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A.P / 90line] A step closer #5

A step closer #5 這個、喜歡嗎?
★舊文重發。題目來源已遺失,主題為≪片思い以上両思い未満な二人のお題10≫。
金力燦在自己的家門前不善地盯著那個打擾他練習長鼓的人。
「我媽讓我去買新衣服好出席表姐的婚禮。」
「所以呢?」
「她說你的品味可以免去一場災難。」
「所以你就把災難留給我了嗎?」
「我請你吃飯。」
金力燦作勢關門。
「再加一客甜品。」方容國硬是用身體堵住門。
「...上一次那家超級貴又怎樣都吃不飽的日本料理。」金力燦讓步了。
「...好。」
「我現在去換衣服,你進來等我吧。」
金力燦在心中暗暗對方容國的錢包道歉-不過惹禍的是方容國,這他可沒忘。
敲詐一頓飯並不過份吧?

金力燦看著方容國試了一件又一件襯衣,咬著下唇不知道要選哪件比較好。
「我就那麼不適合穿襯衣嗎。」方容國有點洩氣地坐在更衣室內的椅子上。
「誒?」金力燦裝聽不清楚。
別說笑了,就是因為你穿每一件看起來都那麼好看我才決定不了的阿。
不需要太正式的,那樣的話...只要純色的襯衣就好了吧。
金力燦從衣架上挑了兩件襯衣,拿到方容國面前。
「我覺得這兩件你穿起來都不錯。」
「那就要藍色的吧。」
「好。」金力燦把那件襯衣塞到方容國懷裡。「你手上的那件自己拿去付錢,我去把其他的還給店員。」
「挑了一個多小時才買了襯衣而已阿...」方容國嘆氣。
「我還沒開始抱怨呢,方容國。」
「距離買完全部衣服還要花多久?」
「這得看你的合作性了。」
金力燦輕踢了一下方容國,對方自知理虧地摸摸鼻子去付款了。

雖然兩人都想快點完成購物,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適的褲子令他們很煩躁。
方容國挑的藍色襯衣恰好就是跟什麼褲子放在一起都怪怪的。
「早知道會這樣我開始時就不挑這件了...」
「這完全是你的問題。」
金力燦拿過另一條褲子往方容國身上比,然後又搖了搖頭。
「不行阿。這樣子完全不配。」
「隨便穿一件不行嗎?」
「絕對不行。」

當他們終於完成購物的時候,方容國已經快要倒下了。
「你也太弱了吧。」
金力燦站在櫃台前等待結帳,方容國聽著收銀機嗶嗶的聲響嘆了一口氣。
「今天花太多錢了...」等下還要請金力燦吃飯。
「你活該。」金力燦心情很好地回話,無聊地把視線移往一旁的首飾櫃。
看起來挺有趣的。
「欸,我去那邊看一下噢。」
「隨便。」
金力燦把無精打采的方容國留在櫃台旁,徑自走到幾步外的玻璃櫃。
他必須承認自己一下子就看上了放在中央的那只尾戒;簡單的設計不管配搭什麼衣服都顯得很適合,但是跟比起其他尾戒又更為特別。
視線再往下一點...這個價錢可不便宜阿。金力燦皺眉。
也不是沒有錢買,不過...就是覺得一只尾戒不應該花上自己的大部分零用錢。
算了。
他正想走開,背後卻蹭上來一只大型犬。
「在看什麼?」方容國低沉但此刻十分慵懶的聲音傳來。
「沒什麼。」金力燦聳肩。
「那只尾戒嗎?」方容國一下子就看出了他看上的飾物。「阿-設計不錯嘛,而且看起來就是你會喜歡的那種。怎樣,想買?」
「沒有。」金力燦不想自己對這只尾戒再有留戀,搖了搖頭。
「那我們去吃飯吧?」
「嗯。」

那天的外出當然是在方容國的慘叫下完結的。金力燦絕不會忘了方容國在付款時的表情-那表情令他萌生了一點點點點的罪惡感,不過他還是很滿意。
一個星期過去了,金力燦一想到方容國的表情心情依然會突然變得非常好。這個星期天的午後,他躺在方容國的床上,開心地抱著對方的娃娃打滾。
「到底是什麼事令你那麼開心阿。」方容國終於忍不住扭過頭去問他。
「沒什麼事阿。」
「沒什麼事能令你開心成這個樣子?」
「就是想到上星期好好地敲詐了你一筆,覺得很滿足而已。」
「你這小子-!」
方容國撲到床上,在金力燦的面前揮舞著拳頭;而後者一邊笑一邊躲,絲毫沒有不悅的神色。
「那天我都要破產了好嗎,你這個混蛋。」
「我就是混蛋,怎樣?是你打擾我練習在先的。」金力燦用力推開方容國,坐了起來。
「對了,說起上星期...」方容國跳下床,在書架的最高層拿了一個小盒子拋給金力燦。「這個給你,我記得你很喜歡的。」
「什麼東西?」金力燦完全摸不著頭腦。
「打開不就知道了嘛。」

金力燦小心地打開盒子,然後在看到內容物後不禁小聲低呼。
是那只貴得要死但他偏偏又喜歡得緊的尾戒。

「這個很貴好嗎方容國!」
「你都壓榨我那麼多了,再買這個也差不了多少嘛。」
方容國拿起盒子內的尾戒,套上金力燦的小指。

「而且你戴起來很好看阿,沒什麼不好的不是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