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珉佑]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2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


2013

July

七月末的練習室裡,任憑單薄的一台冷氣怎麼努力,都明顯地不足以令一群正在準備公演的男孩子降溫。決定了要休息半小時後,成功逼得Doogi PD交出錢包的崔勝澈馬上率領大隊奔往便利店大量購入冰棒;練習室裡一下子像是被洗劫過一樣只剩寥寥數人,而全圓佑就是其中一人。
他之前因為演技課錯過了Call Me Maybe的團體練習,對於新的舞步還不算熟練。生疏的動作等於更多的練習和更少的休息時間;所幸的是,他的搭擋也剛好因為沒有要事而自告奮勇來幫忙指導。
申昭伊把馬尾綁得高高的,坐了在椅子上數著拍子看全圓佑練習。她一直以手搧著風,不足的涼風令她看起來無法集中。
「你等一下。」
她站了起來,走到張道允所在的練習室門前毫不客氣地推開了門。全圓佑聽到應該是張道允發出的幾聲慘叫,然後申昭伊就拿著電風扇重新走了出來。
「可惡的丫頭——哪有女生像你這麼暴力的!」
張道允把頭探了出來,一臉不滿地抗議;申昭伊滿不在乎地插上了電源,把電風扇調到最大的風力後再次回到座位上。
「回去看你的平板吧,我們這邊正忙著呢。」
「你這樣子一定找不到男朋友的。」
「老娘現在以事業為重,謝謝。」
全圓佑一點都不敢怠慢,連忙自發地繼續練習;申昭伊的眼神實在充滿殺氣,他完全無法招架。
補強練習又持續了半小時,期間拿著滿滿一袋冰棒的夫勝寬和崔翰率走進來發完冰棒後又溜到別的地方了(聽說隔壁的練習室比較涼快),練習室內一時只剩下在鏡子前努力的全圓佑和慢慢變得一臉若有所思的申昭伊。
全圓佑最後把舞步合起來練習了好幾次後,作為檢查官的申昭伊也宣佈補習完結。全圓佑從牆邊拿來水瓶,喝了幾口後就倒了在地上。
「我覺得好妒忌你們啊。」
申昭伊突然開口,沒有回話力氣的全圓佑只是疑惑地看了看她;她似乎也不像是在等全圓佑的回應,逕自說了起來。
「我們能站上的舞台,就只是你們的客席舞台而已。你們最少還有公演——我們好像什麼都沒有的樣子。練習生果然是沒有盡頭的路啊。」
全圓佑好像第一次看到她露出這麼悲傷的表情。

雖然和申昭伊練習時的小插曲令全圓佑有點分神,但他也沒有刻意去想太多;畢竟眼前的練習才是最重要的。
權順榮把Love Light的舞蹈編好後,就抓了全圓佑和剛從電視劇拍攝現場回來的張道允在鏡子前練習;眼見LIKE SEVENTEEN的公演逼在眼前,全圓佑也不敢怠慢。同樣的音樂放了兩個小時後,權順榮才喊了休息。
「拜託、音樂關掉。」張道允直接倒了在地上,無力地指使全圓佑做事。全圓佑慢慢吞吞地爬了起來,把自動重播的音樂關掉後再回過頭來時,張道允已經攔腰從後抱住了權順榮——權順榮在地板上側躺著扭動掙扎的樣子令兩人看起來像某種奇怪的昆蟲。
「我看你下次還敢不敢這樣折磨你哥——」
「哎呀、很熱啊別這樣!」權順榮一邊大笑、一邊拍著張道允的手臂。 「這首明明就很輕鬆嘛哥~」
「為了幾句對白待機一天後回到練習室還被弟弟抓著練兩小時舞,你覺得這像話嗎?」
全圓佑跪了在權順榮的另一側,幫忙戳了他的腰好幾下後才被張道允也拉著躺到了地板上。三人打鬧了好一會才停了下來,同時看向天花板時張道允也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被兩個喜歡的弟弟左擁右抱,我好幸福啊。」
「那皇上今天晚上要榮妃還是圓妃侍寢呢?」權順榮調皮地問道。
「都要。」
「啊...皇上的龍體真是健壯。」
權順榮故作嬌嗔地打了一下張道允的胸膛,馬上又被張道允壓倒在地上整治;他哇哇大叫了好一會後,才終於逃離了張道允的魔爪。三人之間靜默了好一會,權順榮才再次開口。
「但是現在真的很幸福啊,大家都在、向著同一個目標努力...如果能這樣一起出道就好了。」
全圓佑沒有應和,而是偷偷地看了看其餘兩人的表情:明亮的燈光模糊了他們臉上的表情,但是張道允的神情卻似乎跟那天晚上的申昭伊有幾分相似。那樣的表情一瞬即逝,下一秒張道允的表情就恢復明朗,快得令全圓佑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
反正他今天忘了戴眼鏡...應該就是那樣的吧。
他習慣性地張口咬住張道允的肩膀,對方也沒有反抗,只是摸了摸他的頭髮。全圓佑隱約覺得有點不安,便模糊地開了口。
「哥不會當了演員後就忘記SEVENTEEN的吧?」
張道允撫摸他頭髮的動作慢了半拍;然後那人的手猛地往下攻擊全圓佑的腰間。
「沒有了我的話你們還能活嗎?當然要一起出道了!」

對於出道,公司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社長對他們說現在先去幾個公演試試看吧,一群少年便熱血地開始練習新曲。
他們之後又辦了一次LIKE SEVENTEEN的公演、也去了不同的地方表演;有練習生離開了,也有新的人加入。在練習和前輩的年末特別舞台時,全圓佑又忍不住偷偷觀察張道允的表情——不,這次應該不是錯覺了。
他沒有錯過對方臉上一閃而過的落寞。

2014

January

新年的幾天假期過後,少年們又回到了地底的生活。雖然暫時沒有公演的計劃,但是基本練習依然一點都不能落下。
一天的練習來到了尾聲,專注力早就開始渙散的一群少年們也開始在練習室踢起了足球。鑑於每次踢球時,坐在場邊觀戰的全圓佑往往會被球擊中,這次他光是看到了李碩珉在練習室一角翻出球來就識相地拿著筆電躲進了小房間裡。
他想要安靜地嘗試把之前的歌詞寫完;走進一旁的練習室裡後才發現張道允已經在裡面盯著平板看。全圓佑靠了過去:張道允在看的分明是自己之前在電視劇裡的剪輯。
全圓佑拉了一把椅子,內心浮起了問號——這剪輯張道允之前已經強迫大家看了千百次,全圓佑早就可以背誦每一句對白了。他不知道是否應該調侃這哥的自戀;張道允的表情卻沉重得不像容許他挑戰。
全圓佑還沒想好到底要不要開口,張道允就先打開了話題。
「圓佑你覺得演員怎麼樣?」
突如其來的問句令全圓佑的思考一時停止;他呆了一瞬後才開口。
「挺好的...不是嗎?」他想了想,然後才補了一句。 「很帥氣。」
「嗯,我也覺得自己很帥氣。」
果然還是自戀模式啊,全圓佑看了看張道允過分燦爛的笑容後決定無視對方、繼續自己的工作。
「圓佑呀。」
「嗯?」
「你不論如何都不會討厭哥的吧?」
全圓佑抬起頭來;張道允背對著他,令他完全無法看到對方的表情。
「怎麼可能突然討厭哥?...哥不會又把我的衣服洗壞了吧?」
「啊、被發現了。」
「哥——!」
張道允似乎沒有在意全圓佑的抗議,逕自開始了大笑;全圓佑選擇忽略自己微妙的第六感,跟張道允打鬧起來。
練習室的門突然被敲了一下,全圓佑與張道允對視一瞬後,便決定打開門看個究竟。把門拉開一道縫後,全圓佑只看到了正好跑來撿球的金珉奎。
「抱歉抱歉,打擾到哥了嗎?」
金珉奎一臉內疚地抱著球問道,全圓佑只是搖了搖頭;反正他和張道允也並不是在做什麼重要的事。
「喔,道允哥也在裡面?」
金珉奎探頭看向房間裡;全圓佑點頭回應。
「那你們好好聊吧,我們踢完球再跟你們說。」
「嗯。」
全圓佑重新關上了門。

Doogi PD終於讓他們回家的時候,眾人都已經累得倒了在地上。他們打著呵欠,在夜色中瑟縮著走回宿舍;安靜的飄雪令他們都紛紛拉緊了帽子。
冷風令全圓佑比平常更沉默寡言,走在他身邊的金珉奎卻似乎顯得特別興奮。全圓佑聽了對方長長地說了一大堆有關雪戰的話後,金珉奎才終於換了話題。
「哥、哥剛剛在跟道允哥聊什麼?」
「沒什麼特別的。」全圓佑想了想後補充了一句。「就只是有關演戲的事而已。」
「明明我才是跟哥一起去上演技課的人,哥什麼都不跟我說。」
儘管金珉奎的聲音在圍巾的重重包圍下顯得模糊,全圓佑還是沒有忽略對方話語裡可憐兮兮的指控。
「哥就那麼喜歡道允哥嗎?」
金珉奎沒頭沒腦的問句殺了全圓佑一個措手不及;他還沒能組織好上一個問題的答案,就被新的問句堵得說不出話來。
「...很難不喜歡吧?道允哥那麼照顧我們。」
「我要吃醋了喔。」
「...吃醋這個詞語不是這麼用的吧?」
「不管啦!哥就是偏心嘛。」
全圓佑被金珉奎充滿醋意的話語弄得無話可說;他還來不及質問對方在演哪齣,金珉奎就跑去和其他人玩了。
真是...莫名其妙得令他難以招架啊。

2 則留言:

  1. 那皇上今天晚上要榮妃還是圓妃侍寢呢?這句好戳笑點
    後洗不愧是色氣擔當
    張道允怎麼可以欺騙圓圓的感情說好藝起出道的
    負心漢(X還是說這樣 土土才有機會抱得美人歸
    吃醋的金土土好可愛


    ~羽羽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有機會的話想補完元祖三人的故事XD 有機會的話...!!!
      道允是一個契機吧,覺得他的存在與離開都會改變很多事情
      感謝羽羽留言~~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