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Hiphop Team] Hit the road

Hit the road
★Hiphop亂搞向,圓率/奎率/圓澈。只有肉,不適者慎入。未成年者請自行迴避。



不知道是誰先提出要來一次公路旅行的;反正他們就那樣湊了個日期時間,打工的請假、上學的翹課,就那樣湊合著用金珉奎家裡的小卡車上了路。
沒有人提前想好要去哪,金珉奎把車開到公路才突然驚慌地想起目的地的問題;大呼小叫了好一會後,眾人才被崔翰率半夢半醒的一句去麗水吧堵得再也說不了什麼。
崔翰率在後座靠著全圓佑的肩膀睡著了,前座的崔勝澈用手機選著歌,讓車廂內充滿春天的旋律。相安無事地開了一段路後,崔勝澈也開始昏昏沉沉地入睡;後座卻開始傳來了細微的不協調音。
起初金珉奎沒有留意,然而他很快就發現崔翰率發出的小聲輕哼並不是夢囈:金珉奎抬眼看了一下車內倒後鏡,果不其然發現崔翰率整個人已經軟了在全圓佑懷裡。
他沒看清全圓佑的手放了在哪,但是以崔翰率越來越軟綿的呻吟來判斷,全圓佑那消失在後視鏡範圍的手絕對是探進了崔翰率的褲子裡面。崔翰率整個人都倒了在全圓佑身上,仰著脖子讓全圓佑性愛時喜歡咬吻他們的性癖得以滿足。金珉奎無法得知崔翰率往身下探去的手是在推拒還是迎合,他只知道自己的下體一陣燥熱——而距離休息站還有好一段路。
崔翰率沒多久就被擺弄著坐到全圓佑的大腿上,金珉奎聽到全圓佑在背包裡翻找著什麼的聲音,而崔翰率的呻吟也在衣料摩擦的聲音消失後隨之響起。他們四人都知道崔翰率喜歡濕漉漉的滿溢感(這也是他們多半只會在家裡和崔翰率做愛的原因——崔翰率每次完事後下體都濕到根本無法穿起褲子),而在擴張時他們也會故意用過多的潤滑液製造淫靡的水聲令崔翰率更興奮。
這次也不例外:崔翰率叫床的聲音本來就不算小,加上全圓佑指間刻意的水聲,令本來昏睡了一半的崔勝澈也醒了過來。崔勝澈沒花太久就掌握了狀況——那人盯了一眼後視鏡後回頭看了三秒,然後就聳了聳肩任由後座的兩人玩去了。
金珉奎暗自覺得不太寬心:在他開車時這樣子在後面玩不是太自私了嗎?然而他知道全圓佑和崔翰率都是那種慾望至上主義的人,只要興致來了,都是顧不上時間場合也要搞上一輪才方休。漫長的車程對他們來說更是最好不過的時機,反正駕駛的不是他們,兩人落得在後座無所事事,倒不如把握時間打上一砲。
崔勝澈看起來倒是沒太大不滿,伸了個懶腰後就半瞇著眼睛盯著路面發呆。金珉奎一咬牙裝作沒聽見全圓佑插入時崔翰率特別響亮的呻吟,嘗試專心於路況卻被摸上自己大腿的手打斷了集中力。
崔勝澈依然看起來一臉漫不經心,金珉奎卻沒有忽視對方壓不住笑意的嘴角。那人的手緩緩地往他的大腿根部靠近,若無其事的表情下是最露骨的挑逗。那邊廂崔翰率已經開始主動上下擺動身體了,未間斷的喘息之間偶爾傳來全圓佑打崔翰率屁股時傳來的拍擊聲。崔翰率的表情迷濛,含著自己的手指舔弄的同時視線也在後視鏡裡跟金珉奎的相遇。
金珉奎再也忍不住了——他看準前方有一條開往隔壁叢林的小路,把崔勝澈的驚呼拒於耳朵外就直接開進了小徑裡。崎嶇不平的路面令他們在車廂內的身體也隨之起伏;後座的兩人似乎還乘了路程顛簸的便幹得更起勁了。
小卡車在一處平地停下來時,後座的呻吟也戛然而止。車廂內一時只剩下喘氣的聲音;金珉奎看了一眼後視鏡,鏡內的兩人正在接吻,快要看不清舌頭分別是誰的。
金珉奎推開車門,走了出去後便打開後座的門把崔翰率拉了出來。下身只剩鞋子、上衣也被掀起了大半的人踉蹌著被他拖了出來後隨即被壓到重新關好的車門上;金珉奎本來不太確定停車時那兩人是不是都高潮了,然而現在從崔翰率臀間滑下的白液已說明了大半。
金珉奎拉下了褲子的拉鍊,把剛剛已經被崔勝澈撩撥得起了反應的陽物掏了出來、以手快速套弄了幾下後便把自己的前端擠進崔翰率還在溢著白液的穴口裡。短時間內被第二次插入的人已經無甚抵抗之意,只是癱軟在車身上撒嬌似的輕哼了一聲。
濕熱的內壁就算經歷過第一輪的洗禮後仍是緊緻得令金珉奎差點把持不住。他咬著下唇讓自己深插到底後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崔翰率的身體天生就是如此吸引,有節奏地緊絞著硬物的內部像是邀請他攻城掠地一般令他無法拒絕。金珉奎雙手捏住了對方的腰間,用力抽插起來。
從崔翰率的肩上看過去,金珉奎也發現車窗的另一邊、車廂內的兩人亦是已經衣衫半脫地在後座合歡中。從他的角度,他只能依稀看見躺平在皮座椅上的崔勝澈、和那人雙腿之間背對著他們一再挺腰的全圓佑。雖然沒能聽到崔勝澈似是撒嬌般的呻吟,但是從那人享受得閉起眼睛的表情金珉奎亦能猜到裡面的氣氛定是頗為熾熱。
「哥、快點……」
身下的小孩似是感知出他的不專心,便啞著聲音讓他加快動作。金珉奎依言把崔翰率整個人納進懷裡,一手環著對方的腰以固定抽插的速度,另一手捏上對方胸前的紅點。他沿著全圓佑留下的痕跡舔吻,就著前胸貼後背的狀態讓自己的唇舌在對方的肩頸處流連。
他粗暴地套弄著崔翰率已經起了反應的莖身,懷裡的人沒多久便夾緊了他射在他手心;金珉奎自己也在埋到最深處後在崔翰率體內射了出來。
「珉奎哥吃醋的樣子好可愛。」
小孩子在穩住呼吸後向他討了個吻,笑得眉眼彎彎的吐出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評論;金珉奎沒放在心上,只是看到車窗後躺倒在椅子上的兩人後又親了一下崔翰率的唇。
「你過來前座吧——兩個老人家做完一輪後就要補充精力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