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珉佑]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3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


2014

March

綠色的地下練習室一年四季都和暖如春,練習室內唯一受到天氣影響的人只有金珉奎:那人的鼻敏感每到春天就一發不可收拾,就算戴了口罩,光是從宿舍走到公司的一段路已經令他鼻水流個不停。
甫走進練習室,全圓佑就趕在金珉奎打出一個響亮的噴嚏前把整盒面紙都塞進他的懷裡。
「啊、謝謝哥。」金珉奎的鼻音重得令全圓佑皺起了眉;他揮了揮手表示沒什麼,然後就坐到地板上拿出平板開始看影片(他搶不到練習室裡僅有的幾張椅子)。坐了在一旁無所事事的李知勳隨手拿起在一旁的白紙就捲成筒狀開始敲全圓佑的頭,發現無甚趣味後就乾脆坐了在那盯著(沒有開機的)攝影機看。
「來做早操吧!」權順榮大叫,李碩珉也叫著什麼和應。全圓佑清楚地看到李知勳翻了個白眼,但那人還是乖乖地站了起來。權順榮不知道從哪翻出了哨子,把已經躲到小練習室裡避世的人們也抓來了聚集。
夫勝寬和崔翰率從練習室裡走出來、兩人還一邊討論著下次可以做的表演;本來正坐在地上、頭靠著洪知秀的大腿發呆的尹淨漢也坐直了身體,坐了在椅子上的洪知秀便伸手把他拉了起來。
眾人三三兩兩地開始聚集起來後,全圓佑就聽到了身後李燦小聲的嘀咕。
「奇怪了,勝澈哥和道允哥不是提早了出門嗎?怎麼還不在練習室呢...」
誠然,今天早上在眾人還糾結著要穿什麼衣服、搶不搶得到襪子的時候,作為隊內家長擔當的兩人已經出了門。他們沒有說提早回來公司的原因,大家也就懶得特地去猜——反正那兩人的事從來都輪不到弟弟們來操心。然而,在大家已經整好隊的同時,也只有那兩人不知去向。
「他們已經做完熱身運動了吧!我們就那樣先開始好了。」
權順榮大喝一聲,眾人也就不疑有他,就算動作懶洋洋的也開始了例行的早操。一輪伸展過後,本來還在半眠狀態的少年們也清醒了不少。全圓佑盤算著要不要繼續看影片尋找靈感,李知勳卻突然喚了他的名字。
「我去找一下勝澈哥。」
全圓佑點了點頭,沒有多想什麼就繼續做自己的事去了。
那天稍後崔勝澈和張道允分別回到練習室時表情都不是很好;沒有人特地提起什麼,大家心照不宣地維持沉默的同時,全圓佑也再次覺得不祥的預感隱約浮現。

劇情在某一天突然炸了開來:連日來崔勝澈和張道允的爭執終究還是浮了上水面,弟弟們深感事態不妙的同時,一切彷彿都已經走到了定局。張道允的床舖變得空空如也,大家看著崔勝澈繃緊的臉,誰也不敢再說什麼。
這一次的離別,似乎比過往的每一次都來得更難以承受。經紀人也知道他們無心練習,給他們放了一個晚上的假;眾人難得地都保持靜默,一同回到了宿舍後就各自回到了房間。
全圓佑坐了在金珉奎的床舖上,兩人久久都沒有開口;他們都清楚張道允是怎樣的存在,那個自稱是媽媽的人離開了後,這種低沉的士氣怕是要維持好幾天。
「道允哥對哥來說...很重要吧。」
金珉奎突然小聲地說道。全圓佑不置可否——他跟張道允比較親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想必金珉奎也是考慮到了這點,就算是用著拙劣的手法,也想要盡量給予安慰。
「我沒事的。」
這話不全是謊言。比起失望或是憤怒,全圓佑只覺得淡漠:張道允信誓旦旦地說著不會忘記SEVENTEEN的承諾,最終還是如此不堪一擊。
「哥你還有我們。」
金珉奎的鼓勵聽起來太沒有說服力,全圓佑很想讓對方不要勉強——但他也不想要硬生生地拒絕對方的好意。
「對,我還有你們。我們就那樣一起出道吧,也不能想太多別的事了。」
「嗯。」
金珉奎湊上前來,跪在床上抱住了全圓佑。那並不是那種拍拍彼此的背、給予相當的鼓勵的擁抱;無言的擁抱維持了長得剛好能令全圓佑覺得尷尬的時間,逾越的親密反而令他看不清金珉奎的用意。
「我會一直在哥身邊的。」
全圓佑不知道孩子氣的承諾是否有什麼弦外之音——事實上光是這個擁抱就已經令他非常慌亂了。
那天晚上金珉奎讓他留了下來,兩人就那樣擠了在小小的單人床上入睡。春天的晚上依然有一點寒意,然而窩在棉被裡、有著金珉奎的體溫相伴的話,似乎又不是那麼難以忍受。全圓佑還逕自胡思亂想著的同時,金珉奎卻一個翻身從後抱住了他:那人的嘴裡還嘀咕著什麼,隔著單薄衣料的體溫暖得令全圓佑全身僵硬。
金珉奎的手鬆鬆地搭了在全圓佑的腰間,全圓佑也就這樣被對方環了進懷裡。
「我感覺都要聽到哥在想事情的聲音了...睡吧。」
「噢?嗯。」
「晚安。」
全圓佑緊張地閉上眼睛的時候,突然想起了金珉奎沒有抱著什麼睡覺的習慣——他咬了咬牙,放棄聆聽內心的聲音。

November

「濟州島。」
「知州島?」
「濟—州—島。」
趁著練習的空檔,金珉奎便拿著地圖開始對徐明浩單獨授課。文俊輝因為拍攝而暫時回到中國後,負責韓文小教室的人便變成了金珉奎。
全圓佑看得有點出神;以前文俊輝學習韓文的時候,他也是這麼逐一糾正對方的發音的。為了幫文俊輝克服沒有自信說韓文的問題,他和權順榮可是想出了一堆漫無邊際的方法——還好,就算是被他們這群沒經驗的老師課後指導,生活在整天都要說韓文的環境依然令文俊輝慢慢練得一口流利的韓文。
金珉奎糾正徐明浩發音的模樣比他們當時都要認真,一時竟令全圓佑突然產生了這弟弟很可靠的想法。

認識了兩年多以來,全圓佑一直都把金珉奎當是弟弟看。幾季17 TV結束後,他倒是留意到網上開始出現不一樣的討論;那些意有所指的影片剪輯裡的暗示,就算是遲鈍的他也難以忽略。他和金珉奎的相處就那麼像情侶嗎?...全圓佑不知為何做不到一笑置之。
權順榮聽到他的煩惱後卻只是哈哈大笑。
「飯們會想那些不是正常的嗎?畢竟她們會覺得自己是女朋友的話,也只會忍讓同為男生的我們在那邊摟摟抱抱了。」
「而且順榮哥不是也真的很喜歡很喜歡我嗎?」
李碩珉從後撲上了權順榮的背,把下巴擱到對方的肩上就是一陣亂蹭。權順榮伸手拍了拍李碩珉的後腦,嚷嚷著很熱啊你這小子就開始跟對方扭打起來了。
——完全沒有消除全圓佑的疑慮。他看著合體後就不得安寧的碩順兩人,決定在夜深時才單獨找權順榮談話。
跟文俊輝通電話時全圓佑也聊起了相同的話題,對方的態度卻泰然得令全圓佑吃驚。
「飯們想看的話我們去做不就好了?反正也不是真的在交往。」
「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她們不喜歡才奇怪吧?」文俊輝在電話另一頭的聲音有點模糊。 「而且珉奎不是有女朋友嗎?你擔心什麼。」
「就是因為他有女朋友才奇怪啊!」
全圓佑早就看過了那個女孩的照片——金珉奎在他們面前一向都不太掩飾有女朋友的事實,而那個可愛漂亮的女孩也看起來跟金珉奎很契合。兩人交往了幾個月,戀情似乎頗穩定。
反觀全圓佑在當練習生後不久就跟當時的女朋友分手了,感情一直空窗到現在;他本來就是怕生又慢熱的人,現在過著練習生的地底生活更是令他難以開始跟別人交往。也許就是因為單身太久才這麼敏感吧,他想。

然而幾天後金珉奎拿著手機給他看另一個女孩的照片時,全圓佑不知道應該作何感想。
「新女友?」
「嗯。哥覺得怎樣?」
「不就還是那樣...」全圓佑實在沒什麼想法——這次的依然是個可愛型的女孩,一頭長卷髮令她看起來滿像娃娃的。 「之前的女友呢?」
「分了,她提的。」金珉奎的語氣倒聽不出來有什麼感情起伏。
「喔...」
全圓佑一向都不覺得金珉奎是這種薄情的人:那人似乎總是全心全意地對身邊的人溫柔,從來都不輕易拒絕他們。然而在幾個月前金珉奎開始交女朋友後,全圓佑卻總能在金珉奎跟女朋友通電話時看見那種沒有笑意的笑容。明顯地,金珉奎在那些女孩子上投放的感情有限。這冷靜抽離得過分的態度一點都不像平常的金珉奎;那人平常哪裡能和冷靜這個詞語扯上關係了?
全圓佑認識的金珉奎總是裝模作樣亂吃飛醋、又默默地包容全圓佑脆弱的一面;那個人會撒嬌要求和他一起睡、道晚安時嘴唇若有似無地吻過他的髮間——這樣的金珉奎,分明就比在女朋友們面前的他更像一個完美的男朋友。
也許金珉奎只是不適合戀愛吧,全圓佑強迫自己別要想太多。

2 則留言:

  1. 土土流鼻水的時候很需要衛生紙 不然他會到處亂抹哈哈
    「我會一直在哥身邊的。」好喜歡這句話<3
    兩人睡在同一張床好有畫面感 所以MV裡面躺同個枕頭讓人很激動ㄚㄚㄚ
    如果配上艾迪裝感覺可以滷出717篇肉文(太浮誇)
    實際上圓圓是那種連擁抱都覺得嬌羞?的類型 土土要管好自己的舌頭
    土土大概是把感情都投注在他哥身上了所以對其他人比較冷淡
    好懷念這兩個人以前互動的樣子 現在太親密可能會被瞪吧
    出道後感覺比較沒空談情說愛 所以請土土多黏他哥多發點糖
    沒有糖的話我的靈魂也會跟著枯萎(誤)

    ~羽羽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亂抹真的超~髒~XDDDD 希望他能有點衛生意識(等等
      之前看到有人說過圓佑是慢熱的人 但是只要跟他熟了起來 他把對方歸到自己的comfort zone的話 應該要有的進展就會慢慢開始了XDDDD 我想就是因為珉奎有女朋友、自己又對他有好感這件事令圓佑無法把他歸到自己那邊去吧~
      感謝羽羽留言!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