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A.P / 90line] A step closer #8

A step closer #8 以借用為藉口
★舊文重發。題目來源已遺失,主題為≪片思い以上両思い未満な二人のお題10≫。

「把你自己借給我一天吧。」
「哈?」
金力燦本來在整理筆記,在聽到方容國這句話後抬起了頭。
「我說,我想把你借走一天。」方容國的樣子看起來有點緊張。
「為什麼要用這個動詞...」金力燦嘀咕,看到方容國的臉後不禁覺得好笑。「我說阿,你今天是怎麼了?氣場很奇怪阿。」
「沒有怎麼。」方容國乾咳了一下。「你星期天有空嗎?」
「就算我說沒空你也會來我家把我拉走的吧。」金力燦蓋上筆記本。「怎麼,又是陪你在房間內發霉嗎?」
「你遲點就會知道了。」方容國從金力燦的襯衣口袋中熟悉地抽出一顆糖果,故作淡然地削開包裝。「那我先去忙了。」
「哦好。」金力燦疑惑地看著方容國離開課室時撞到了門把的笨拙背影。
怎麼想這人都有事在瞞他阿...越想越不對勁,金力燦以手撐著臉,嘴裡咬著相同味道的糖果。
不就是約他而已,方容國為什麼會那麼緊張呢?
那個總愛把他的時間表隨意改動的人甚少在事前好好地邀約,一般都是直接要他把時間空出來;而且方容國總是會在一開始就跟他說明當天要做什麼,這樣故作神秘實在不是他的風格。
方容國絕對是在策劃些什麼。
金力燦用力咬碎了口中的糖果,芒果的味道迅速在齒間擴散開來。
對了,方容國明明就不喜歡這種糖果的阿...今天怎麼主動向他拿了呢?

到底是什麼事令方容國變得這麼反常呢?

金力燦雖然一直抱持著同樣的疑問,但是星期天前的好幾天他差不多沒能跟方容國說上話;那人一向都把時間表塞得滿滿的,可是金力燦完全不知道對方在忙什麼還是第一次。
他的母親差點就懷疑他們吵架了-要知道他們總是像連體嬰一樣黏在一起,而這幾天方容國總是在學校睡覺,而且一下課就不知道溜到哪去。
據方容國的姐姐提供的情報,他好像天天都很晚回家,就是在家裡也是把自己關到房間內。
金力燦心中的疑雲漸漸變成擔心,但是他不敢去打擾對方-方容國認真起來誰都阻止不了,他也沒笨到去問對方在忙什麼。
反正方容國總會讓他知道的。

金力燦不安地在星期天早上醒來時,床邊居然已經坐著那個令他一直惦記的人。
「早安。」方容國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揉了揉金力燦睡覺時弄得亂七八糟的頭髮。
「你怎麼在這?」金力燦對這個突然的出場方式感到驚訝,也顧不上方容國的笑容加深的同時把自己的頭髮弄得越來越亂。
「來接你的阿。」
方容國的笑容過於好看,金力燦心中的那句「沒這個必要吧」就這樣硬是卡了在喉嚨。

金力燦本以為方容國只是和他出門逛逛,踏出家門後卻發現外面停著一輛機車。
「你的?」他對方容國挑了挑眉。
「向酒吧的服務生借的。」方容國聳肩。「上去吧,頭盔在這。」
金力燦抓著身下的皮椅套,看著方容國熟練地發動了機車後才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等一下,你有駕照嗎?」金力燦還來不及阻止,機車就開始在住宅區奔馳了。
「什-麼-?」方容國在吵耳的風聲及引擎聲中大喊。
「你-有-駕-照-嗎-?」金力燦也只好回喊。
車子猛然在信號燈前停下,金力燦一時反應不過來倒了在方容國的背上。
對方只是回過頭來,臉被頭盔蓋住了看不清表情。
「我沒有駕照阿,所以你得抓緊了。」
「什麼?!」
金力燦正想開罵,但信號卻正好在此時轉綠,非法駕駛的機車又在他的驚惶中呼嘯而去。
他的手只能死死地抱緊方容國的腰,頭-不,頭盔-埋在方容國的背上不敢去看身邊快速消逝的風景。
「我等下一定要宰了你。」他咬牙切齒地在等待又一個信號燈轉綠時在方容國身後咒罵。
「悉聽尊便。」
方容國的聲音絕對是在笑。金力燦還想罵些什麼,機車又再跑了出去。

金力燦只顧著在心中把方容國問候個遍,完全忘了要問對方他們的目的地在哪;他也沒有留意到自己其實已經在機車上待了很久。
所以當他在機車停下的同時再也聽不到屬於城市的嘈雜時,他的確覺得很驚訝。

「你把我帶到哪去了?」
「嗯哼-歡迎來到我的秘密基地。」

方容國裝模作樣地對金力燦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他這才看清了方容國身後的建築物。
是一座建在河邊的廢棄倉庫。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