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48/50 [淨漢/知秀] A scent of Spring

Gap between stories
48/50 [淨漢/知秀] A scent of Spring (ABO!au)



崔勝澈覺得心煩。

首爾隆冬之時也正是期末考試堆積如山的日子;他的室友說著冷就把暖氣調到了二十幾度,密不透風的小房間裡一時泛著令人不適的暖意,薰得他昏昏欲睡。更可恨的是室友的情潮:那人身上潮濕的春雨氣息把Alpha宿舍的小房間變得跟黏膩的晚春泥地差不多惹人生厭,崔勝澈的思緒因此完全無法集中。
他也無法去別的地方做事——他的男朋友是Beta,一個Alpha整天在Beta的宿舍出沒也是不太適合;圖書館的話,就更是會被來自三性的不同味道干擾了。除了暗自祈求室友趕快找到伴紓解一下發情期外,崔勝澈只能咬牙硬撐到第二天早上去跟男友見面為止。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在床上躺著玩手機的尹淨漢。
那人的情潮也是持續好幾天了,正值考試期間,本來總是每天算計欺負他的人便也收斂了點每天都窩在床上鬱鬱不歡。俗話說人類是犯賤的,崔勝澈這幾天沒怎麼被整,對尹淨漢可是沒有比平時少費心:他自己也是Alpha,當然知道發情期那幾天沒有人幫忙的話有多鬱悶。然而尹淨漢卻一一拒絕了那些被他的氣味吸引而來的人們;他不願讓隨便一個人解決自己的情熱,在這種事上一如既往地固執。崔勝澈當尹淨漢的室友也兩年了,從未看過對方跟任何人交往——當然,尹淨漢的發情期在這兩年間都完美地造成他們兩人共同的困擾。
崔勝澈偶爾還是會想要為了自己的唸書環境把尹淨漢綁起來拋到Omega宿舍的大門前——對,他也是只敢想想而已。

對於伴侶,尹淨漢的方針一向都是——寧缺勿濫。

經歷過三性共學的高中時期、知道自己的外表會帶來多少麻煩後,尹淨漢在交往一事上一直都很審慎。發情期的鬱悶咬牙撐一下就好了,交往到錯的人帶來的影響可不只納悶幾天而已。
他寧可維持著身體忽冷忽熱的不適,也不願去處理令他更心煩的失敗關係。

眼見崔勝澈在房間裡唸了幾天書後整個人都仿似瀕臨崩潰邊緣,自知自己氣味也令人分心的尹淨漢便大發慈悲地借故溜了出去。幸而他的報告地獄早就結束了(只是發情期令他精神不振),無事可做之下他便決定在大學區附近晃一圈。

12月的大學區比平常都要熱鬧上一點:臨近聖誕,大學區附近的商家都像是被紅的綠的炸彈轟炸過一般,櫥窗都擺滿了誇張的裝飾。
節日氣氛也引來了不少街頭表演者——尹淨漢在路邊的攤子吃完一串魚糕後,回過頭來便看到了一個在對面行人道的空地上自彈自唱的男生。
光是那穿著酒紅色大衣的背影已經令尹淨漢感到熟悉;他訝異於自己篩選辭海後選擇的形容,然而那種久別重逢的感覺卻令他不自覺提步。
男生的歌聲溫軟,令人聯想到溫馴小動物的長相和空氣中不合時宜的花香都一再令尹淨漢把那人與春天聯繫起來。他就那樣站了在來往的人群之間,就著宇宙在大腦爆炸的狀態佇立著聆聽男生的音樂。
一曲既終,男生抬起頭來的時候,尹淨漢也看清了榛子色瀏海之間那雙散發暖意的眼眸。

就連給小孩看的動畫片也宣揚公主不能嫁給初識的王子,尹淨漢作為成熟的成年Alpha當然也不會在第一次看見那男生時就像餓狼一樣撲上去。每天晚上都若無其事地晃出門是基本(贏得崔勝澈自作多情的罪惡感後砍了對方一頓烤肉則是後話),尹淨漢不動聲色地刷著SNS的同時,也翻到了那男生的IG帳號。

那人作為表演者的名字是Joshua,是個固定會在星期三和週末在大學區表演的歌手。那人的自我介紹寫著說自己來自美國、在首爾的大學唸書,而那人在表演之間說話時的口音,也的確帶了點美式英文的慵懶。Joshua的一切話語表情,都令尹淨漢想到春日溫暖的陽光——暖意安靜地滲進每一絲空氣,令人自然地放鬆下來。
甚至連那人在IG帳號上放的自拍也是可愛得令尹淨漢不爭氣地按下愛心,讓自己的名字淹沒在其他按讚的帳號之間。照片雖然沒有味道,但那笑得彎彎的眼睛已經補償了一切不足。
聖誕節踏著雪的腳步越走越近,平安夜前的最後一次公演上,尹淨漢在最後一首歌曲開始前就匆匆轉身而去。
而他錯過了背後那雙閃過驚慌的小鹿眼睛。

洪知秀在演奏完最後一首歌時都己經想好等下要怎麼向崔勝澈哭訴了——那個兩個星期以來每次演出時都會出現默默看完的清新系帥哥今天居然提前走!了!洪知秀一邊收拾器材一邊忍不住垂頭喪氣——他本來還想著今天要不要跟那人搭個話的...

洪知秀從那人第一次佇足觀看自己的表演時已經留意到了對方:畢竟那顏值和那春意滿溢的雨後青草香可不是那麼容易能忽視的。然後那人在週末的公演、再之後的週三公演都出現了...洪知秀不自覺地就開始思考是否能把那人視作更重要的存在。
他不諱言自己是會被漂亮事物吸引的人,而當他的聽眾裡出現那麼優秀特別的人時,他也自然會想要理解那人更多。他的別系好友崔勝澈已經被他半夜行花癡之實的電話通話弄得神經衰弱;雖然對好友的歉意欠奉,但洪知秀也覺得自己是該要行動了。
可是今天那人卻提早離開了、甚至沒有聽完表演...洪知秀覺得自己此時能獸化的話,一定會連鹿耳朵也可憐兮兮地貼在頭頂上。
洪知秀認真地思考今天要不要放棄趕末班車回家,轉而霸佔崔勝澈的房間虐待好友一個晚上;反正他們認識以來那人總是推說房間太悶不適合聊天,洪知秀也從來不知道對方的兩年室友姓甚名誰...
「啊、那個——」
洪知秀回過頭來;清新系帥哥就站了在他後方,手上拿著兩個散發微微巧克力香的杯子。那人朝他微笑,堪比春日細雨的清新香氣馬上填滿了附近的空氣。
「這麼冷的天氣彈吉他手指應該都冷僵了吧,要來一杯熱可可嗎?」

他們坐在長椅上聊著天南地北,也一起發現了更多有關彼此的新事實:他們都是Alpha、尹淨漢是個沒有考試只有報告的歷史系學生、洪知秀雖然成績非常好但一直都覺得商業管理很無聊、洪知秀的好友和尹淨漢的室友都是——

「勝澈常常說室友把暖氣溫度亂調原來都是你嗎!」
「我才沒有把溫度亂調好嗎?發情熱是會影響體溫調節的。」
洪知秀忍不住因為尹淨漢強烈的辯解而笑開了;尹淨漢看著那一如那張他珍藏的自拍照裡的清秀眉眼,也不禁勾起了笑容。

崔勝澈不理解為什麼工程學院的考試拖了那麼久也不見完結。

他依然在書桌前奮鬥中,室內也仍是暖得令人受不了的二十四度。背後一直傳來細碎的談話聲和笑聲,春雨與花香在空氣中交纏,堪堪把房間從嚴冬扭成了暖春。
崔勝澈不需要回頭,也能猜到自己的好友和室友大概是一起窩了在尹淨漢的床上你儂我儂;明明才只認識了幾天而已,那兩人已經像是熱戀期的情侶一般出雙入對,甚至學會了同聲同氣地指責他怎麼不早點介紹他們認識。
根本就是混世魔王的組合,我哪敢讓你們認識——小的還想活命好嗎。
崔勝澈在聽到背後兩人又一次清脆的笑聲合奏時終究是把頭埋到了書本上。
這日子真的他媽的無法過下去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