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TS / 主V國] Little Star 01

Little Star 01
★CP混亂注意。

金泰亨覺得那個小孩子實在是不太對勁。
前幾天他一如既往地登錄交友軟體,逛了好幾個人的頁面後卻突然有一個素不相識的男孩子來敲他,聊了不到三句﹙你的資料照片是本人嗎?現在也在找床伴對吧?-問題單刀直入得令自認為思想開放的金泰亨也著實被嚇到了﹚,那孩子就馬上拋了個空閒的時間給他約出來開房間。
金泰亨和他約好了地點時間後,對方連珠砲發的超直接發言才緩了下來。
【對了】
金泰亨正想下線,對方卻發來了一張照片;照片內的男孩面無表情,只是那稚氣未脫的臉蛋分明地出賣了當事人的年齡。
【我還沒成年  放心不會跟你上完床就告發你  不想做就拉倒】
金泰亨的額間掛上三條黑線﹙現在的高中生都這麼開放嗎?他不禁換上了老氣橫秋的語調﹚,內心掙扎三秒後好奇心正式把他的良知技術性擊倒,手指快速地按了個【沒關係】發送。
-他倒是有興趣知道,這麼一個進擊的高中生到底是為什麼會約他上床。

田柾國和金泰亨約好了在一個星期三的晚上見面;金泰亨才在約定的旅館門前沒等了多久就看到對方穿著校服、背著背包走過來的身影。
怎麼看都像是自己在誘拐未成年啊,他想。
田柾國走近了後毫不客氣地上下打量金泰亨,然後才上前自報姓名;那孩子現實中和軟體上一樣說話簡潔有力,直截了當的回答令金泰亨這種外星人也活潑不起來。
田柾國在櫃台拿了鑰匙後就逕自走在前頭,絲毫不回頭看金泰亨。
「你不用上晚自習?」
「蹺了。」
「那學院呢?」
「蹺了。」
「…你不是唸書的型?」
「與你無關。」
田柾國俐落地開了門,把鑰匙拋到一旁,背包就那樣甩到地上。
他反手把金泰亨扯進房間裡,把門草草鎖好後拉扯著對方把人推倒在床舖上。他一點也不含糊地開始解領帶脫襯衣,把鈕扣都解開後徑直跪坐到金泰亨胯間,雙手撐上金泰亨脖子兩側的床單。
田柾國瞇起眼把臉湊近的樣子看起來充滿了和剛剛一連串動作相符的氣勢,但金泰亨卻看出了對方極力掩飾的慌張。
他以雙腿扣住對方的腰,毫不費力就逆轉了兩人的位置。田柾國的撲克面具失蹤了一瞬;然後那人又回復了木無表情。
田柾國二話不說就把金泰亨的頭壓下來啃他的唇,雙手往他腰間一摸就把衣襬扯了起來;全無章法的吻倒不如說是像在發洩,金泰亨被咬了滿口血腥後覺得有必要好好掌握主導權管教身下那小孩子。
「冷靜點啊喂。」金泰亨單手把田柾國那雙不安份的手按到枕頭上,另一手擦了擦自己唇上的傷口。「這麼粗暴可不行啊,你該不會連A片也沒看過吧?」
「閉嘴。」田柾國怒目以對。「那與你無關
「你不是來找我上床的嗎?我得了解一下自己的床伴才行啊。」金泰亨從床舖的一角撈起了被田柾國遺棄的領帶,麻利地把他的手腕綁到一起後打了個蝴蝶結。「聽話點,要不疼的人只會是你。」
那樣子亂啃亂咬的,不是獅子就是處男-而金泰亨很快就證實了田柾國絕對是後者。
從知道自己無法掙扎開始,那孩子就一直死死地咬緊牙關;金泰亨從對方的耳朵開始輕撫著探索那青澀的身體,田柾國很明顯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體的敏感點-每當金泰亨的指尖搔刮著撫過一片特別敏感的肌膚,一聲自牙縫間溢出的呻吟就會伴著身體的戰慄向侵略者回報攻城再次成功。
田柾國眼神中的驚慌混著不服氣的叛逆,摩擦而生的細微火花看得金泰亨無比著迷。
他把對方的校服褲子也拉了下來,內褲包裹著的半挺硬物便無所遁形;金泰亨戲謔地隔著內褲以指尖描繪出對方性器的形狀,只惹來了一聲壓抑在喉間的低吟。
「果然是高中生啊,被摸一摸就不行了。」
「閉、閉嘴…」
田柾國的氣息不穩,但依然嘴硬;金泰亨也懶得拆穿那小孩的倔強。
他只是直接把身下那孩子的內褲也扯下來甩到床邊,往後退了退身體就低頭含住了田柾國挺立的下體。
田柾國發出了一聲清晰可聞的驚叫,然後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
金泰亨內心湧起了一陣滿足感;他以舌頭沿著柱身舔舐,不慌不忙地把頂端再次含進口裡,開始吞吐的動作。
那孩子沒一會就在他的嘴裡射了出來。
金泰亨毫不避嫌地以袖子擦了擦嘴邊的精液,不意外地看到身下田柾國羞紅著別到一旁的臉。
「還要繼續嗎?」他問道,修長的手指稍稍用力捏住了田柾國的下巴,逼對方看向自己。
田柾國不耐煩地點了點頭,看到金泰亨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又躁動著想要翻身壓倒對方;金泰亨沒讓他得逞,伸手按住田柾國被綁住的手腕時以額頭抵上對方的額。
「你在顫抖。」他簡短地指出。田柾國的眼神明顯閃過一絲慌張;然後金泰亨又看到了那孩子故作鎮定的樣子。
「你在害怕?」田柾國挑釁地看進他的眼內。「與高中生上床令你良心不安嗎?」
金泰亨只是勾起了一個微笑。
「你來的目的不是想要上床,或者這麼說好了你不是為了快感而來。」
那樣的一句話逼得田柾國無話可說,一時無法隱藏的慌亂令金泰亨更相信自己的想法。他放開了對田柾國的拑制,徹底退了開來。

腕間的領帶被解開,酥麻的雙手一時使不上氣力,令田柾國也只能愣了在床上動彈不得。他聽見細碎的腳步聲,猜想是金泰亨走開了後又帶了什麼回來。
身旁的床舖再次陷了下去,在田柾國能作出反應前清涼的毛巾已經撫上了他的身體;他眨了眨眼睛看向隔壁那個專心地擦拭著自己身體的人,一時竟感到疑惑。
在逞強與羞憤之間,連他自己也沒發現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清涼的毛巾擦去了那層令人不安的黏膩感,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問號:為什麼不跟他上床?為什麼如此溫柔地幫他擦乾身體?
然而那些疑問卻硬生生地卡了在田柾國的喉嚨,令他一個字都吐不出來。金泰亨把他的胸背大腿都擦了個遍後,就把毛巾拿回了浴室;那人再走出來時,表情平淡得叫田柾國看不出一丁點的感情起伏。
「我預約了三小時的房間,現在距離退房還有一點時間,你如果累的話就睡一下吧。」金泰亨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向他說話。「等下我會把你送到車站,這種時間高中生在這種紅燈區出沒總有點危險。」
「你不是...」來跟我上床的嗎。田柾國不知為何突然失去了說話的勇氣。
「如果有人看到你剛剛那樣子的話,應該會覺得我想要強暴你吧。」金泰亨低頭開始按手機。「我不是這一系的。你還是快把衣服穿起來吧。」
「我不怕。」田柾國急急回道。「你不用管我
「不要。」金泰亨斷然拒絕,抬眼看了田柾國一眼。「我倒是想要知道你這麼想被上的原因是什麼,高中生。」
田柾國咬了咬牙,沒有說話。
幾天前喜歡的人偶爾對他說的話猶在耳邊。

要交往的話還是那種有經驗的比較好吧,我可不喜歡帶小孩的感覺呢。
我喜歡那種能與我處於水平線上的人。

那天以金泰亨送他到車站、目送他乘上列車作結。田柾國知道自己的計劃敗得一塌塗地,內心除了氣金泰亨外更氣懦弱的自己。

田柾國煩躁地抓亂了頭髮,踏進空無一人的家。

2 則留言:

  1. 難以形容的好喜歡♥♥
    金泰亨溫柔攻好誘人♡♡♡
    果果傲嬌好誘人(///)
    要流鼻血了(^!^)
    等更文♥
    支持支持♥

    回覆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