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A.P / 90line] A step closer #7

A step closer #7 情人節要怎麼辦阿
★舊文重發。題目來源已遺失,主題為≪片思い以上両思い未満な二人のお題10≫。
「你一直不交女朋友的話情人節要怎麼辦阿。」
「情人節嗎?寫歌阿。」
「就不想吃女孩子親手做的巧克力嗎?」
「我不喜歡甜食。」
「......」

戒指事件被方容國強硬解決後,他們兩人又恢復了本來青梅竹馬的關係;只是金力燦還是有點在意兩人的距離,偶爾會懷疑他們是不是真的有點曖昧了。
金力燦覺得如果方容國交女朋友的話自己也許就不會這樣亂想,當然這也只是一個假設-萬一他真的喜歡方容國的話,可能會想要把他的女朋友殺掉。
雖然如此,但他最近開始一直讓方容國去交女朋友,當然對方只是埋頭於他的電腦、吉他和電子琴上,完全無視這種在他看來「無營養」的建議。

「在家裡做音樂絕對比去跟女孩子看電影更有意義。」
「你是覺得看電影無意義還是跟女孩子去看電影沒有意義?」
「因為不是跟喜歡的人去看所以更沒有意義。」
「你可以試著喜歡她阿。」
「金力燦你真的好煩,就不能放棄女朋友這個話題嗎?」
「明明是你讓我來提供靈感的...」

金力燦不滿地倒回方容國的床上,手中抱著方容國的電吉他亂撥著弦。
愛情這個題材不好嗎?方容國如果在學校抱著木吉他唱自己寫的情歌一定會吸引一堆女孩子倒追的阿...
咦?
好像想到了不錯的主意?

「容國阿~」金力燦討好地黏上方容國的背上摩蹭。
「你又想出什麼餿主意了?」對方的眼睛死盯著電腦螢幕。
「沒什麼阿~」金力燦壓下在心中的奸笑。「我只是在想,你應該在學校表演一下自己寫的歌的。」
「不要。」方容國馬上回絕。
「誒-有一個表演的舞台不是很好嗎?」
「我沒有在學校內引起注意的興趣。」
「但是一直不表演很可惜阿。」金力燦佯裝嘆氣。
「說起這個阿。」方容國回過頭來。「我下星期應該要在酒吧演出。」
「誒!」金力燦用力眨了眨眼。「真的嗎!我怎麼一直都不知道這件事!」
「因為你之前刻意無視我。」方容國又露出了那種很恐怖的表情。
「咳咳。」金力燦心虛地乾笑。「我可以去看嗎?」
「可以,不過因為我們都是未成年所以得低調點。」方容國壓下了聲音。「別跟其他人說,這是我跟你之間的秘密。懂不?」
「嗯。」金力燦飛快地點頭。
「那下星期六晚上我去你家接你。」

金力燦不敢怠慢,在當天晚上翻箱倒篋請出了自己甚少穿的衣服,結果因為找衣服花了太多時間而差點兒遲到。
「你穿那麼好看幹嗎。」在黑暗下,金力燦無法看清方容國的表情。
「誒,因為是你的演出阿。」金力燦回答得理所當然。
方容國摸了摸鼻子沒有再說話;金力燦覺得他可能是害羞了,瞬即心情大好。
金力燦被安頓到酒吧二樓的VIP室,正好可以完整地看到舞台;方容國答應他演出完結後便會過來找他,他也樂得乖乖坐在沙發上喝著果汁等待演出開始。
方容國表演的是其中一首金力燦有提供意見的曲子,但金力燦想不到的是-那人居然還真的在介紹歌曲時提到他了。
「我今天要表演的歌是我和...一個很特別的人一起作曲的,希望大家會喜歡。」
說罷還抬頭看向VIP室,正好對上金力燦驚訝的視線。
很特別的人...嗎?
這個介紹方式還真是令人聯想浮翩...

方容國進來的時候金力燦還沒有從驚訝的狀態中恢復過來,腦子一團亂的也沒有察覺有人進來了這件事。
「你發什麼呆。」方容國無奈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誒、誒?」金力燦猛地轉過身去,差點扭到了脖子。
「看到我用不著那麼驚訝吧。」方容國坐到了他的隔壁,拿起小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後露出厭惡的表情。「好甜。」
「哎...咦你為什麼喝我的果汁!」
「渴了。」
金力燦只能無言。方容國一臉期待地看著他,發現金力燦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又開了口。
「怎麼,我的表演做得不好嗎?你怎麼一點感想也沒有。」
「...做得很好。」金力燦坦率地稱讚了對方。「但是我不懂...很特別的人?」
「那個不是重點阿。」方容國失笑,伸手揉亂金力燦出門前苦苦打理的頭髮。
「我只是覺得有點奇怪...」
「剛剛經理說也許可以讓我一個月來一次。」方容國打斷金力燦的小聲嘀咕。
「真的?」
「嗯。所以不要打那種讓我在學校表演的主意了。」
「誒...」他的目標明明就是要為方容國找個女友。

「還有阿金力燦。」
「哎?」
「就算我的演出是在情人節晚上你也一定要來看。」

方容國的笑容令金力燦的心馬上就慌了。
情人節...真的可以在一起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