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VIXX] 水母私立女高事件簿 #1~4

水母私立女高事件簿
★2016愚人節企劃:)  性轉注意!




#便當
下課的鈴聲響起,韓相爀還沒收好桌子上的書本文具,班上的一群女孩就已經朝她跑了過來。
「相爀呀,我們要不要一起去食堂?」
韓相爀抱歉地笑了笑,拿起掛了在桌子旁的便當包。
「我今天跟學生會的學姐們有約呢...明天吧?」
「喔!相爀還會自己做便當嗎,好厲害!」
「嘛...也不過是會一點而已。」
韓相爀勾起微笑;她才不會說便當內的飯菜都是從姐姐那兒偷回來的。
她不慌不慢地走到學生會會室,推開門後卻發現學姐們居然不是悠閒地散落於會室的不同角落,而是在會議桌前圍成了一圈。韓相爀關上了門,好奇地走近房間中央的會議桌。
桌上放著一個豪華的三層便當,盒子內滿滿的放著飯團、雞蛋卷、炒雜菜,還有其他豐富的菜色,一時竟令韓相爀覺得目不暇給。其他學姐們顯然也是被這個不論份量還是菜色都驚為天人的便當震懾了,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鄭澤運在便當的後方略顯緊張地握緊了筷子。
「澤運,這是你...的嗎...?」
車學沇抱著自己的豹紋便當包,伸出一根顫巍巍的手指指向桌上的便當。
「...你們說今天一起帶便當回來...我昨晚就隨便做了點。」鄭澤運的聲音細若蚊蠅。「因為有點趕忙所以擺盤不太好看、還有飯團也沒有大小都一樣...」
「Kendy輸了...」李在煥可憐地扁了扁嘴巴。「本來還想炫耀自己做的喬巴便當的說...」
「...我們都只是不知道姐那麼會做菜而已。」金元植拍了拍李在煥的肩。

一輪驚嘆過後,大家也總算是圍成了一桌開始吃午飯。其他人也把自己的便當拿了出來(車學沇做的三明治被李弘彬吐槽太簡單,她隨即抗議金元植也不過是拿了泡麵回來而已),唯獨李弘彬只慢悠悠地拿出一盒牛奶。
「彬呀,你什麼都不吃嗎?」金元植嚼著滿口的泡麵問道。
「最近好像有點變胖...所以還是不吃午餐了。」李弘彬咬著吸管回答。
「哼,其實根本是因為不會做飯才沒拿便當過來吧-」車學沇恨恨地插話。「誰不知道你連泡麵也不會做。」
「彼此彼此啊,連開火也不會的這位小姐。」李弘彬馬上毒舌回去。
「你這丫頭-!」

會室內馬上展開了每日的固定追逐戰,在背景上映的扯頭髮與慘叫之間,鄭澤運默默地把三層便當裡的最後一塊炸豬排放進嘴裡。

#請把我變醜吧
「說實在的。」車學沇看著鏡子突然開口。「我的眼睛真的挺漂亮的對吧。」
學生會會室突然一片寂靜。
「...你為什麼會這樣想?」韓相爀艱難地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不是啊,你看這眼睛...噢,實在是太完美了。」車學沇沉醉在鏡子的世界裡,絲毫沒發現李弘彬在他身後做了個欲吐的動作。「還有這鼻樑...嘖嘖,太好看了。」
「但是你很黑。」鄭澤運幽幽地道,頭也不抬地繼續寫自己的作業。
「嘖,那叫性感的蜜膚色,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懂什麼。」車學沇哼了一聲。
「我想吐。」李弘彬毫不避嫌地說道。
「你只是妒忌我的腿比你長而已。」車學沇斜眼看了看她。
「我的腿才不短!」被踩到尾巴的李弘彬馬上跳了起來。「你的腰比我粗多了吧-」
「我那叫身材玲瓏有致。」車學沇終於回過頭來直視李弘彬。「34-24-34的感覺你應該不懂吧。」
「我胸部比你大。」李弘彬朝他走了一步。
「真是可笑,就憑你那樣會比我大?」車學沇一拍桌站了起來。「我是E罩杯耶!要不你問澤運!」
「E很了不起嗎!誰沒有E啊!」李弘彬大聲吼回去;她身後的韓相爀表情一暗。
「元植!」車學沇氣沖沖地拉住了正想開溜的金元植。「你摸摸看!我的胸部絕對比李弘彬的大!」
「誰怕誰啊!」李弘彬也不甘示弱地抓住了金元植的另一隻手。「起碼我胸罩裡沒像你一樣放了三公分厚的墊子!」

李在煥打著哈哈,想要開導低氣壓越來越嚴重的韓相爀;她在對金元植感到愛莫能助之際,不禁留意到了鄭澤運正好把牛奶擱了在胸部上,還低頭咬著吸管喝了一口牛奶的樣子。
韓相爀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而似乎誰也沒有注意到金元植快被車學沇和李弘彬折騰到虛脫了。

#BJ Kendy
韓相爀走進學生會會室時,裡面難得地一片寂靜。她小心地關上了門,環顧一周後發現平常總是和車學沇鬥嘴的李弘彬不見蹤影;連李在煥也罕有地不發一言、嘆著氣癱倒在桌面上盯著手機看。
「彬學姐呢?」
她悄悄地問看起來最為正常的鄭澤運;後者只是聳了聳肩,頭也不抬地翻了一頁書。
「去了戲劇社。」
怪不得了。韓相爀識相地在會議桌旁找了張空椅子坐下;戲劇社最近忙著期末公演的事,作為副社長的李弘彬自然是不得不親自監督。沒有了李弘彬這個吵架對象,車學沇就自動化為沙發上的爛泥也不在韓相爀的意料之外。
倒是李在煥的低氣壓令她更覺得不尋常—作為學生會的忙內,察言觀色是基本中的基本。
「在煥學姐怎麼了?」
李在煥只是又嘆了一口氣,把臉埋到雙臂之間,沒有要回答問題的意思。
「BJ Kendy在煩惱新一年要做什麼新企劃。」躺了在沙發上按手機的車學沇回道。「她說已經快把新企劃拖到過年了,再拖下去就要糟糕了。」
「我連她平常的直播在做什麼也不知道。」金元植嘀嘀咕咕地道。
「我平常在做什麼不重要啊重點是接下來要做什麼啊啊啊—」
李在煥發出了一聲崩潰的哀叫;韓相爀皺著眉退開了一點。
「吃放。」鄭澤運淡淡地說道。
「學姐,我可不像你那樣吃完三人份的午餐還完全不會變胖...」李在煥哀怨地抬起頭來。「我可是時刻都在做體重管理啊...」
「化妝教學?」車學沇建議。
「看直播的主要還是男性觀眾啊,誰會想看我素顏的樣子啊。」李在煥扁了扁嘴巴。
「你就那樣已經很可愛了啊。」金元植伸手拍了拍李在煥的髮頂。
「我想要新企劃啦—」
「學姐。」韓相爀打斷了李在煥即將開始的哀鳴。「你為什麼不在直播問觀眾們想看什麼?」
學生會會室突然一片安靜。
「學妹,我突然覺得你很有潛質當BJ。」車學沇懶洋洋地評論道;李在煥只是歡呼了一聲後又埋首到手機中。
韓相爀不禁再一次覺得自己過高的智商屈就在學生會實在是太浪費了。

#學園祭
「...為什麼我不是穿粉紅色。」
車學沇給韓相爀畫眼線的手頓了頓;韓相爀頓時害怕自己的眼妝會出亂子。
「和我一起穿黑色絲襪走性感路線不好嗎?」
「不是啊姐,你又沒告訴我彬和相爀要穿粉紅色...」金元植抱怨。「可以選我就不走性感風了啊。」
「那是因為他自己不能穿粉紅色。」李弘彬看著鏡子整理紅色假髮的瀏海,頭也不抬地道。
「粉紅顯黑。」鄭澤運在旁邊冷靜地補刀。
「你、們、兩、個!」
車學沇把眼線筆一摔(韓相爀在心裡哀鳴了一聲,她的眼線啊),咬牙切齒地就拉起外套袖子向李弘彬揮拳頭;眼見形勢不對的李弘彬拉起裙子拔腿就跑。
「我看你能跑到哪去!」
車學沇也追了出去後,學生會會室回復了一秒的平靜。
「姐、在煥姐。」韓相爀小聲地開口。「你能幫我把妝化完嗎?等下還要演出耶,拜託。」
「啊、噢,好啊。」李在煥從觀戰狀態中回復過來,拿起桌上的眼線筆嘗試幫韓相爀補完眼妝;金元植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倒在了桌子上。
「我也好想穿粉紅色啊...」

2 則留言:

  1. 這篇好可愛啊啊啊 好難腦補可是好可愛哈哈哈 我一直笑真的很抱歉可是實在太逗了 什麼顯黑完全符合呢 這種小段子看起來最沒負擔最讓人心情好了 不過我也很想念樓主的長篇
    JL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配合去年星二FM的女高中生Ice Cream Cake服用XDDDD 雙馬尾的N美學姐是女神無誤!
      女高中生化的逼斯還是那樣吧XD,感覺N豆會依然超級吵地爭執無聊的小事XDDD
      長篇什麼的...JL難道沒有發現這個blog完結了的長篇少得可憐嗎XDDDD (乾笑) 我超不擅長開長篇坑的啊QQ
      但還是謝謝留言XD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