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TS / V國] Wishing upon a star PT.2

Wishing upon a star
★Little Star番外

[Part.2 Soft like breeze]



田柾國挑了金泰亨去練舞的時間跟閔玧其見面。
臨近公演,田柾國當然也知道金泰亨都是擠出時間來陪他。還有幾天就是公演的大日子了,金泰亨也幾乎把醒著的時間都貢獻在練習室;畢竟是大學聯校的公演,雖然並非比賽,但大家還是有那麼一點競爭意識。
田柾國豈會不清楚舞者的自負;即便放著他自己也跳舞一事不談,在金泰亨身邊的這段時間他也已經充分感受到了舞團的認真。金泰亨哭喪著臉對他說無法陪他時,他也只是失笑說了句沒關係。
反正不和金泰亨一起跑來跑去,田柾國還是有很多能去的地方。
——包括閔玧其的工作室。
他的哥哥在聖誕節也是有演出,但比起舞團,hiphop crew的練習顯然不限於工作室裡(當然那些烤肉店內舉行的促進隊內關係聚會都只是吃肉灌酒的藉口)。閔玧其也不一定是忙著做曲子才會待在工作室,多半都只是出於習慣而已。
更何況那能躺不坐、能坐不站的人,早就把工作室變成了自己能隨意放爛的第二個家。
田柾國甫打開工作室的門,就不禁驚嘆於自家哥哥耍懶的極致:本來還是有一點空虛的工作室在他不在首爾的時候搬進了豆袋椅和床墊,就連椅子也換成了更大更舒服的電腦椅。閔玧其披著kumamon的披肩,像是爛泥一樣窩了在電腦椅上。
「哥不用忙嗎?」
田柾國拉過放在一旁的摺椅坐下;閔玧其只是聳了聳肩(或者應該說是在披肩下的肩頭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
「只是因為家裡太亂所以在這邊跟你碰面而已。」
閔玧其毫不掩飾約田柾國在工作室見面的原因;田柾國不禁失笑。
「哥、難道你的家會比和我一起住時亂嗎——」
田柾國這話倒也不是自謙:他和閔玧其都不是太注意整潔的人,只要家裡能睡能吃能打電玩就沒什麼好抱怨的,家裡也總是亂得可以。
他這樣打趣問著,閔玧其卻只是低下了頭嘀咕著什麼。
「…他在趕論文,我免得我們在家裡的話他又要精神緊張…」
——喔。
這才是真正的原因啊。田柾國一般跟閔玧其聊天時都鮮有提到金南俊,令他也快要忘掉哥哥的同居男友的存在。閔玧其不是把喜歡掛在嘴邊的人,田柾國也便對自己的前情敵認識甚少。
「你們…住一起還合得來嗎?」
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問道;閔玧其的手指撥弄著披肩的線頭,低著頭好一陣子才開口。
「還不錯。他不要常常弄壞家裡的東西會更好。」
還不錯——田柾國知道那對閔玧其來說是非常高的評價了。眼前的哥哥看起來少有的局促,田柾國忍不住壞心地勾起了笑容。
「你這次回來想必不是要來見我的吧。」
閔玧其急急換了話題;田柾國佯裝受傷地揪住了自己胸口的衣服。
「哥怎麼能這麼說!」
「你只是來見那個小子的吧。」閔玧其瞇起眼睛,沒有給田柾國演戲的機會。「怎樣,拐到人家了嗎?還是他已經拐跑你了?」
「還沒有啦…」
田柾國想到他和金泰亨那似乎只差一點又像是未能走出朋友範圍的關係,就不禁洩了氣。他抬頭看向閔玧其。
「哥和南俊哥是怎麼在一起的啊?」
「你怎麼突然問這個…」閔玧其忍不住抱怨。
「因為我和他好像就是差了那麼一點…感覺好像應該表白但又覺得找不到合適的時機。」
閔玧其認真地盯著田柾國看了好一會,然後才緩緩地開口。
「如果你覺得自己的未來有這個人的話,那就不要猶豫了吧。」
「可是我怎麼知道他的未來有沒有我?」
這是最困擾田柾國的問題:他當然知道自己敢於為金泰亨做任何事,但他總是因為無法猜透對方的想法而卻步。有好感與一起描繪未來之間有著不少的距離,而他不知道金泰亨的想法靠向哪一方。
「相處是雙向的,而且…你如果真的有那麼不確定的話,為什麼當初不是先問這次能不能在我家住?」
「因為——」
田柾國說不出話來。
因為他想要再靠近金泰亨多一點、因為他喜歡金泰亨對他的注意力、因為就算一切都是錯覺他也依然覺得喜歡…自己的答案再明顯不過,田柾國知道這種感情終需一個出口。
「別想太多了,你這次有很多機會跟他說清楚的。」閔玧其放軟了聲線。「你有沒有跟他說——」
「不、還沒有。」
田柾國搖頭;他知道閔玧其指的是什麼。
那是一個小小的驚喜啊,現在還不到讓金泰亨知道的時候。
「我會跟他說的。」

激烈的練習終於到了一個休息點,前輩按掉音樂後眾人也像是骨牌一樣紛紛倒在地上;金泰亨躺在地板上用力喘氣,臉頰被貼上冰冷的觸感才令他張開了眼睛。
朴智旻拿開了貼在金泰亨臉上的涼水,伸手把他拉了起來;金泰亨坐了起來,接過朴智旻手上的那瓶水喝了兩口。
「你最近練習特別認真啊?」
金泰亨沒有忽略朴智旻語氣裡的調笑,逕自決定要裝傻到底。
「自己主場的表演不能不認真吧?」
「不要裝不知情。」朴智旻朝他搖了搖食指。「這套對我不管用。說吧,那小孩要來看表演對吧?」
「…對。」金泰亨只得承認。
「你打算表演完結後表白?」朴智旻煞有介事地道。
「還沒有計劃…但應該會是表演後沒錯吧。」金泰亨再次倒了在地板上。「有什麼好建議嗎?」
「我只希望你不要像上次一樣一走下台馬上去抱住那孩子…」前輩走了過來,坐在朴智旻隔壁。「太搶風頭了,我覺得我的隊長光環被你搶走。」
「我們也可以那樣啊!而且可以在台上就抱一起。」朴智旻伸手環住了前輩的肩。
「所以!」金泰亨趕在前輩回話前把話題帶了回去;他現在可沒有心情被那兩人閃死。「到底能不能給我建議啊…」
「這種事情不是順其自然就好了嗎?」朴智旻道。
「不要自然到馬上把人帶上床就好。」前輩馬上接了一句。
「記得任何時候都要安全至上。」朴智旻愉悅地拍了拍金泰亨的背。
金泰亨沒有吝嗇自己的白眼和手刀。
對,他一直都在猶豫要不要在公演後向田柾國表白——那個孩子的身影就算沒有在他眼前出現也充滿他的腦海,分開的這些日子裡他有了思考的時間,卻只覺得自己越陷越深。
開始時只是覺得寂寞和好奇,後來他卻發現自己越加享受田柾國在自己身邊的感覺。他們身上有很多共通點,從最近沉迷的電玩到喜歡的飲食,他們之間總是有著無盡的共同話題。就算是朴智旻聲稱無法理解的藝術展覽,田柾國也能沉靜地與他一起享受其中。
就連那些不相像的部分,金泰亨也覺得喜歡——他們是不同的個體,卻像是併鄰的拼圖一樣能完美地合在一起。
金泰亨覺得時機已經成熟,在田柾國對他說聖誕節時要來首爾玩時,他也已經決定了要表白。然而下定決心與付諸實行之間還是有一道鴻溝:面對那人時,金泰亨總覺得舌頭像是打結了一般,只有在把心思轉移到別的話題時,他的聲帶才再次運作。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談戀愛了,金泰亨卻覺得自己比任何初中生都要膽怯。
他知道田柾國一定也是有要跟自己更進一步的想法:那孩子在回到釜山前並沒有拒絕他的吻,在首爾再遇時的擁抱也飽含了太多金泰亨能感受到的情感。唯一令金泰亨覺得不確定的就是田柾國在假期後要回到釜山這件事。
他曾經裝作若無其事地向田柾國打探過這個問題;那孩子只是含糊其詞地說暫時還沒有要復學的想法,金泰亨也便當是那人還要留在釜山一段時間。
他是怕寂寞的人,他相信田柾國也知道這一點;如果兩人開始交往的話,金泰亨很肯定自己一定受不了戀人在距離自己幾百公里的地方。
然而他又無法要求田柾國留在自己身邊;他不知道對方對自己有多認真,也不知道兩人能在一起走多遠。金泰亨一直忍不住去思考更長遠的未來:他知道自己對田柾國有多執著,但現階段他似乎還無法確定對方的想法。
到底兩人之間會不會有突破點呢…金泰亨覺得自己越來越想不通了。田柾國雖然是自己最熟悉的微風,卻又似乎真的像風一樣無從捉摸。
這幾天自己都無法好好陪伴對方,田柾國也只是說了沒關係、反正這次旅程的highlight是公演云云。眼見公演的日子一步步接近,金泰亨的心卻只是更加興奮不安。
似乎除了向前走外沒有其他辦法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