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VIXX / 93line] Oblivion

Oblivion
★第三次週年紀念,我與你們走過的第二個524。雖然是無關的文,不過還是三週年快樂:)



「嗯?」
「沒事。」
金元植抬頭;李弘彬馬上別過了臉去。
-奇怪了,剛剛李弘彬分明是在盯著他看的啊。
金元植總感覺有什麼不太對勁,但他還是決定不作多想,繼續低頭與自己的課業奮鬥。
坐在金元植對面的李弘彬伏在桌上,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金元植發現對方沉思一段時間後視線就會自動移到自己身上,每次想要出聲詢問時,李弘彬卻又會再次別開臉。
金元植雖然和李弘彬已經是多年的好朋友,但他也不得不承認有的時候他還是無法搞懂李弘彬這個人-雖然大概可以猜到李弘彬心情不佳的原因,但李弘彬偶爾向他投來的怨懟眼神他還是無法理解。
欵,他已經很體貼地整天都沒有提起今天是情人節的事實了,難道還不夠嗎?
他的身邊突然一陣窸窣;有個女孩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坐了在他的隔壁,一臉緊張地緊握著手中包裝得很可愛的盒子盯著他對面的李弘彬看。
噢,又是一個倒霉的女孩子。
金元植暗自為她即將失敗的告白默哀了一秒,還來不及重新集中於自己的課本上,小腿就被李弘彬不客氣地踹了一下。
他張大了嘴巴,想要呼疼但勉強找回的理智又令他的聲帶無法震動;他壓下對李弘彬比中指的衝動,打起精神把桌上的書本筆記都掃進背包裡,跟著李弘彬的腳步離開圖書館。
「這年頭連圖書館都不和平了。」李弘彬抱怨道,一臉不耐煩地戳著電梯內關門的按鈕。
「對啊,我明明只是唸個書而已也無緣無故被踹,我想圖書館的氣場應該有點問題。」金元植恨恨地砍了砍李弘彬的脖子作為報復。「你明知道今天是情人節就不該出門啊。」
「說得好像我不用上課一樣。」李弘彬翻了個白眼。「你覺得教授們會接受不想收到騷擾這個請假理由嗎-」
「你這樣說太傷少女們的心了,她們可是花盡了心思準備禮物,想要得到你注意的。」金元植搖了搖手指。「被你拒絕已經很可憐了,還要被當成騷擾未免太悲慘。」
「你都和我一起那麼多年了,難道還感受不到每年情人節對我來說有多痛苦嗎?」李弘彬忿忿地瞪著金元植看;金元植聽到「一起」這個詞語時覺得電梯內的氧氣有點不足。「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討厭甜食啊。」
「但你不是當別人的甜食當得很開心嗎,巧克先生。」金元植無法克制自己的語氣染上酸意。「經濟學系的兩位花美男之間的緋聞最近可是傳得很瘋喔。」
電梯門徐徐打開,這次是金元植先走了出去;然後他發現李弘彬沒有跟上來。「怎麼了?」
「我不喜歡燦植。」李弘彬低著頭,聲音悶悶的。
「…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倒是你為什麼突然認真起來了啊。
情人節的李弘彬應該是因為受到太多刺激所以也不正常起來了,金元植這麼想道。

金元植從在高中認識李弘彬開始,每年情人節都會充分感受到李弘彬有多受歡迎。
打開儲物櫃的話就會有排山倒海的情信傾瀉而出,情人節當天走到哪都可以碰到拿著禮物、想要表白的女孩子,甚至偶爾會有男孩子突然走過來表白。
明明是一般人會暗自竊喜的事,但李弘彬卻只對自己的高人氣感到厭惡;他會以公事公辦的語氣拒絕每一個上前告白的人,把情書都塞進可回收垃圾桶,整天都躲在金元植身邊。
金元植自然也是對李弘彬每年的苦況見怪不怪,一開始還會被嚇到,到了這一年他已經可以泰然自若地在李弘彬被表白時繼續寫作業了。
他也不是沒有問過李弘彬為什麼每次都不假思索地拒絕他人,對方倒是回答得很爽快。
「我只會跟自己喜歡的人交往。」
「所以說,如果是你喜歡的人向你表白的話你會答應?」
「對。」
「你有喜歡的人了?」
「嗯。」
金元植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李弘彬的追求者不分年齡、不分男女;其中自然也不乏條件不錯的人,金元植發誓去年在李弘彬清理儲物櫃時看到了來自他們系系花的情書。
然而不論是系花還是富二代,李弘彬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沒有答應過任何一個人要交往的請求;這令金元植不禁開始猜想李弘彬喜歡的人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被那麼完美的人喜歡的人,應該是一個更美好的人吧?
-反正,一定是金元植不可企及的存在吧。
高中的時候,李弘彬教會了金元植什麼叫一見鍾情;然而就算是初識後經過了五個寒暑的現在,金元植也還沒有儲藏到足夠的勇氣表白。
越是認識李弘彬更深,金元植就越是對李弘彬那些不同的面貌著迷;他們的關係逐漸變得親近,金元植也因此更害怕兩人關係若是出現什麼轉變,只會令他失去李弘彬。
他就像是向日葵一樣,癡迷地看著自己的太陽;不敢想像失去太陽的日子,也不敢靠得太近。
每一年陪著李弘彬過情人節都令他身心煎熬:他害怕下一個上前表白的人就是李弘彬一直在尋找的那個人,看到李弘彬拒絕別人後稍稍鬆一口氣,隨即又因下一個追求者出現而再度精神緊繃。
金元植厭惡裹足不前的自己,卻又無法鼓起向前再走一步的勇氣。



「二十五。」
「什麼?」
李弘彬不解地看向孔燦植;對方只是揚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光是這個早上,已經有二十五個人被你拒絕了。」孔燦植在一張便條紙上加了一筆。「十個被直接拒絕,七個在表白前你已經開溜了,剩下的不是知難而退就是看到你就已經興奮到說不出話來了。戰績不錯嘛。」
「這種事不用統計也可以吧。」李弘彬嘀咕。「又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
「你今年也是要呆等某位遲鈍界的大師表白嗎?」孔燦植把手搭上李弘彬的肩。「聽說我們的被表白達人只在這位仁兄的手下慘敗連連喔。」
「他也不喜歡我啊。」李弘彬的聲音更小了。
「怎麼可能,依我看像他那樣的人條件也不算差啊,要找對象還是會有的吧。」孔燦植饒有興味地盯著李弘彬看。「他到了現在還是單身,我想八成是因為你吧。」
「別亂說了。」李弘彬推了一下孔燦植;對方臉上的笑並沒有因此而減淡半點。

李弘彬每年情人節都會收到海量的表白。
這種情況從高中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好幾年了,每年都只有越來越誇張的趨勢。從一開始的慌張到現在看到有陌生的臉龐拿著禮物靠近時只想落荒而逃,李弘彬除了確定自己不喜歡那些聲稱對自己一見鍾情的人外,更多的是感到煩躁。
他知道自己很矛盾-因為自己也正正是對喜歡的人一見鍾情,只是就那樣喜歡了對方五年而已;他明明已經聽膩了一見鍾情,但是被愛情狠狠擊中的瞬間,他還是有如其他的青澀少年一般覺得自己的心跳停了一拍。
然後他成為了金元植的好朋友,兩人一同考上了同一家大學;金元植陪他過了好幾年的情人節,但兩人的關係卻依然停滯不前。
習慣被表白的他,就算聽過上百種不同的說詞還是無法學會找到最好的時機、向喜歡的人說出那句精心設計的對白。

李弘彬不是沒有從別人的嘴裡聽說過覺得自己和金元植有點曖昧的事,他本來也是有信心兩人的關係可以更進一步的-但是金元植依然像往常一樣對待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暗示…更不像是接收到李弘彬的暗示的樣子。
李弘彬盯著坐在自己面前的人看;他們為了躲避李弘彬的追求者們一路躲進了圖書館,金元植好不容易找到喘息的時間後馬上繼續奮鬥課業,無事可做的李弘彬就那樣盯著對方的臉出神。
他今天已經在金元植面前拒絕很多人了,但對方卻好像依然不為所動。李弘彬無法得知對方到底是遲鈍還是聰明到可以巧妙地避過他的每一個暗示,只能躊躇不前、繼續期望那人總有一天會知道自己的心意。
為什麼就是不懂呢、我等著的只有你的告白啊―這種話李弘彬大概一輩子都說不出口,微妙的自尊心令他無法向金元植坦承自己傻傻地等了五個情人節。
一陣窸窣令李弘彬猛然從自己的胡思亂想中抽離,抓回警戒後他馬上發現了一個坐到了金元植隔壁、拿著粉紅色盒子還看著他滿臉期待的女孩子;李弘彬內心警鈴大作,在桌下踢了踢金元植的小腿後馬上站了起來,逃離又一次即將發生的災難。

「這年頭連圖書館都不和平了。」李弘彬走進電梯,不耐煩地戳著關門的按鈕。
「對啊,我明明只是唸個書而已也無緣無故被踹,我想圖書館的氣場應該有點問題。」金元植上前,一個手刀砍向他的脖子。「你明知道今天是情人節就不該出門啊。」
「說得好像我不用上課一樣。」李弘彬翻了個白眼。「你覺得教授們會接受不想收到騷擾這個請假理由嗎-」
「你這樣說太傷少女們的心了,她們可是花盡了心思準備禮物,想要得到你注意的。」金元植搖了搖手指。「被你拒絕已經很可憐了,還要被當成騷擾未免太悲慘。」
「你都和我一起那麼多年了,難道還感受不到每年情人節對我來說有多痛苦嗎?」李弘彬好想抱怨金元植的遲鈍,但他硬把那樣的話吞回肚子裡,強行擠出別的理由。「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討厭甜食啊。」
「但你不是當別人的甜食當得很開心嗎,巧克先生。」金元植涼涼地說道。「經濟學系的兩位花美男之間的緋聞最近可是傳得很瘋喔。」
電梯門徐徐打開,李弘彬的腳卻像是灌了鉛一般動也不動。

李弘彬不是不知道那些傳聞:什麼經濟學系兩大美男熱戀中的故事他聽得太多了。許是因為他和孔燦植都是單身、感情又特別好,令他們都是同性戀的傳聞甚囂塵上。平常李弘彬的確是對那些無稽之談嗤之以鼻,但同樣的話語從金元植的口中說出來時,卻顯得尤其尖銳。
他低下了頭,拳頭悄悄地握緊;他好討厭自己和金元植的關係,名為曖昧的桎梏把他的聲帶勒緊、惡魔的聲音在他耳邊說著你沒有生氣的立場。
「怎麼了?」
先一步走出電彬的金元植局促地回頭看向一直沒有邁出腳步的他,問句中帶著濃濃的疑惑。
「我不喜歡燦植。」
李弘彬只能勉強擠出這麼一句,壞脾氣的惡魔在他的心房內到處亂踹,令他痛得鼻酸。

李弘彬硬是把內心複雜的情感壓了下去,在宿舍的路上一語不發地避免自己情緒崩堤。金元植也識相地配合了他的沉默,亦步亦趨地安靜走在他的身旁;兩人就這麼走到了宿舍的側門。
側門向來因為位置不便而僻靜無人,只有李弘彬因為房間鄰接側門而常在這兒出入。他生硬地向金元植道別後就想要推門走進宿舍;倒是金元植出其不意地拉住了他的手臂。
「我剛剛真的在開玩笑,沒有別的意思。」
金元植一臉認真的模樣令李弘彬的自我厭惡更鮮明地佔據了他的意識;他搖了搖頭就想要甩開對方的手。
金元植卻握得更緊了。
「對不起,我只是…不太喜歡那些傳聞。」金元植煩躁地抓了抓頭髮。「呃,我當然知道你不喜歡燦植―」
「對,因為我喜歡你。」
沒有預想過的話脫口而出,連李弘彬自己也嚇了一跳。他看到金元植一臉驚訝的表情,不禁懊惱自己的口不擇言。
「算了。」李弘彬急急開口。「我―你就權當我是隨便說說的好了―」
「再說一次。」
顯然這句回應也完全不在李弘彬的意料之內,因為他發現自己無法動彈,突突的心跳像是要衝破脈動在他的腦海中爆發一般。恍惚之間,他聽到了自己的聲音。
「我喜歡你。」
寂靜的空氣突然灌滿了他們之間,李弘彬覺得自己的五感都突然陷入了停擺;他無法感受任何外來的物事,只知道自己的心跳聲是混亂的思緒中唯一清晰的回響。
無法細數的分秒過去,金元植的聲音再響起時也打斷了李弘彬走馬燈一般在腦中閃過的各種想法。
「這句話該是我對你說的啊,傻瓜。」

李弘彬猛地抬頭;金元植的表情在夕陽下顯得尤其溫柔,好看得令他捨不得移開眼睛。
時間觀念悄然地在他腦中被抹去,李弘彬在閉上眼睛接受兩人笨拙的第一個吻前,只模糊記得自己對金元植提出的交往要求點了點頭。

6 則留言:

  1. QQQQQQ 雖然我完全想不起來我們什麼時候討論過這種設定但看到這篇還是好治癒好快樂好幸福喔謝謝RR ♡♡♡
    徹底治癒我整晚上都在準備講稿的心 orzzzzz (行大禮以示感謝)

    孔燦植好可愛XD 完全可以想像燦植聰明慧黠的模樣(93: 請先注意主角好嗎)
    最後的告白真是看到我都忍不住嘴角上揚惹嗚嗚嗚
    金元植你這傻蛋! 要說 '這句話該是我對你說的啊' 那為什麼不早點告白喇!
    五年可不是段短時間阿阿阿(你認真什麼)
    總之謝謝RR♡ 我要接著去吃2JIN+微南糖惹(雀躍離場)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篇完全是從當時的討論延伸的啊XDDD (也證明了這篇我拖了非常久才寫完Orz
      燦植在我心中就是這種聰明慧黠的角色XDD 典型的狡猾忙內性格(?)
      我發現自己真的很愛寫從朋友到戀人的93,蠢元植與傲嬌豆真是百寫不厭(93生氣
      戀愛初丁之間的推拉真的好適合93喔XDDDD (喂#

      毒鳥兒寫紙辛苦了! 能治癒你實在太好了~
      也謝謝留言♡

      刪除
  2. 超甜的這篇文呀~
    雖剛開始不說清的關係有點心酸,
    但對於93line的感情,就是帶著青澀的味道呀~
    或許吵起架來有點孩子氣,說穿了還不是在乎著對方
    因為在VIXX喜歡上的第一對就是93line,
    所以超喜歡這個故事,朋友變情人這樣的題材超適合他們~

    最後還是那句:VIXX,三周年快樂~♥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我也是先喜歡上93~當初被他們躺同一張床的照片打到XDD
      93給我的感覺就很曖昧啊,有點推拉的味道又脫不了青澀的感覺XD
      我好像都只能寫老夫老妻90和戀愛初丁93(遠目

      喜歡的話實在是太好了:) 感謝留言!!

      刪除
  3. RR這篇93真的太好吃了我QAQQQQQQQQQQQQQQQQ
    三周年對於我這個與世隔絕一個禮拜的人來說完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拿出來貢獻的我真的QAQQQQQQQ(可以說人話嗎?
    好喜歡這樣的設定嗚嗚嗚QQ
    明明就是對對方有好感卻因為顧慮到彼此停滯了五年這樣真的好虐
    所幸是圓滿的結局wwwwwwwwww

    最後雖然晚了,但還是三周年快樂wwwwwww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希最近好像也很忙吧,辛苦了QQ
      戀愛的話,果然還是曖昧時期最容易停滯不前吧XD 在有足夠的勇氣在一起前,我想還是需要一些時間去反覆確認彼此就是自己想要一起走下去的對象吧!
      感謝有希在百忙之中還抽空來留言QQ,逼斯三周年快樂>w<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