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珉佑]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1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
(算了一下大概會分六次、以週更形式放完。看過的朋友就當是溫故知新吧(不)  這篇是之前以免費本形式於香港及台灣場FM發放的現實向中篇,亦有另外開放電子版本。因為是八月時寫完的,待我放完時可能就已經不太現實了哈哈哈XD)

2013

April 



「珉奎呀...」
全圓佑一邊拍著床架,一邊閉著眼睛喃喃地喊著金珉奎的名字;別說是喊金珉奎起床了,全圓佑根本連自己都還不想要醒來。
「不...我要睡...」
金珉奎的聲音模糊地從下層傳來,聲音小得令全圓佑分不清那是來自夢境還是現實的訊息。他翻了個身,繼續有一下沒一下地拍著床架。
「要上學了...快起床...」
「啊哥先去洗漱再回來叫我不就好了?」
全圓佑不用張開眼睛也猜得到對方的表情——他知道金珉奎在拒絕起床的時候特別能言善辯。作為同樣缺眠的人,他也懶得再跟對方爭論下去,決定用被子蓋過頭等到有人來喊他們為止。
他覺得自己才閉上眼了不久,身上就開始被拳頭毒打:全圓佑本能地縮到一旁,一張開眼睛就看到李知勳的拳頭繼續往自己揍來。他躲得了一次可躲不了第二次,拳頭結實地往自己的手臂上招呼的同時,他也聽到了下舖傳來了慘叫。
...就說不能讓李知勳來叫人起床了...
全圓佑認命地爬了起來(順便搖醒了隔壁床上逃避現實的兩個孩子),走出房間之前偷偷踢了一下李知勳的小腿作為報復後馬上逃到浴室梳洗。睡房的混亂就交給其他人處理吧。
今天的早晨也是一如既往的吵鬧:一群人在睡房扭打的同時,明明不用上課但早早被吵醒了的文俊輝已經在廚房安靜地做著早餐。全圓佑趕在其他人還沒開始搶食前先拿了一片吐司,一邊嚼著塗滿果醬的麵包一邊向文俊輝道早安。
「...早。」
文俊輝的聲音細若蚊蠅;全圓佑知道對方還沒完全習慣韓文,也就不去強逼他。
他咬著吐司,在其他人在廚房進行下一輪戰爭的同時先把自己的背包從雜物堆裡抽了出來。課本亂七八糟地堆了在背包裡;全圓佑隨便確認了一下錢包和筆袋是否還在裡面後就草草拉上了拉鍊(反正他要什麼課本都可以在崔勝澈的儲物櫃裡找到——當然課本的完整度是另一個問題)。
「我的褲子呢?有人看過我的褲子嗎?」
全圓佑無視了客廳裡傳來的焦急求救,逕自開始換衣服。他不懂為什麼自己的校服總是那麼麻煩,如果下次毛衣和襯衫不用分開來洗、可以一直維持相連的狀態就太好了...
「圓佑?你好了嗎?」
張道允從門外探頭進來;全圓佑草草地點了點頭,急忙地把褲子套上。
「哥你們都好了?也太快了吧?」
「今天早上有補課啊,雖然不用去也可以...」張道允含糊其詞。 「你要和我們一起出發嗎?」
「好、等我一下。」
全圓佑從抽屜翻出一雙看起來是完整的襪子,把背包甩到背上後就跑到了客廳。崔勝澈和張道允已經在玄關穿鞋子了;全圓佑朝客廳大喊了一句我出門了,就手忙腳亂地從鞋櫃的上部把自己的球鞋丟到地上。
還在和制服襪子奮鬥的一群男孩子散落地回了幾句路上小心,全圓佑也沒有多加留意;他把腳塞進鞋子裡的同時,金珉奎也追了出來。
「哥、圓佑哥,你今天下課後要直接去上演技課嗎?」
全圓佑花了幾秒才搞懂金珉奎在說什麼(這不能怪他——他就是反應有點慢),然後點了點頭。
「嗯,應該會直接過去吧。」
「那我在地鐵站等哥~」
「喔?喔、好。」
金珉奎的笑容燦爛得令全圓佑一時忘了回話、動作也遲滯了一瞬;已經走下樓梯的哥哥們喚了他的名字後,全圓佑才連忙跑了出去。
四月的街上溫度正和暖,不像冬天時一樣令全圓佑根本沒有出門的動力。走在兩個哥哥中間令他也安心地放起了空,讓自己融入溫暖的春色之中。早晨的首爾一如既往地繁忙,越是往大街走去就越響亮的城市聲音令全圓佑接收訊號的系統也變得遲鈍起來。
張道允用力地拉了拉他的手臂,全圓佑才醒覺到一輛車子正迎面駛來。他被拉回了路側;崔勝澈向他投來了擔心的眼神。
「你怎麼了?睡不夠嗎?」
全圓佑搖了搖頭;張道允倒是已經笑了起來。
「這孩子就只是在放空吧,魂又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了。」
張道允說畢,手掌就摸上了全圓佑的後腦;全圓佑一臉無辜地看向崔勝澈,對方也只是聳了聳肩。
全圓佑仗著自己和哥哥們在一起,便不客氣地在滿員的地鐵上睡了起來。待崔勝澈按住他的髮頂把他搖醒時,列車已經快要到站了。
「沒有了我們的話你還能活著回到學校嗎?」
張道允調笑著捏了一下全圓佑的臉;他只能呆呆地跟著笑了起來。

在學校的一天如常地乏善可陳,全圓佑在放空的同時也開始後悔要來上課的決定——他的出席率沒有低到無法畢業的程度,與其在學校浪費時間,倒不如在練習室繼續練舞。
放學後高三生留了下來不知道在排演什麼,全圓佑便自己一個人回到了江南。走出地鐵站時,金珉奎已經在陽光下等著了;全圓佑快步走了過去,金珉奎向他揮了揮手後,兩人隨之踏上走往教室的路。
春風吹落了盛開在枝頭上的櫻花花瓣,行人道上一時颳起了小小的粉色風暴。走在路上的行人被蓋上了滿頭的碎櫻,卻也沒有人抱怨。畢竟是一年一度的櫻花季,全圓佑對這難得一見的景色沒什麼怨言;走在身邊的金珉奎倒是因為鼻敏感而打了好幾個噴嚏。
全圓佑一臉嫌惡地推開了金珉奎,從背包摸出消毒噴霧往對方噴了好幾下,同時對金珉奎可憐兮兮的表情視而不見。
等待紅燈換成綠燈的四十秒內,全圓佑已經被灑了滿身的花瓣。櫻粉的顏色落在鮮黃的制服上顯得有點突兀,全圓佑盯著自己的袖子看了好一會後還是決定伸手把滿袖的花瓣拍掉。
「哥的頭髮上也有花瓣。」
熟悉的手指穿過他的髮間,全圓佑也就定住身體讓對方能把他頭上的櫻花撥走。他盯著對方微妙地暴露在校服褲緣下方的腳踝,不禁有點走神——不是新買的褲子嗎,怎麼一下子就不合穿了...
「好了。」
眼前的男孩雖然已經長成了和自己差不多的高度,但未脫稚氣的臉上掛著的笑容卻依然是與年齡相符的單純。面對這種完全不帶刺的笑容,全圓佑也只能以微笑回應。
金珉奎最近似乎和大自然一樣,隨著春天的到來嗖嗖成長起來。全圓佑每次走神時視線都忍不住往金珉奎身上飄:處於少年與男人之間的那人似乎每一天都在和時間賽跑,總是在全圓佑恍神時就更添一分成熟的韻味。
練習室內的哥哥們都在休息時抱著雙臂看向金珉奎,起哄說著那人總有一天頭頂會撞上地下練習室的天花板。明明都是十多歲處於成長期的少年們,金珉奎卻永遠是傻笑著被大家調侃怎麼長得特別快的那個。
好像真的越來越帥氣了,全圓佑有點不甘心地想道。他覺得金珉奎不愧是在學校附近被星探發現的人——雖然臉還是青澀的少年模樣,但以金珉奎不時在學校收到的信件禮物來看,那人顯然是個受女孩子歡迎的人。
他偶爾會想,如果金珉奎的追求者們看見他睡得東歪西倒的樣子時到底會不會繼續盲目下去。
「哥你在笑什麼?」
全圓佑自己也沒發現自己的嘴角已經揚了起來,他看向金珉奎認真的臉,不禁噗嗤一笑。
「哥又在取笑我——喂!別笑了!」
全圓佑忍不住哈哈大笑的同時,金珉奎也不滿地往他的手臂上拍了好幾下。
他們倆進公司的時間差不了多少,朝夕相對令兩人之間就算有一年的差距,關係卻沒有什麼隔閡,就連敬語也只會是在金珉奎偶爾醒覺時才會補上。
他們都還是少年,還處於人生最美的花樣年華;儘然那樣的時光轉瞬即逝,站在櫻花樹下的他們暫時還不用去擔心花落後、新葉重新蓋過枝頭前的空虛。

在春意滿溢的路上散步的悠閒是暫時的,全圓佑沒多久後就被抽象的演技課弄得精神崩潰。他想演員的路果然還是不適合自己:起碼他現在看著面前的大型熊娃娃就難以擺出無表情以外的臉。
「圓佑很擅長把感情藏起來,但是很不擅長融入角色。」
老師以這麼一句總結了全圓佑今天猶如災難一般的演技課;他彎下腰,在老師離開後才抬起頭來。
春天的晚上依然清涼,有點大的溫差令全圓佑在走出門時忍不住拉緊了校服外套。金珉奎從後把手臂搭上他的肩,把他整個人都圈近了自己。
清涼的晚風吹過,全圓佑深深吸入春夜的空氣後又舒展了開來。就算是晚上,空氣中也依然帶了點來自夏天的預告。
「好涼快啊~」
金珉奎在他隔壁感嘆道,伸出雙手作擁抱空氣狀。全圓佑想要悄悄地拉開距離,下一秒對方就把他環回了身邊;那人的手臂掛了在自己的肩上,重量令全圓佑心生想要推開對方的念頭。
「如果一直都是這種天氣就好了。」
「再暖一點才好啊。」
「夏天的話很熱的,我可受不了。」
「為什麼?冬天才難受吧。」
「才不是呢~」
兩人在走回公司的坡道上開始了跟小學生無異的爭吵,幼稚的內容實在無甚營養,全圓佑卻覺得腦袋好像沒那麼緊繃了。
一定是因為春風吧。他用力地甩開了金珉奎的手臂後就開始了奔跑,身後的人靜默了一下後就大叫著想要追上來;全圓佑聽著身後的腳步聲,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場小小的賽跑,就當是練習前的熱身吧。

2 則留言:

  1. 小老虎的拳頭來了快逃阿~~感覺他揍人很痛
    放空的圓圓被調戲好可愛(哪天他喝醉了該怎麼辦
    多虧有澈允當他的護花使者才能平安上學
    忍不住想起SEVENTEEN TV 時期常被推倒欺負的全圓圓
    此樹懶連根Samuel玩耍也被在地板拖行 軟萌到一個極致天阿
    還是說懶得反抗所以想成為總受的欲望很強(大誤
    土土對他哥說話常常都不用敬語代表感情很好
    像土土這種容易流汗的大狗應該很不喜歡夏天 而圓圓隻是怕冷的貓
    等冬天來了兩人就可以抱在一起取暖好甜蜜

    ~羽羽

    回覆刪除
    回覆
    1. 圓佑感覺只是很懶得反抗 反正不會影響到他的生命安全 他就選擇無視了XDDDD
      暴力狂李知勳超可愛的! (只是盲目) 看17TV時他總在揍人XDDDD 只是其他孩子也常常煩他 被揍情有可原(咦) 覺得順榮和圓佑那時候一直在煩知勳 不被揍才怪XDDDD
      感謝羽羽留言///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