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9/50 [珉奎/勝澈/圓祐] Run em' Dry

Gap between stories

19/50 [珉奎/勝澈/圓祐] Run em' Dry (polyamory!au)

一片漆黑之中,細碎的喘息聽起來更為刺耳。
崔勝澈在走進玄關的同時也發現雖然客廳沒有亮燈,但卻明顯地傳來熟悉的喘氣聲。他脫下鞋子,默不作聲地走進客廳;窗簾半透著城市的光污染,照射在沙發的兩人身上卻顯得異常淫靡。他能看出那兩人身體搖擺的幅度暗示著什麼;難耐的輕喘聽起來更是令他無法再忍耐。
崔勝澈伸手拉了沙發旁小燈的關關,橘色的低調柔光便照亮了沙發上兩人的臉。依著光線繪出的線條,崔勝澈不難發現全圓祐又跨坐了在金珉奎的腿上、身上只剩一件寬鬆的T恤和內褲,腰間也不絕地往前推送著、以被布料包覆的私處磨蹭身下金珉奎的胯間。被全圓祐壓制在沙發上的那人還穿著西裝、甚至連領帶也還沒脫下來,顯然是剛回到家就被欲求不滿的全圓祐按著坐到了沙發上。
就算燈亮了起來,那兩人也沒有要分散注意力的意思。全圓祐幾乎是飢渴地拉扯著金珉奎的領帶,一邊咬吻著對方的脖子,一邊從喉間發出不耐的呻吟。金珉奎閉上了眼睛、頭仰後地享受著全圓祐帶了點攻擊性的親吻,一手扶著對方的腰而另一手則探進全圓祐的衣服內撫摸那人的背部。
全圓祐看起來就像是個渴望快感但不得要領的孩子:毫無章法可言的磨蹭絲毫無法緩解他的慾火,三人一起享受性愛時全圓祐從來都只是被崔勝澈和金珉奎弄得只能小聲求饒的那個,一向被寵壞了的孩子自是不懂要怎麼做才能令自己和金珉奎都舒服。
崔勝澈看著全圓祐發出了一聲崩潰的呻吟後把臉埋到金珉奎的胸前、兩人胯間的陽物都硬挺而無法解放,令他覺得自己的喉間又更乾了點。他走近了那兩人,然後伸手按住了全圓祐的肩。
聽話。他這麼在全圓祐的耳邊呢喃著,沿著那人的耳廊舔吻;他領著全圓祐把手探進內褲裡,又吩咐已經開始以鼻音輕哼的人也把金珉奎褲子的拉鏈拉下。崔勝澈用力把全圓祐的內褲拉到大腿處,身前兩人赤裸裸的陰莖相觸時客廳內也響起了不一的輕嘶聲。
不需要下一步的指示,全圓祐已經開始擺動腰肢、單手包覆著自己和金珉奎的性器開始套弄起來;崔勝澈忍不住勾起微笑—全圓祐在性事上舉一反三的能力往往令他滿意。
崔勝澈拉起全圓祐的上衣將其脫掉,兩個穿戴整齊的男人之間唯獨全圓祐全身光裸,這樣的事實似乎令他們都更興奮了。他也解開了褲頭,讓自己壓抑已久的性器抵上全圓祐的背;他能感到對方的身體一陣顫抖,那人卻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崔勝澈把兩根手指探進全圓祐微張的唇間,對方馬上就賣力地開始舔弄他的指節;唇瓣被手指撐開後,全圓祐的呻吟也不再只有微弱的聲音,喘息混著舔弄手指的水聲露骨地表現出慾望。玩弄了好一會全圓祐的舌頭後,崔勝澈才把手指抽出、把唾液抹上自己的陽物。
他扶著自己的下體,把它貼上全圓祐的股瓣之間;並沒有要插入,但是直接的摩擦也已經足以令被夾了在中間的人軟倒在金珉奎懷裡。崔勝澈湊上前輕啄金珉奎的唇,對方馬上明瞭地接替了全圓祐的工作,以手同時撫摸兩人的私處。
雙手閒了下來的全圓祐一手撐著沙發以防自己腿軟跌坐到金珉奎的腿上,另一手往後撫摸自己股間的龐然大物。崔勝澈昂揚上的每一個紋路都令他在觸及時呻吟出聲,直接而帶了點痛感的刺激令他只能呢喃出淫蕩的話語。
臨近的高潮令客廳內一時只剩喘氣和呻吟,全圓祐也忍不住傾前向金珉奎索吻;凌亂的唇舌交纏加深了官能上的刺激,兩人沒多久就先後射了出來,而崔勝澈也在喘息之間把白濁射了在全圓祐的背部。
全圓祐還沒理順呼吸就顫抖著從金珉奎身上爬下來,跪到地上把對方指間的精液舔乾淨後又張口含住了對方的陽物當是清理。最後一次吸吮後,他又轉過身去以臉磨蹭崔勝澈的下體,然後重施故技以唇舌幫對方清理。
崔勝澈看著背對金珉奎、閉上眼睛舔舐自己柱身的全圓祐,不難發現自己剛剛的精液已從那人的背部開始下滑,沿著股縫的線條流到地上。他相信金珉奎也看到了同樣的淫穢畫面,因為對方明顯地從全圓祐背對自己開始就盯著那人的屁股看。
看來全圓祐是不用擔心清理的問題了,崔勝澈分心地讓手指玩弄了好一會全圓祐的頭髮後,直接按下對方的後頸讓那人給自己做深喉。
因長時間的聚少離多而養成的野獸,現在才要開始享用大餐呢。

4 則留言:

  1. 我想問 你是男飯或女飯?
    為何你能描寫得那麼仔細? 我看到都有了反應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是有著假想巨鵰的雌性胡蘿蔔(O)
      至於描寫得仔細這方面,只是因為腦袋很糟糕而已XDDDDD

      刪除
  2. 請送我被寵壞的圓圓
    怎麼可以把他寫的這麼色啦!(捂臉
    我根本超喜歡❤❤❤❤❤
    雖然不懂得如何抒解慾火
    卻還是可以把Coups跟土土舔得服服貼貼
    不愧是小妖精

    覺得角色代成尹天使 一定會更邪(ㄧㄣˊ)惡(ㄉㄤˋ)

    天啊我到底在說什麼啦(///▽///)
    我是Zinni 潛水很久的Zinni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我能獲得這樣的全圓祐的話說什麼都是要先養起來XDDDDD

      雖然實際上他應該會覺得很麻煩而且也懶得去弄那麼多吧,這篇實在是在滿足我的幻想而已(?)
      然後、尹淨漢的話,我真的不吃他當受啦QQ 請見諒QQ

      謝謝Zinni留言!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