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澈勳] gap filling

Gap filling


錄音室一片安靜。
李知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他已經在這兒窩了快兩天了,新專輯的準備工作令他根本寸步不離作曲室與錄音室;就算已是快要清晨的時份,他也仗著崔勝澈沒有來抓人留了下來先把收尾工作做完。
一起奮鬥的范洙哥暫時回了家洗澡補眠,成員們經過一整天的練習錄音寫歌詞後也打著呵欠先回宿舍了。李知勳獨自一人在錄音室趕工,享受著難得的寧靜也不免感到了寂寞。
本來他並不是這種敏感的性格—但是每每到了發表專輯前必須交出大量作品的時間,他也少不了被壓力迫得焦躁起來。成員們這次也已經習慣了他的工作週期(當然他也被崔勝澈有意無意地提醒要控制脾氣),氣氛雖然是沒那麼緊繃,但李知勳的不安卻依然在心底悄悄倒數著。
如果做得不好會拖累其他人的吧?這次回歸做不好還會有下次嗎?—他總是對自己有好多疑問,但也沒辦法對相信他、跟著他前進的成員一一坦白。
他對於自己的音樂完美主義到偏執的程度,然而身邊的人們怎麼稱讚他的曲子,他仍是無可避免地懸起了心。
「知勳?」
李知勳抬頭;崔勝澈的頭探了進來,看到錄音室只剩他後就進來關上了門。
「你還沒回去?」
李知勳看著崔勝澈一把拉過平常屬於桂范洙的椅子坐下來,語氣掩飾著愉悅的心情同時也不免覺得自己的心房一下子被點亮;他羞於承認自己喜歡崔勝澈的陪伴,本來就不擅大方表達喜歡的性格在崔勝澈面前更是表露無遺。可是再怎麼不願承認,他也清楚崔勝澈的存在是治療自己不安的最佳良藥。
「順榮說你要把歌弄完才回去,反正我現在回去也搶不到浴室,就來陪你了。」崔勝澈把手機放到桌面。「還要很久嗎?」
李知勳搖頭。「七點前應該可以做完。」
「那就是兩個小時了。」崔勝澈看了看時鐘。「那我把正在寫的歌詞拿過來,等你好了我們就一起回去。」
李知勳點了點頭;崔勝澈朝他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後摟著他的肩把他拉往自己,順勢就吻上了他的額側。
「在這兒等一下,我很快回來。」
崔勝澈就那樣走了出去,李知勳盯著對方的背影什麼都說不出來。
嘴唇碰到皮膚的時間只有一瞬,李知勳甚至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但他的大腦卻確切地停止運作了,遲來的過熱反映在他的臉頰上。
他好討厭崔勝澈這個親吻魔加skinship中毒者,為什麼總是出其不意地親他、那人知道他已經超過一天半沒洗澡了嗎—
不,其實是比起什麼都更喜歡吧。就算世界都背離自己,崔勝澈一定還會在他的身旁,若無其事地再一次牽起他的手。
他把臉埋到雙臂之間,緊緊地閉上眼睛;實在是太害羞了,不論已經被親了多少次他還是無法習慣突如其來的親密。血液似是要冒泡了一般沸騰著,蒸氣令他的大腦過熱無法運作。
崔勝澈再次打開門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他看著李知勳伏在桌面、身體微微顫抖,擔憂了一瞬後又忍不住讓笑容在臉上綻放。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