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A.P / 90line] A step closer #6

A step closer #6 不來玩嗎?
★舊文重發。題目來源已遺失,主題為≪片思い以上両思い未満な二人のお題10≫。

自從收到那只尾戒後金力燦就一直有意地避開方容國;他需要一點時間來認清他們的關係,畢竟戒指該不是普通朋友間會互相贈送的東西...更何況是那麼貴的戒指。
他知道自己對方容國的感情早就不再只限於朋友:他們是最要好的朋友,是家人,更是最清楚對方的人。但是這到底構不構成友情以外的感情,金力燦完全不知道。
他很疑惑方容國這樣做的意義,他猜不透。方容國本來就不是一個很重視禮物的人,金力燦多年來鮮有從他手中收到禮物-而這次的尾戒實在是一個例外。
他不懂阿...到底為什麼?
難道方容國這樣做別有用意?他也不是那種會給其他人準備驚喜的人...

金力燦伏在書桌上,雙手在頭髮間翻來翻去的很是煩惱。
他覺得自己不應該那麼在意這麼一件小事,但是他又無法不去猜方容國的心思;那只惹禍的尾戒現在就躺了在他的面前。
好煩惱好煩惱好煩惱阿阿阿阿阿-

為了這件事他已經一星期沒有跟方容國好好說過話了,他很清楚對方絕對已經開始起疑。
別說笑了,他平常差不多每天都到方容國家裡,而現在他已經一星期未有踏進那大門了-說真的,他的母親和阿姨沒有因此而問東問西他已經覺得很難得了。
方容國倒是很想逮住他,但是金力燦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句學生會最近很忙就把對方的嘴堵住了。
當然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這樣子躲一輩子...
裝沒事似乎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但是金力燦不確定自己是否應該把握這個機會去把他們的關係說明白;而且收下那麼貴重的禮物後裝沒事好像也不太對。

手機一陣震動,金力燦分神地看了一眼螢幕:是來自方容國的短訊。
又是邀他過去玩吧。
金力燦隨便回覆了一句沒空就把手機關機了-他目前不需要方容國來把他的心思弄得更混亂。
只是他似乎忽視了方容國的行動力。

三分鐘後金力燦拖著不情願的身體去應答那響個不停的門鈴時他才發現自己忽視了這個問題。
方容國就站在他的門外,臉色不善地瞪著他。
「你怎麼來了?」金力燦強裝鎮定,完全沒有任何要邀方容國進去坐坐的意思。
「進去再說。」對方的聲音比他更冷冰冰。
「我在忙。」
「你最好是在忙。」方容國不費吹灰之力地繞過他,徑直走到他的房間。
金力燦只能鎖上門,在方容國身後毫無意義地抗議;對方完全不管他。
他只好無視姐姐疑惑的眼光,跟著方容國走回自己的房間後鎖上房門。
「你到底是怎麼了?」金力燦靠在門上,瞪了瞪那個在他的床上盤腿坐著看起來比他更生氣的人。
「這句話應該由我來問你才對吧?」方容國挑起了眉。「一直避開我、不跟我說話,而我們都很清楚你根本就不忙?」
「我很忙阿,學生會最近-」金力燦打算搬出學生會當擋箭牌,但馬上就被打斷了。
「學生會最近什麼活動都沒有。」方容國瞇起眼,視線令金力燦不禁有點心慌。「你為什麼要騙我?」
「我...」金力燦一直自豪的腦袋這時卻當機了。
「我不認為我有做過要令你無視我的事情。」方容國的語氣依然很冷。「突然就被你冷落,應該生氣的人是我吧?」
「......」
「金力燦,如果你覺得無視我就可以解決你最近在煩惱的問題,那我可以告訴你我最討厭別人這樣子對待我。懂不?」
「......懂。」金力燦知道在這個時候再去反駁方容國沒有什麼好處。
「那你是不是應該道歉?」
「......」但我煩惱的原因是你阿。
「不道歉嗎?」方容國又瞇起了眼,危險的氣息令金力燦只能沉默。「不道歉的話就是懲罰了。」

金力燦還來不及逃,對方已經走到了他的跟前。他的身體被鎖在方容國和門中間,動彈不得。
「閉上眼睛。」方容國的命令完全不容許他作出一絲的反抗。
金力燦只好依言閉起眼睛,無法猜測對方下一步會做什麼;他感到對方的鼻息靠得好近好近,但是他完全不知道對方的用意是什麼。
他覺得自己等了像是永恆一樣久的時間,臉上暖暖的氣息沒有移開,冷汗在他的背上滑下-然後他聽到啪的一聲,接下來的是額頭上的劇痛。
「阿!」他不禁捂著額頭蹲到地上,張開淚汪汪的眼睛時方容國的臉雖然還是一臉不爽但已經柔和了很多。
「晚飯後來我家,我要寫曲。」方容國扭開門把,低下頭看他。「你不出現的話就死定了。」

金力燦點了點頭,方容國就走出去了。
他按著慌亂不已的心臟跌坐在地上,心跳久久無法恢復正常。
剛剛那距離...他差一點就以為方容國要吻他了。
臉上還保留著對方的溫度,金力燦覺得自己的腦袋比起剛剛更混亂了。


2 則留言:

  1. 從#1看到#6
    我的心情也跟著Up and down啊ㅠㅠㅠㅠ
    夜遊的時候牽手真是太好了、雖然只是基於被一隻小松鼠嚇到的意外事故但還是好暖
    抱在一起睡又美好又膽卻啊...可是光想像金力燦縮在方容國懷中睡著的畫面就覺得好美(*´∀`)~♥
    明明很不確定對方的心意卻還是這麼親密的相處著
    光是這樣看就覺得心裡酸酸的。・゚・(つд`゚)・゚・
    戴戒指的時候也是 大概會有那種"要是真的在一起就好了"的心情吧
    方容國那種若即若離(才沒有)的態度也讓人很不好啊(◞‸◟)

    謝謝R大餵食(希望你不會介意這個稱呼)
    潛水這麼久第一次留言真的好緊張啊(つд⊂)

    回覆刪除
    回覆
    1. 阿根你好♡ 不用緊張的我不會咬人只是有點變態(?

      曖昧是一個煎熬又甜蜜的過程,共處的時候總是會貪心地想要再靠近一點,分開後的話就會覺得困惑吧? 雖然關係還不確定、也總覺得對方即若即離的,但在一起以後都會是美好的回憶吧:)
      轉念一想其實一直不讓方容國靠近的金力燦也很可惡啊(等等

      感謝阿根留言♡ 然後請叫我R就好XD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