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20/50 [碩珉/順榮] Mint Choco Latte

Gap between stories

20/50 [碩珉/順榮] Mint Choco Latte (coffeeshop!au)

眼看團練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接近,靈感枯竭的權順榮快要把自己的一頭金髮都扯掉了。之前的會議上舞團的大家都給了非常多的建議,然而權順榮在studio糾結了一整晚、反覆修改後還是無法得出一個完整版本的編舞。
落地玻璃窗外的天空一點點變亮,日光也開始照進studio裡;權順榮躺在地板上呆呆地盯著窗外的街道,在發現自己的腦袋已經開始失去運作能力後決定投靠咖啡的懷抱。
他拉開了抽屜(他記得崔翰率是把即溶咖啡放在這裡的),卻發現裡面只有幾個新的紙杯。想必是上次不知道誰喝完後還沒買新的回來—權順榮簡直覺得現在是世界都要背叛他的節奏。
權順榮看了看牆上的時鐘;已經是早上八點多了,樓下的咖啡店也應該都開始營業了。他重重地嘆了口氣,扣上帽子、抓起身旁的編舞筆記便走了出門。也許轉換一下環境會比較好吧,他這麼想著鎖上了studio的門。
早上的空氣依然是有點清涼,伴著時而變強的陣風令權順榮有點後悔自己昨天怎麼就挑了短褲來穿。鬧區的早晨並不像夜晚一樣熱鬧,反而有種與平常不一樣的清冷味道。
權順榮推開附近的咖啡店的大門,門上的風鈴也跟著響了起來。光是暖和的空氣與滿溢的咖啡香已經令權順榮覺得清醒不少,他不禁覺得自己暫時逃離studio也不算是壞的決定。
「歡迎光臨。」
權順榮禮貌地朝櫃檯的男人點了點頭;他把視線投到那人後方的菜單上,看著滿滿的手寫諺文皺起了眉。
怎麼辦...他平常可不是會走進咖啡店的人,不喜歡咖啡的苦澀的他對那些複雜的品項名稱一竅不通。
研究了一段時間後,他還是放棄了那些明明每個字都會、但總抓不到意思的組合;他走了上前,櫃台的男人也隨即對他揚起明亮的笑容。
「早安,有我能為你服務的嗎?」
「你好...我想問有哪種咖啡是不怎麼苦但又能提神的嗎?」
「喔,不喜歡苦味的話可以嘗試有加巧克力的品項喔!」店員以指尖掃過櫃台上的一列飲料名稱。「像是摩卡就會有比較重的巧克力味道,如果喜歡牛奶的話也可以選拿鐵。」
「那...」權順榮快速地掃視菜單。「一杯熱的薄荷巧克力拿鐵,謝謝。」
「好的。」店員戳了戳身旁的螢幕。「需要用餐嗎?」
「嗯...」權順榮這才想起來自己自昨晚的晚餐後什麼都沒吃過。「請問有推薦的嗎?」
「讓我看看—」店員看了看時鐘,然後再回過頭來。「你介意等一下嗎?我們的英式水果鬆餅剛剛出爐,放涼一點後就可以吃了。是我們主廚今天的特製喔!」
權順榮覺得他實在無法拒絕店員過份燦爛的笑容。「好,那就要那個吧。」
他結過帳後,店員遞給了他點餐器(附贈依然明亮過頭的燦笑)後就走到一大堆權順榮叫不出名字的器材後去忙了。權順榮環顧了一周店內:星期天早上的咖啡店安靜得過分,空間不算小的咖啡店內除了一個在落地大窗隔壁的沙發縮成一團沉睡的人外只有權順榮一個客人。他找了個光線充足的座位,把筆記拋到桌上後滿足地伏了在桌面開始進行必要的光合作用。
在溫暖陽光的邀請下,拒絕小睡的機會實在是對自己太殘忍了。權順榮閉上了眼睛,正想接受睡魔的召喚時桌上的點餐器卻開始了震動。睡意一下子被突然的外來刺激嚇得消散,權順榮幾乎是反射性地拿著點餐器往櫃檯走去—櫃檯上卻不見任何餐點。
權順榮呆呆地與同樣一臉疑惑的店員對看了好一會,對方才恍然大悟地笑了起來。
「抱歉抱歉,應該是我剛剛按錯了吧。」店員接過權順榮手上的點餐器,又轉頭在螢幕上按了按什麼後才把點餐器再次遞給他。「餐點要再等一下才好—抱歉呢,應該是我等不及想要再看到你了才會這樣吧。」
權順榮眨了眨眼睛—這是搭訕嗎?他依然一臉呆滯地接過了點餐器,店員對他笑了笑又逕自去忙了。
不,權順榮覺得自己不應該對這種事認真;他回到座位上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掌心下的臉頰明顯地有點發熱。明明只是一句普通不過的話而已,他卻不知怎的覺得有點心動。
大概是因為太久沒有談過戀愛吧。一定是這樣的。
權順榮一直催眠自己到店員再次在他的視界裡出現為止;他明顯地被嚇了一跳,拿著托盤的店員看著他時臉上依然是那種好看得令他受不了的微笑。
「剛剛真的很對不起,所以我擅自多拿了個蘋果過來了。」店員把放著鬆餅和拿鐵的托盤放到桌上,然後在桌邊蹲了下來。「請好好享用吧。」
權順榮低頭看著店員那張在陽光下似乎更帥了的臉,覺得無法控制自己的臉變得更燙。他簡短地點了點頭,店員便笑著站了起來回到了櫃檯後。
權順榮忍不住偷看那人的背影:襯衫與黑色長褲那人身上看起來感覺特別適合,腰上圍裙的蝴蝶結感覺更是強調了那好看的腰線—
權順榮正式被自己亂跑的視線knock down。

9 則留言:

  1. 我最近只要看到權Hoshi
    我就會發瘋��������������
    深色髮色什麼的根本無法抵抗阿阿阿阿阿阿阿
    一直陷入腦補的猶豫
    猶豫Hoshi到底應該要跟Woozi還是小瘋子XD
    結論是跟誰都好(///▽///)

    喔忘了說 我是Zinni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留言我救回來了 不用擔心!)

      權順榮深髮色真的很犯規 完全是乖巧的弟弟模式XD
      這次權順榮實在是弟弟感太重了在我心中很不攻XD 但是瀏海沒有全梳下來的話好像又會變回帥帥的權Hoshi XD
      예쁘다我一直收權順榮的圖 明明不是本命T-T 但他真的太可愛了...

      謝謝Zinni留言~

      刪除
    2. 我是臺灣人 (沒有人問你!

      我是Zinni ❤
      臺灣來的17歲妹子

      刪除
    3. 17歲...是跟燦尼同年嗎@-@...

      刪除
  2. 想問 其實故事與故事之間是否有關係?
    另外想問你是台灣人或是香港人?(用以決定日後有問題問時用怎樣的文法去問 口語/香港人會打得快一點)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剛剛再翩碩珉跟順榮的文章就發現他們的故事有連結

      那珉奎跟圓祐的呢?

      刪除
    2. http://dolceblues.blogspot.com/2016/04/050-gap-between-stories.html
      Gap between stories 的目錄有以同樣的設定分類小段子們 一般同一對CP同一個設定下的都是有關連的故事!請多多善用目錄XDDD
      然後我是香港人無誤@-@/

      刪除
    3. 哦~ 姐係就算同樣都係珉奎+圓祐
      "珉奎/圓祐 Ver." and "珉奎/圓祐 Ver. 1" and "珉奎/圓祐 Ver. 2" 入面嘅佢地都會有分別啦?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