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珉佑]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4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
★在blogger留言不需要帳號、不需要帳號、不需要帳號,就算是不登入也能匿名留言的,請不要放置PLAY Dolce and Blues QQQQQ

2015

April

全圓佑看著一地的落櫻看得出神。
趁著拍攝的空檔,一群少年們也跑了出來透氣。四月中旬的櫻花已是零零落落,滿地的粉色也早已被腳印踩得灰黑。
「哥?快要開始拍攝了。」
金珉奎的聲音自背後傳來,全圓佑回過頭時,看到的便是對方往自己走來的身影。距離縮短的同時,全圓佑也不得不微微抬頭才能直視對方的眼睛——儘管金珉奎已經沒有繼續長高,全圓佑還是不太樂意抬頭仰視自己親弟弟以外的人。
金珉奎漂亮的手摸上全圓佑的頭髮,整理好被風吹亂的髮型後才退了回去。全圓佑不知道對方什麼時候也稍微學會了男人的沉默寡言,過往那個整天都吵吵鬧鬧的孩子似乎已經收斂了不少。
「回去吧?」
全圓佑點頭,金珉奎就牽起了他的手把他帶回去。
明明已經牽過無數次的手,全圓佑這次卻莫名覺得尷尬。以往他們有任何一方放空時,都會習慣性地牽起對方的手——並沒有什麼意義,只是一種親密的表現而已。金珉奎斷斷續續地交往了幾個女朋友後,全圓佑就不太會主動碰觸對方了;就算是金珉奎回到單身的現在,這些身體接觸對他來說依然生疏。
沒必要吧?全圓佑再怎麼反應遲鈍,都應該不到需要金珉奎牽著才能走回去的程度。然而金珉奎的手實在是太溫暖了:生性怕寒的他根本捨不得放開。
他們的關係明明和以前沒什麼分別,全圓佑卻越發覺得不妥。相同的身體接觸、相同的話語,只要跟金珉奎扯上關係,全圓佑就覺得全身過敏。
這種情況隨著時日過去越加嚴重,全圓佑每次向其他人發出求救信號時,卻好像獨自進了另一個時空一樣孤立無援。他知道「金珉奎」在其他人眼中絕對不是病毒,只是一隻偶爾過度熱情的大型犬;他無聲的呼救不可能引起一丁點的注意。然而他就那樣在眾人之間待著,在自己設下的陷阱裡,看著金珉奎無心的手一點點勒死自己。
不是最親的弟弟嗎?全圓佑一直無法理解自己為何想要拉開距離。金珉奎的存在本身即令他警鈴大響,好像逃得多遠都無法安全似的。
儘管跟金珉奎獨處時他總是覺得自己快要窒息,全圓佑卻從來沒有採取過疏遠的行動。他的行為與想法矛盾得令他不得安眠,而他也只能把這些荒謬的秘密塞進工作與工作之間的狹縫裡。

逼在眉睫的出道令他們比以往都要來得忙碌。團體練習與小組練習中間的時間是滿滿的靈感壓榨區間,表演小組霸佔了練習室開始沒完沒了的編舞的同時,Hiphop小組也在工作室內不分晝夜地奮鬥歌詞當中。
崔勝澈去了找李知勳討論歌詞,崔翰率也把自己關了在地底的練習室練習Rap,工作室內只剩下工作進度緩慢的全圓佑和金珉奎兩人。
有著工作的掩飾,全圓佑尚算能在獨處時維持冷靜。他把修正好的歌詞鍵入筆記本,試著配合節拍唸了一次後又因覺得不太對勁而刪除。
「哥能幫我看一下這一段嗎?」
一旁同樣是倦極的金珉奎把筆電轉到全圓佑面前,揉著眼睛的樣子看起來居然有點可愛。全圓佑暗暗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側讓自己放棄這種暴走的想法,然後點了點頭。
他接過金珉奎的筆電,擱到大腿上後按下音樂的播放鍵。他在腦內把歌詞接合旋律,想像裡金珉奎低沉的聲音與歌詞合起來後產生的魅力令他——
全圓佑用力合上筆電,在內心咒罵了好幾次自己不著邊際的想像。他一定是累壞了才這樣的吧,怎麼偏偏在這種時候想些有的沒的...?
「怎樣?寫得還好嗎?」
金珉奎卻似乎完全沒有留意到他的失態,維持坐了在地上打呵欠的狀態這麼問道。全圓佑慌亂地點頭。
「嗯、沒問題。」
「喔太好了,哥我最愛你了。」
金珉奎喃喃地說著,抱起筆電正要離開工作室,又在開門前迅速地低下頭來親了一下全圓佑的臉頰。

嘴唇碰到臉頰的時間不到一秒。
全圓佑大腦的緩衝時間是三秒。

「要瘋了...」

他用了將近三年的時間,才藉由過快的心跳和發燙的臉發現自己對金珉奎的感情不能再定位於兄弟。

October

「圓佑歐巴!歐巴為什麼喜歡珉奎呢?」
簽名會上,眼前的女孩子一臉認真地看向他;全圓佑拿起筆快速地在便條紙上寫了幾筆,然後裝出最無辜的表情看她。
「我不喜歡珉奎啊?」
女孩子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質疑;全圓佑也同樣地以認真的眼神瞪回去。過了好一會後,女孩子敗下陣來。
「好吧...」
全圓佑牽過女孩子的手,以十指緊扣的狀態握緊了一下她的手後,才笑著對她道別。
「哥每天都對飯說我是笨蛋、每天都說討厭我,我好傷心喔。」
金珉奎趁著兩人面前都還空著,便小聲地向全圓佑抱怨;全圓佑只是聳肩。
「什麼啊,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他好歹也是有上過演技課的人,這種表情演技對他來說根本是小case好嗎,哼。
全圓佑如常地轉著簽名筆、在空閒時玩水瓶,面前沒有飯就活用時間對台下的飯們拋愛心;他知道台下一定有正在捕捉他一舉一動的相機,也便繼續把敬業的一面演下去。
就算他無法再自欺欺人,日子還是要過下去:他們是偶像,不是飯們寫的小說裡的主角。全圓佑本能地在人前極力否認自己喜歡金珉奎,完全不打算向誰承認什麼。
這樣的愛情是不被祝福的——全圓佑也無意讓惡魔的種子發芽成長。
說白了,他就是不相信自己和金珉奎的感情能有別的什麼。退一百萬步來說,就算他們只是兩個平凡的男生,全圓佑也非常肯定他們不會走到交往這一步。
對於不重視愛情的金珉奎,全圓佑怎麼可能會是例外呢?想必他也很快會成為金珉奎對別人輕描淡寫地帶過的前任:他的照片在金珉奎的手機裡出現幾個月後,隨即會被他人的照片取代。就像盛開的花朵一樣,短暫的花期過後,他們的愛情亦將塵歸塵、土歸土。
那樣的關係,再美麗也只是短暫的——而全圓佑寧願自私地站在朋友的位置,再佔有金珉奎更久一點。
對於金珉奎那些逾越的碰觸,全圓佑決定視若無睹。那些身體接觸,絕對不可能有別的什麼意思。

「飯們感覺都要哭了。」
尹淨漢一邊滑著手機一邊評論;全圓佑只是挑了挑眉。
「什麼事?」
「還不是你一直在簽名會說珉奎是笨蛋。」正在吃飯的人聲音有點模糊。「她們都要心碎了,說好的珉佑是真愛呢?」
大家都去了構思各自演唱會表演的深夜,只有全圓佑和尹淨漢兩人在一樓吃遲來的晚餐。全圓佑的臉仍舊一片雲淡風輕,內心卻有點緊張——尹淨漢可不是等閒之輩,在那人面前說謊的話可沒那麼容易能蒙混過去。
「我只是不太喜歡她們這麼想我和珉奎而已...兩個男人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她們也沒有惡意啊,只是喜歡看你們站在一起的畫面而已。」尹淨漢聳肩。「你這樣一直明言拒絕,搞不好會有反效果喔。」
「...被說和男人在交往我滿困擾的。」
「隨便你吧。」尹淨漢的筷子入侵全圓佑的飯盒,搶走一片豬肉。「別以為這樣能令飯們不寫同人小說就是了。」
全圓佑嚼著米飯,陷入思緒的同時也沒有留意到尹淨漢一再入侵的筷子;待他醒覺時,飯盒裡的豬肉片早就全數進了尹淨漢的胃裡了。
他不敢對尹淨漢坦白:他只是恐懼自己會有相信那些小說會成為現實的一天。

誰都不知道他的小秘密。全圓佑用木無表情偽裝的防衛,只有他自己明瞭是多麼的不堪一擊。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