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VIXX / LeoN] Tension

Tension
★UTOPIA賭局找數系列。
request from 阿燃



車學沇怒氣沖沖地走進辦公室裡,把不發一語的鄭澤運留了在後頭;他繞到辦公桌後坐下,看到鄭澤運漠然的表情後怒火又再一次點燃了他的神經。
「你到底-」
「我沒想過貴為一國之君的你會是個膽小的窩囊廢,學沇。」鄭澤運倚著鎖上了的門,冷冰冰地開口。「寧願忍讓鄰國的挑釁,也不願出兵平定北方邊界的糾紛。」
「不出兵就是窩囊廢?你覺得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戰爭嗎?」車學沇哼了一聲。「笑話,我真好奇你和我一起唸了那麼多年書,都唸了些什麼進腦子了。」
「那你來解決問題啊。」鄭澤運也有點上火了。「要割城嗎?還是和親?把公主賣過去可以換來多少年的平靜?十年嗎?」
「不要逼我覺得你主張出兵只是為了堵那群老臣的口,鄭澤運。」車學沇瞇起眼睛。「將軍的工作不只是攻打鄰國而已。」
「你是說我在多管閒事嗎?」鄭澤運冷笑。「我還能比現在更多管閒事呢。」
車學沇看著對方一步步地走近自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又倔強地堅持盯著鄭澤運的眼睛看;鄭澤運走到他的身側,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後狠狠吻上他的唇。
車學沇的大腦短路,無助地眨了眨眼睛後意識才終於接通了他的神經。他用力推開鄭澤運,以衣袖狠擦過自己的唇。
「別以為你可以濫用我對你的感情來對我為所欲為。」車學沇怒斥。「不要以為你能上我就代表我得對你的每一個決定妥協!」
「我只是不想再看到那群人再用北方的事向你施壓而已!」鄭澤運也怒吼回去。「你比我更清楚忍耐不能解決問題!」
「我不想在沒有周全準備的情況下貿然讓你去送死!以我們現在的軍備根本就無法贏過對方!」
鄭澤運愣了愣;車學沇的淚水滑過臉孔,隱約的抽噎刺痛了他的心。
「我不想...讓你冒險...」車學沇低下了頭,胡亂地擦去臉上的淚水。「我不能失去你...」
鄭澤運默默地伸手拉住了車學沇的手腕,稍稍一用力,對方便進了他的懷裡。他不發一語,只是一遍遍地摸著車學沇的背部讓對方能冷靜下來。
待那抽泣的聲音漸弱,鄭澤運便挑起了對方的下巴,讓車學沇能正視自己;那人的眼眶裡還泛著淚,一雙溢著水霧的大眼睛直直地看進他的眼底。
他低下頭再次吻上對方的唇,這次比剛剛要溫柔多了。兩人的唇一再貼合,車學沇的手臂環上他的脖子時,他也已經把人推到了桌緣。
他們在辦公桌上一遍遍地交合,以無聲的溫度來傳達那些過於深切而無法言語的感情。人生中有太多的無奈,逼近眉睫的選擇令他們只能緊緊地擁抱能共處的現在。
車學沇的呻吟喘息全都在鄭澤運耳邊化成一道咒語,反反覆覆地令那些被視為禁忌的愛情在他心中刻得更深更深。

2 則留言:

  1. 因為太在乎對方,
    寧願讓自己辛苦著也不想對方受傷了
    90line就是這樣的一對,時時刻刻惦記的對方
    因為都無法想像沒有對方存在的生活

    有點虐虐的味道呀~((抽衛生紙
    且發現跟阿零的一篇文似乎有相關性的感覺
    巧得又都是阿燃點文呢~
    所以是接力寫文的概念嗎?
    ((只是好奇~希望不會讓你感到反感~QQ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是接力寫文~~只是阿燃向我和阿零點了相同背景設定的段子XD

      在逼斯中90一起相處的時間最久,分享了很多不為人知的辛酸
      我想他們之所以是平生知己,也是因為他們除了分享過去外,也努力地守護彼此的現在和未來吧^^
      在我心中90是很相信彼此的一對,比誰都見不得對方受傷XD
      謝謝留言^^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