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TS / 南糖] Lose Control (上)

Lose Control
★ABO設定,生子背景,各種慎入。

上篇

金南俊跪在床上,遲疑地把閔玧其的上衣推高後屈服地低下頭去。
他把耳朵貼上閔玧其的肚皮,閉上眼睛。


閔玧其一向都是個非常難懂的人。
金南俊常常出沒的Club裡,閔玧其是眾所周知最難搞到手的Beta。閔玧其和他一樣是固定會在Club演出的Rapper之一,露骨的性暗示歌詞加上金髮與白晢小臉勾勒出來的清冷模樣令那人每次在Club出現時都讓不少精蟲上腦的Alpha失控,金南俊卻明瞭不論那群Alpha再叫囂也無法把閔玧其帶上床。
閔玧其不和其他人建立關係,這一點金南俊無比清楚。要說交情的話,好歹他也跟閔玧其共事了兩年多;雖然兩人一句話都沒說過,但基本的認知還是有的。
金南俊知道閔玧其身邊有個未成年的小孩,總是在閔玧其演出時在後台緊盯著螢幕看,又在閔玧其回到後台時興奮地撲上去和他說話。金南俊總能在和損友們抬槓的空暇間看到兩人親密地談話的樣子;他猜那兩人極大可能是一對的,也就沒對閔玧其有過多的非分之想。
對金南俊來說,閔玧其身邊那個分明會長成Omega的小孩也許還比較吸引—漂亮的屁股、隱約的誘惑氣息,還有漂亮的臉蛋,看起來就是適合滿足Alpha一切獸慾本能的樣子。閔玧其身邊那出彩的未成年Omega一直令金南俊相信閔玧其是個支配系的Beta;閔玧其本人倒是沒有給任何人留下臆測的空間。
金南俊第一次覺得閔玧其不太對勁,是在兩個月前的演出後。
那天閔玧其罕有地獨自前來;金南俊不確定是否因為閔玧其身邊沒有了那可愛的Omega,所以顯得尤其陰沉。他並非不能理解閔玧其為何沒有把那小孩帶來就是了:最近幾次閔玧其把那人帶來時,金南俊都能嗅到那小孩身上的味道越趨成熟,顯然是快將成年帶來的影響。在滿是Alpha的Club裡,放著一個初熟的Omega獨自一人是非常危險的—光是在後台,閔玧其已經以凌厲的眼神警告了小房間內蠢蠢欲動的Alpha們無數次。
本能大於一切的狼人社會中,Alpha看到Omega、或是漂亮的Beta就無法控制佔有本能也是常事。金南俊暗想,如果閔玧其在那Omega成年後還不避嫌地把他帶來Club的話,那孩子的初夜可能就會淪為被一大群Alpha蹂躪吧。
沒有了那小孩,閔玧其明顯地不在狀態—那人難得沒有在台上吐出一句句令Alpha們心癢難耐的露骨歌詞,而是表演了一首慢板的傷心情歌。金南俊發誓他在上台前能看到台下的人們一臉掃興,只是礙於Club內表演者就是上帝的鐵則,大家才沒有說什麼。
一週、兩週過去,那小孩沒有再在後台出現,閔玧其的眼神也越見渙散。某個週末的表演中,閔玧其甚至沒有等到全場完結就匆匆離開了;他甚至把手機遺了在桌面沒有帶走。
「這可怎辦啊...」年輕的Club主人說著,一臉擔憂。「我還想跟他說如果狀態不好可以先休息一下呢...現在把手機留了在這也跟他聯絡不上啊。」
「把手機送回去給他不就好了?」唯一敢回話的是Club主人的男朋友。
「可是他家也滿遠的...對了,南俊你不是住那附近嗎?」
金南俊在一旁發呆,突然被點到名令他嚇了一跳。「我嗎?」
「我再把他的地址給你,就這麼決定吧。」
金南俊也沒答應,手上就被塞了一台不屬於他的白色手機。那個小方塊像是潘多拉盒子的鑰匙—就算是當時的金南俊,也聽到了錯位的聲音。

*

閔玧其的家在金南俊的公寓附近的街區,只消十多分鐘就走到了。金南俊甚少走到小區的那個角落—那是單身Beta和Omega住的地方,為免Omega發情時的氣味影響到Alpha,好幾幢公寓都明文禁止Alpha擅自進入公寓內部。閔玧其住的公寓倒是例外,但走廊上還是充斥著強烈的抑制劑味道。
金南俊捏著鼻子沿著走廊尋找閔玧其家的門,越往深處走就覺得越不對勁:抑制劑的味道強到足以掩蓋一切Omega的氣息,刺鼻的氣味之中卻有一絲似曾相識的冷香吸引了金南俊的注意力。他覺得那不像是Omega的味道,空氣中漸濃的陣陣飄香卻明顯地帶了情慾的暗示。
金南俊在閔玧其的家門前停下,冷香也於同時充滿了他的身體—他的每一個細胞都被那種香氣撐得飽滿,體內的狼被喚醒了Alpha的本能,佔據他腦袋的只剩下交配!標記!
他硬撐著最後一絲理智按下門鈴,暗暗祈求閔玧其在自己失控前快出來把那該死的手機拿走;他可不想破門而入、強暴任何在門後正經歷發情期的Omega。金南俊可不是那種Alpha—他的道德觀不容許他以本能為名傷害其他人。
事與願違,閔玧其隔了很久也沒有應門。金南俊被越發濃烈的香氣煎熬得頭皮發麻,正當他打算先離開這兒冷靜一下時,門卻恰好地打開了一道縫。
濃得化不開的香味洗刷金南俊全身,一時令他視界發白、無法集中。他必須緊握門把才能勉強撐起身體;他的狼咆哮著要他去征服門後的人,令他作為人類的意識漸發渙散。他定了定神,然後才看清了坐了在地板上的身影。
他有一瞬懷疑自己是不是開始出現幻覺。
坐在地上的是閔玧其,卻又不是金南俊記憶中的閔玧其。他習慣了那人在舞台上的強悍,反觀面前這個滿臉通紅、眼神迷離的人,金南俊只感覺陌生。他從未看過如此柔軟似水的閔玧其,更別說要把那個總給人強硬印象的人和剛剛那誘人的冷香聯想在一起了。
閔玧其艱難地抬頭看他,辨認出金南俊慌張的表情後毫不避嫌地對他露出犬齒低吼示警。
「我、我是來把手機還你的...」金南俊急忙地把口袋裡的白色手機遞給對方,閔玧其接過後又再次露出兇狠的眼神,逐客的意味不言而喻。
金南俊只得退後,雙腳回到走廊上後大門隨即在他的鼻子前關上。他的身體依然被濃郁的香氣弄得頭暈目眩,思路卻像是冰一樣清晰。發出那種味道的是閔玧其,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

金南俊知道好奇心足以殺死一隻貓,他也不會笨到去問閔玧其是不是Omega。
事實上他從閔玧其家門被關上那一刻就已經明瞭自己目擊的一切只能是一個卡在喉頭的秘密;他不能也無法質問更多,更不可能對其他人隨便述說自己看到的事。如果讓其他人知道有Omega常常在Club裡走來走去的話...他不敢想像那群餓狼會對閔玧其做出什麼來。
閔玧其也沒有給他多問什麼的餘地—那人如常地來往於舞台與後台之間,淡漠地拒絕大於問好的接觸,就連Club的主人也似乎和他關係不深。那人身邊的Omega沒有再出現過,也沒有人敢問閔玧其什麼。
金南俊鎖上了自己的嘴巴,像是走鋼線一般連呼吸也小心地不敢引起誰的疑惑。
相安無事地過了一段時間後,金南俊終是在一個眼皮不住跳動的夜晚被不祥感淹沒。
他如常地在完結表演後回到後台。那天晚上的表演者不多,除了一開始表演的閔玧其外只有金南俊和另一隊crew。在那隊crew上台表演後,後台就只剩下金南俊和閔玧其。
金南俊哼著剛剛表演的歌,走進後台的同時卻再次嗅到了那抹冷香。儘然已經過去了數個月,閔玧其當天身上的香氣卻依然在他的腦內揮之不去,只消點燃藥引,滿佈金南俊身體的炸藥便隨即爆炸開來。
他掩著鼻子,艱難地逐一打開隔間的門;一直走到走廊最深處,他才找到了閔玧其。
那人還穿著剛剛上台時的衣服,瑟縮在小隔間的一角閉眼喘氣;他白晢的臉此時更顯蒼白,沿著額間流下的冷汗明示著閔玧其此刻有多痛苦。誘人的氣味充滿了金南俊的鼻腔,令他難以維持理智—撕破他身上的衣服、就在這裡把他幹到哭出來
「該死的...你身上有帶抑制劑嗎?」
金南俊咬著牙硬是逼自己打起精神來;把閔玧其留在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加上這麼重的氣味,他們搞不好下一秒就會被發現(他不敢想像閔玧其被發現的後果)。閔玧其似是沒聽到他的話,金南俊只好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臉。
閔玧其發出了一聲呻吟,顫抖著往金南俊的方向靠去;他無力地往前倒在金南俊的懷裡,大口地喘著氣。金南俊在心裡把天地都罵了一遍,然後捧起閔玧其的臉逼他正視自己。
「你清醒一點!身上有抑制劑嗎!」
閔玧其的眼皮半張,看清來人後搖了搖頭,又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
「他媽的...」
金南俊滿腦子都是理智與獸慾在交戰,他盤算著要怎麼把閔玧其帶回家、同時又得壓下下身蠢蠢欲動的欲望,快速運轉的腦袋處於過熱的邊緣。當他意會到表演已經完結、一大堆人開始湧進後台時已經太遲了。
「這是什麼味道?」
「天啊,到底是哪裡的Omega發情還跑到這裡...」
「我去看看。」
金南俊聽到腳步聲漸漸逼近,連忙把閔玧其扯了起來。那人脫力的身體掛了在金南俊身上,小聲而不絕的呻吟被金南俊用力壓了在自己的肩間。他用自己過大的大衣包裹閔玧其的身體,硬是營造出擁抱的假象、不讓誰看見閔玧其的臉。
隔間的門被打開,金南俊連忙換上驚訝的表情看向來人。
「啊、南俊哥...」面前的後輩看到金南俊抱著一個看不清臉的人,臉容有點尷尬。
「抱歉,剛好就有點忍不住...」金南俊也裝作尷尬地笑了笑;閔玧其的吐息打在他的鎖骨處,熱得令他快要崩潰。「我先帶他回去。」
金南俊的手就著壓住閔玧其後腦的狀態,躡手躡腳地把那人抱出了隔間。他飛快地打過招呼後,就把閔玧其帶到了自己的車上。
他才剛把閔玧其放到副駕駛座上,對方就發出了一聲抗議的輕哼拉住他的手不讓他離開。好不容易安頓到駕駛座,那人又軟若無骨地向他倒來。
—發情期的生物簡直是無法與其講理。
金南俊就著半抱著閔玧其的姿態幫對方扣好安全帶後,又把手按上了對方的大腿;躁動的人這才終於只剩幾聲模糊的輕吟。
金南俊勉強開車回到了閔玧其的住處,那人似乎是剛經歷完一波熱潮,待金南俊停下車時閔玧其看起來也清醒不少—起碼那雙眼睛是張開的、表情也染上了幾分閔玧其的冷漠。
金南俊見閔玧其似是冷靜了下來,便試探地開口。
「你能...自己回去嗎?」
閔玧其閉上眼睛、似是絕望地搖了搖頭。
「那...抱歉...」
金南俊半拖半抱地把閔玧其帶回了公寓,從對方的口袋摸出鑰匙開了門後,又把那人安置到沙發上。
「你的抑制劑放了在哪裡?我可以幫你拿。」
閔玧其虛軟地坐了在沙發上,再次閉著眼搖了搖頭。
「沒有了?那我去幫你買—」
「沒用的,那些是Omega的抑制劑...對我來說無效。」
閔玧其說得沙啞又急促,說完這句後像是用盡了氣力般又只能坐了在那兒喘氣。金南俊覺得有一百個問句卡了在自己的喉頭—不是Omega的話,那閔玧其身上的香味是...?
「你快走吧,在我還能保持理智的時候...你也看到了,一開始的話我就會—」
「我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衝口而出的問題令閔玧其張開了一邊的眼睛,金南俊幾乎是馬上就後悔了;那人盯著他看了良久,才再次緩緩開口。
「上我吧,Alpha。」

4 則留言:

  1. 哇~R君也寫ABO耶!最近才接觸到這類型的文(太落伍的我XD)
    一想到一向對人冷漠的閔糖願意為南俊生孩子就覺得超激動(?)
    所以閔糖不是O那是????B嗎?BETA會發情嗎?(請原諒還不太懂ABO的我...)

    回覆刪除
    回覆
    1. ABO這設定很有趣啊,我好像就是被南糖帶進門的XDDDD
      閔糖的身份(?)會在下篇揭曉請注意收看(X) 謝謝留言:)

      刪除
  2. 我其實也是不太懂得,有看過類似的文章但是一樣不太了解,不過樓主的文章還是比較吸引我!各種不能錯過的小細節都很重要啊!!
    JL

    回覆刪除
    回覆
    1. ABO這個設定雖然感覺都是肉,但有些顛覆性別設定的文真的很好看~比方說有篇英文的錫糖ABO長篇(Bloody paws in the snow)就是主要寫Alpha X Alpha,還有人類和Omega的情節,這種性別設定帶來的化學反應真的超好看啊QQ
      謝謝JL回覆^^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