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TS / V國] Wishing upon a star PT.1

Wishing upon a star
★Little Star番外

[Part.1 Deep like ocean]



01:18 你上車了嗎?

01:19 嗯 等下見吧^^

田柾國按下「^^」後,手指又覆上了刪除鍵;反覆地鍵入又刪除後,田柾國的糾結終於在手指不慎按下發送時被迫中止。
「啊!」
他不禁懊惱地輕叫了一聲;小小的聲音在其他乘客整理行李的雜音間細不可聞,卻確實反映出了田柾國的煩躁。


01:20 那我現在要開始熬夜收拾房間了哈哈 晚安


手機的震動令把頭靠了在前方的座位上、閉上眼整個人呈崩潰狀的田柾國張開了眼睛;他看了一眼手機螢幕上閃著的訊息,臉熱得像是要燒起來了一般。
啊、還好他是在燈光昏暗的深夜長途客運上。
金泰亨給他發過來的笑臉令田柾國忍不住一直聯想到那人笑起來不見眼睛只見牙齒的模樣,教他的思念之情越加劇烈。他現在就覺得被想念煎熬到無法入睡了:他從決定要去首爾開始就一直興奮地倒數著時間,距離能與金泰亨見面的日子越來越近,田柾國七上八下的心也越來越不見安寧。
金泰亨在九月時來了一趟釜山找他,那人回去首爾後兩人就一直只維持著用KakaoTalk聊天的關係;偶爾的視像通話只徒添了田柾國藏在微笑下的想念,想要去首爾找對方的心情終於在11月時爆發—田柾國訂了長途客運的票,跟金泰亨商量好要住他家後,便獨身踏上了往首爾的路。
閔玧其沒有對他這樣的行為說什麼,只是淡淡地對他表示反正他的家裡也沒有空房間、金泰亨正好能收留他云云;田柾國識相地把金泰亨家裡也只有一張床這事實壓回了心底。
在釜山的這幾個月,田柾國在打工的同時也開始了在舞蹈學校上課的生活。他不否認這決定有一部分是出於想要更接近金泰亨的世界,不過舞蹈本身就足夠令他覺得著迷了。金泰亨一直吵著說田柾國有演出的話就算是要去宇宙他也會來看,田柾國在覺得好笑之餘心底也不免浮起漣漪。
不,他們還不是在交往的關係。只是兩人都很有默契地沒有跟其他人交往;金泰亨有跟他提到過拒絕了一個學妹的事,田柾國也小心地避開了打工的前輩對他的示好。經過一段時間沉澱後,他們完全走出了失戀的陰影、正是踏進迎接下一段感情的時期;兩人都沒有刻意壓下對話間淡淡的曖昧,但確實存在的物理距離卻似乎成了他們感情加溫的障礙。
他們都沒有提起任何關鍵字,有共識地在問題旁徘徊但不予以靠近。
田柾國最終還是在車上迷迷糊糊地睡著了,待他再次醒來時客運也已經駛進了首爾的範圍;他稍稍撥開了窗簾,看到微曦的晨光中熟悉的首爾都市不禁呼了一口氣。
走下客運時田柾國也忍不住拉緊了大衣;首爾似乎比釜山又要冷了幾度,從司機手上接過自己放了在行李倉的背包時,田柾國連唇間吐出的道謝也是顫抖的。在厚厚的大衣的障礙下好不容易背好背包後,田柾國回過頭來時馬上看到了車站處熟悉的身影。
金泰亨就站了在那兒,穿著深紅色大衣、戴著黑色口罩的樣子跟去年沒什麼兩樣。那人的頭髮就如他之前所說的一樣是淺棕色,看到他時馬上亮起來了的眼神也熟悉無比。田柾國的腳步彷似有了自主意識般,帶著他就快步跑向金泰亨的方向;他無法壓下內心的一點點任性,張開手臂就撲進了金泰亨的懷抱。
他能聽到金泰亨的一聲輕笑,在後腦處撫摸自己頭髮的也的確是金泰亨的大手。他忍不住收緊了勾住對方脖子的手臂,有點太緊的擁抱雖然不能說是舒適,但確實令他思念成癮的症狀減輕不少。
「嗚啊,你比我回家時家裡的狗狗們更熱情。」金泰亨打趣地說著,在兩人放開緊擁的手後伸手理了理田柾國的頭髮。「你的頭髮怎麼比照片裡看起來更長了?」
「...沒時間去剪。」田柾國才不會說為了旅費他這一個月來的排班都是滿滿的。
「反正你要待兩星期,我再帶你去剪吧。」金泰亨笑著說道。「那麼現在先去吃早餐如何?」
兩人去了附近的速食店,吃的還是金泰亨最熱愛的漢堡。一邊大嚼著早餐的同時,他們也聊起了田柾國在首爾時的計劃。
「我們在平安夜有演出。」金泰亨的嘴巴塞得滿滿的,連帶著聲音也有點模糊。「你會來看的吧?」
「好啊。」反正他也沒有什麼確實的行程—他這次來首爾除了跟閔玧其約好了要吃飯外,唯一的目的就只有跟金泰亨相處。「在哪兒?」
「我們大學。」金泰亨吸了一口可樂。「就是那個我之前跟你提過的八校聯演。」
田柾國知道金泰亨指的是什麼—-那是首爾八家大學之間一年一度的聯合巡迴公演,每家大學都會輪流提供場地作演出。如果是金泰亨的主場的話,沒有什麼不去看的道理吧?
「我會期待的。」想到金泰亨的表演,田柾國就不禁露出了笑容。
「你最近不也是在學舞嗎?要不要在我們freestyle時cue你上台來一段?」
「...不用了謝謝。」
*
經過一晚在超級馬力歐上的廝殺後,田柾國在金泰亨的小套房的地板上被陽光照醒時,對方已經含著牙刷在刷牙了。作為遊戲狂的兩人在共處的第一個晚上就沒有放過金泰亨新購入的Wii,明明都是睡眠不足的狀態,兩人卻依然在螢幕前守到了凌晨兩點多。
懶洋洋地梳洗過後,田柾國才開口問了金泰亨今天的計劃。
「先去咖啡店吃早午餐,然後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金泰亨家樓下的咖啡店依然像半年前一樣洋溢著幸福的味道;蔓越莓雞肉可頌和現打的果汁在寒冬顯得更提神了。田柾國一邊咬著自己的可頌,一邊忍不住偷看金泰亨:他們初次見面時,對方明明還跟身為高中生的他沒什麼兩樣,現在卻好像已經長成了帥氣的男人。
雖然那些像是小孩的習慣一點都沒變就是了—-田柾國好像也無法想像一個不沉迷遊戲和漢堡的金泰亨。
眼前的人每咬一口草莓鬆餅都會露出誇張的幸福表情,有點孩子氣的行為跟越來越成熟的外貌有著一定的反差,看起來卻完全貼合在田柾國內心住著的人的模樣。
是喜歡嗎?—-如果一定要定義的話,是喜歡吧。
在自己最迷茫的時候,金泰亨就像是天上最不起眼的一點星光一樣,雖然光芒不足以為他照耀前路,卻是確實地在告訴田柾國他並不是獨自一人。對於金泰亨,田柾國是感激的:不僅因為對方選擇了守護他的脆弱,也因為金泰亨的存在,是令他接受閔玧其並不在自己的人生藍圖裡的最大原因。
金泰亨把他緊閉的心房打開,讓他看清了自己未來的路。
田柾國想,可能金泰亨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在田柾國心裡有那麼重要的地位吧。他知道兩人在彼此眼中都是特別的,但他暫時還沒有和金泰亨促膝長談的想法。
—-田柾國還沒有100%不會被拒絕的自信。
吃過早餐後,金泰亨帶他去的是一家音樂圖書館:一樓是個小型的藝術館,無線導覽器會配合不同展區的藝術作品以耳機播放選好的音樂,給參觀者一個以視覺感受音樂的機會。田柾國即使在之前的一年內陪金泰亨看過大大小小的展覽,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模式的展出。
兩人分享著一個耳機,不一的步調終究在幾次耳機掉落後同調成和諧的節奏。畢竟是平日,圖書館內也沒什麼遊人;他們維持著有點超越朋友範圍的距離,在無人的展區裡讓自己染上展品的情感。
田柾國忍不住偷偷確認金泰亨的表情:那人認真地看著牆上的畫作,集中的表情令田柾國不敢打擾。
他從來都不知道金泰亨熱衷於看展覽的原因。或者應該說,那人莫名其妙地強逼自己作伴時,他從來都只想著對方會不會傷害自己;待他看清金泰亨的寂寞時,卻因自己的事情無法再分神思考這種細節。
他們之間相處的時間太少,很多事情都尚未能看清全貌——而田柾國知道自己想瞭解的是更多的未知。
看過展覽後,他們去了另一層的音樂室。那邊收藏了大量可供試聽的CD,金泰亨讓田柾國在其中一個小隔間坐下來後,便去了挑選唱片。田柾國忍不住環顧四周——雖然是開放的空間,但純木環抱三面的隔間還是有著充分的私密感。牆上安裝著唱片播放器,配以兩雙耳機,堪然就是散發著專業味道的角落。加上舒適的沙發坐椅和木桌,造就了一個可以放鬆地沉迷於音樂的空間。
「來聽聽看吧?」
金泰亨的身影再次於隔間前出現;那人拿了好幾盤刻著田柾國無解的語言的唱片,笑著走近了他。那人把唱片放到播放器裡,然後幫他戴上了蓋耳式的耳機;田柾國抬起頭來的同時,耳邊也響起了海洋的聲音。
就像金泰亨的眼神一樣,溫柔地讓他陷進了深處。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