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1/50 [Vernon/勝寬] Melt

Gap between stories

11/50 [Vernon/勝寬] Melt

這種天氣還要上課根本不人道。
崔翰率往自己冷僵的手指呵氣,效果不彰令他只好把手收進口袋裡;明明已經戴了手套,騎腳踏車還是令他冷得手指發硬。
雖然沒有下雪、太陽也暖暖地照耀著清晨的首爾,但太陽的溫暖顯然和地面還有一段距離。崔翰率不自覺地把身體縮成一團,快步走進課室後才終於放鬆了身體。
因為學生會的工作,他幾乎是最早回到課室的;雖然暖氣還沒有令整個課室都暖起來,但比起冷冰冰的室外已是溫暖了不少。
崔翰率把筆電從背包拉了出來,繼續書寫給外藉英語老師的邀約信;他喝了一口早上媽媽幫他裝進保溫瓶的柚子茶,熱源從喉間瞬間蔓延自全身,令他失去知覺的手指也有了點感覺。
他安靜地與文句奮戰了一段時間、把字句修正得更有禮後,課室才終於有別的人走了進來。
「喔—冷死了!哪有這麼冷的!」
崔翰率皺了皺眉;他實在不喜歡一大早就被打擾工作,看向課室的正門處卻不禁笑了出來。
夫勝寬把自己包得跟一顆球無異,那人一邊哆嗦著抱怨冷、一邊把背包外套甩下來的樣子,在崔翰率眼中跟南極的企鵝一樣。
「有那麼冷嗎?」
他忍不住輕聲地問道,夫勝寬只是抬眼朝他投了個犀利的眼神,然後逕自朝他走來。
夫勝寬把手套往後甩到自己的桌上,崔翰率正想發笑,對方卻把雙手貼上了自己的臉。
他反射性地提手握住了夫勝寬的手。
「我的手超冰的,這樣還不算冷嗎?」
「啊?...噢。」
說實話,崔翰率只覺得課室暖得可怕—不論是被夫勝寬觸碰著的臉頰,還是夫勝寬被自己握住的手掌,好像都只朝他的大腦傳來溫暖的訊號。
夫勝寬似乎擅自理解了崔翰率的無語為同意,滿意地收回手後就奔到牆邊把暖氣往上調;崔翰率的手僵了在半空,像是等待著什麼似的。
—不行。大腦好像壞掉了。
崔翰率拍了拍自己的臉:他的臉好像有點發熱,連他的指尖也能摸出透紅的色彩。
他忍不住把額頭抵上冰涼的桌面—太熱了啊,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融化的。
「你家的柚子茶還挺好喝的耶。」
崔翰率猛然抬起頭來,只見夫勝寬拿著他的保溫瓶、舌頭還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崩潰的低吟。
他好像懂了怕冷的雪人被陽光直接照射時的心情。

2 則留言:

  1. 大大寫的好細膩好溫暖哦!真的非常非常喜歡這一篇!98line好治癒///▽///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喜歡的話就太好了!然後請不要叫大大啦請叫我R←
      98line真的非常可愛,超喜歡看他們互相逼瘋(X)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