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VIXX / LeoN] 3 words, 8 letters

3 words, 8 letters
★UTOPIA賭局找數系列。 
request from 小飛



一般男人每天會說二千句話;車學沇猜鄭澤運一星期說的話加起來也不一定有二千句,不過那當中最少有一半是只有他能聽到的。
「說,你是誰的?」
從後穴傳來的一波波快感令車學沇濕了眼睛,身上男人的衝撞令他連呻吟也是破碎的,夾雜著哆嗦抽泣和臉上的淚痕讓他看起來一臉狼狽。他想要張嘴回答,唇間溢出的卻只有無意義的散碎單音;他無助地看著鄭澤運在自己上方的臉。
「快說。」
特別用力的一次頂弄令車學沇忍不住失聲叫了出來,身下的強烈快感令他一時只能又哭又叫地求饒。
「我...我是、哈啊,是你的-哼嗯...」
「誰的?」又是一陣緊扣著他腰間的猛烈抽插,令他差點無法繼續堅持與鄭澤運對視。
「澤、澤運的...嗯嗯、別,不要那樣...!」
鄭澤運沒有停止身下的動作,一輪令車學沇搖著頭求饒的快速抽插過後,他才緩了緩動作,低下頭往車學沇上仰的脖子上留下成串的吻痕。九淺一深的抽插變成了有力的頂弄,緩慢但更挑逗的動作令車學沇又開始了不絕的喘息。
鄭澤運的手撫上車學沇大開的腿間,從膝蓋內側一直沿著滿佈大腿的吻痕下滑著摸到那人的囊球;他以指尖輕掃過兩球後,直接握住了對方已經硬得不像話的陰莖開始套弄起來。
「澤運、不-啊啊-」
濁白的液體自頂端噴出,精液沿著柱身流下,沾滿了鄭澤運骨感分明的手;他把仍然挺立著的陽物自對方的緊穴內抽出,以剛剛幫車學沇手淫的手套弄了幾下自己後把手指按到車學沇的唇上。
還沉醉在高潮餘韻中的人迷迷糊糊地就本能地伸出了舌頭開始舔乾淨鄭澤運的每根手指,粉紅的小舌纏繞著把指間的白液勾走,畫面淫靡得令鄭澤運差點就那樣射出來;他稍緩呼吸,待車學沇把他手上的精液都舔走後便抽離了手。
在他身下的人還喘著氣,眼神迷濛得令他又差一點把持不住自己。他拉起了對方還軟綿綿的身子,讓對方趴伏在自己大腿上後便靠著牆壁坐直了身體。
車學沇的臉貼著他的大腿,漂亮的大眼睛向上看著他;他忍不住愛憐地幫對方撥開了汗濕的瀏海。被摸到頭的人瞇起了眼睛,像是貓一般又不自覺地蹭了蹭他的腿根。
鄭澤運覺得自己硬到發疼了。
「幫我。」他的聲音低啞,壓到車學沇後腦的手稍稍用力地把那人的頭往自己的胯間壓去。「用口。」
車學沇的眼神閃躲著不敢看眼前那叫囂著需要他注意的碩大,他害羞地看了看鄭澤運後又以舌頭舔了一圈唇才半推半就地把舌貼上了那火熱的陽物。
他以舌頭從根部一直舔到頂端的小口,閒著的手也悄悄地摸上了下方的兩顆小球,一再溫柔地愛撫著;他的眼睛一直看著鄭澤運的臉,無辜的眼神與淫穢露骨的動作形成的反差令鄭澤運有了想按著對方的頭狠狠操幹那小嘴的衝動。
車學沇撐起了身子,趴跪在鄭澤運的腿間幫他口交;他一遍遍地用喉頭擠壓著末端,又沿著脈動以舌頭舔弄柱身。
最後,他握著對方的陽物,把頂端抵到自己的唇上。他直直地看進鄭澤運的眼裡-他能那雙半瞇著的眼睛中看出來,他的男人很享受這種待遇。
他最後一次以舌滑過那溢著白濁的鈴口。
鄭澤運低吟了一聲,噴發的精液便染了車學沇一臉;他包覆住車學沇握住自己下身的手上下擼動,剩下的液體也就斷斷續續地射了出來。車學沇像是幼貓一般探著舌頭把鄭澤運的陽物舔得乾乾淨淨,鄭澤運平緩了呼吸後也拿來了床頭櫃上的面紙把車學沇臉上還沾著的白色液體擦去。
兩人躺在床上,車學沇帶了點撒嬌地依進了鄭澤運的懷裡。他把身體貼近對方,雙臂也緊緊地環著對方的肩不放。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他們就這樣享受著性愛後的慵懶。
車學沇很清楚自己大概也已經沒有力氣說話了;每次跟鄭澤運做愛後他總是會因為過多的快感而叫到嗓子沙啞,也因此常被鄭澤運揶揄他在床上也不比平常安靜。他知道鄭澤運雖然嘴上不說,但實際上非常喜歡看到在情事後滿身吻痕、聲音低啞的自己-那能滿足鄭澤運的佔有慾,而那種被全盤佔有的感覺車學沇也是十分享受。
「說你愛我。」他捧著鄭澤運的臉,半是撒嬌半是認真地說道。他其實不怎麼期望鄭澤運會真的乖乖依他的話去做;那人對他的愛向來就不是用言語表達的。
「我愛你。」
鄭澤運的眼神比平常更認真;倒是車學沇驚訝地眨了眨眼。
「我應該是有幻覺了吧...」他低頭呢喃,然後再一次看向鄭澤運。「再說一次。」
「我愛你。」
「啊啊、怎麼辦...」
這次倒是車學沇掩住了自己的臉,害羞得不敢直視對方;他沒想過說服鄭澤運開口居然那麼簡單。
鄭澤運發出了一聲輕笑,然後把逕自害羞的人納進了懷裡。
「我愛你。」
他又在對方的耳邊重複了一次;在昏暗的燈光下,他也能看到對方的耳朵悄悄紅成了一片。
車學沇從指間露出眼睛偷看鄭澤運的臉;被看的人又壓不下嘴角上揚,輕輕撥開那雙手後吻上那雙只屬於他的唇。
我愛你。
那是只有車學沇才能聽到的話。

2 則留言:

  1. 有種果然就是鄭澤運的作風
    在大家面前都不說些什麼、表達什麼
    私底下兩人時,完完全全佔據著對方
    超級主動!!!
    而車學沇比在外面時更愛撒嬌
    但在面臨對方的主動又害羞的不得了
    根本絕配的兩人呀~

    天呀~天呀~
    在大半夜時間看見如此閃的兩人
    根本無法入睡了~
    (能提神的不只有咖啡...)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畢竟鄭大人也是天蠍座XDDDD 應該也對戀人的佔有慾非常強吧(O?)
      我覺得他完全是私下會佔有慾爆發的類型///
      至於車NN絕對是會更黏人的類型吧XDDD 感覺會很喜歡skinship XDDD
      雖然是用不同的方法表達出喜歡,但我覺得他們都會想要與對方長時間黏緊緊獨處XD

      哈哈哈對不起令你無法入睡了(?) 還是謝謝留言:D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