷看了一眼身邊那個漫無章法地按著琴鍵的人。
李知勳在拔完智齒後整個人都病懨懨的:平常對練習無比認真的人,今天卻顯得有點分心。那人休息時在鏡頭前當然是捧著臉頰不絕地抱怨疼,就連單獨練習的時候,崔勝澈也能在沒譜的音符裡間歇聽到李知勳幾句呼疼的呢喃。
平常的李知勳都像正在成長中的幼獅,漸漸展現的威嚴總是令人覺得不太好靠近;唯獨今天的他又回到了還沒長出尖牙的時候,軟綿綿的在崔勝澈的眼裡可愛得緊。
「很痛的話要不要先回去?你看你連話都說不好了。」
「哥不是說今天要一起把rap詞弄好嗎...」
李知勳的語氣帶著常見的不耐煩;換作是平常崔勝澈大概會感到有點受傷,今天他倒是無法對李知勳動氣。
「那也要你狀態可以才行啊。受不了就早點回去休息吧。」
「沒事的。工作吧。」
崔勝澈禁不住失笑:李知勳語氣中的煩躁太明顯了,反而令他聯想起揮舞著小爪子、一點實際攻勢力也沒有的幼獅。
「還是說--」
「嗯?」
「你讓我親一口,搞不好就會不痛了。」
崔勝澈壓不下自己充滿惡趣味的語氣--李知勳最討厭他這樣了,難得現在的小獅子把爪子都收起來了,當然要把握機會逗一下。
李知勳卻沒有如他所願地漲紅了臉。那人只是木無表情地抬眼盯著他看,木然的表情似是在暗示思考,又似是單純的不悅。崔勝澈雖然是哥,實際上終究還是一個要看李知勳臉色做事的食物鏈底層成員--李知勳的沉默,反而比他的拳頭更令崔勝澈不安。他被李知勳盯得頭皮發麻,正想打哈哈胡混過去時,對方卻開口了。
「哥要親哪裡呢?」
李知勳的語氣沒有起伏,就連表情也看不出心情好壞。那人緩緩地提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是這裡嗎?可是要治療的話,直接在傷口上藥還是比較好的吧。」
「啊哈哈知勳就說你已經痛到糊塗了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慢著。」李知勳的椅子一滑、完美地擋住了出口,截去崔勝澈的一切退路。他抬頭看著那個正欲逃跑、滿臉慌張的人,微微地瞇起了眼睛。
「哥要去哪裡呢?既然知道能令我不痛的方法,我可是很歡迎啊。」
微腫的臉頰上勾起一抹淺笑;崔勝澈只感到不知所措,亦無從拒絕。
「你怎麼突然那麼認真--」
「我一向都很認真的啊,哥。」
李知勳的語氣放得很輕;崔勝澈終究還是敗下陣來。
他讓自己的雙手按住對方的肩,彎下腰閉上眼睛便把自己的唇貼上對方的。本來只是淺淺的碰觸而已,李知勳卻按住了他的後頸:那人的大拇指輕柔地摩挲著他髮緣與脖子的界線,令人安心的感覺自相觸之處一陣一陣地湧進他的身體,令他不自覺放鬆了下來。當李知勳嘗試挑開他的唇瓣時,他也只是輕嘆一聲就接受了。
緩慢溫柔的吻令崔勝澈忍不住發出輕哼;他想要回吻,李知勳卻像是感受不到他更靠前了的身體一般退了開來。
「我想我還是回家比較好吧。」
「李知勳--!」
崔勝澈半是惱怒半是撒嬌地伸手抱住了還坐在椅子上訕笑的人;他聽到那人化在自己耳邊的笑聲,在熟悉的手再次撫上自己後腦輕拍時閉上了眼睛。
他為什麼就養出了這麼一個可惡又可愛的孩子呢--滿心的不甘在對方輕吻自己耳朵時,終究化成了雲煙。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