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18/50 [碩珉/順榮] Truth lies at the bottom of a decanter

Gap between stories

18/50 [碩珉/順榮] Truth lies at the bottom of a decanter (college!au)

就像所有大學的聚餐一樣,不管選了在什麼餐廳辦,事實上都只是大學生把自己灌醉的藉口;李碩珉系上的聚餐也不例外,五花肉沒吃多少學長姐就開始灌後輩酒了,酒過三巡後桌邊清醒的人大概只剩幾個。
不巧地,李碩珉就是清醒人員的其中之一。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對夫勝寬前言不對後語的搞笑段子勉強給予反應。
聚餐的鐵則就是,千萬不要當清醒的人—清醒的人不但要照顧一大群醉鬼,還要忍受醉鬼們突發行為帶來的羞恥PLAY。他裝作聽不到李知勳學長反常地拿著手機一邊傻笑一邊往手機的另一頭撒嬌的聲音(似乎是在耍賴要對方來接他回家),然後又默默閉上眼睛選擇不看對面熱情地法式濕吻中的尹淨漢學長和洪知秀學長。李碩珉又發出了一聲嘆息,打算把帳結一結(還好他很有先見之明地在一開始就把錢都收好了)就把學長們推到店外再說。
他已經打算站起來了,卻忘了自己的右側有個緊緊地抱住了他的手臂、把臉一直往他的臂上蹭的人。
—權順榮。
這個名字跟著李碩珉從高中走到大學,也是他那麼努力要考上這家大學的其中一個理由;一開始他以為那個活蹦亂跳的學長只是他內心一段過眼雲煙的暗戀而已,可是權順榮這個人卻佔據了他四年以來大腦的絕大部分記憶體。
眼看對學長的迷戀也應該隨著對方畢業而畫上句號,不按牌理出牌的那人卻在離校日特地來了他的課室,二話不說就強吻了他。
他在慌亂之中只看到了對方閉上了眼睛的漂亮臉孔,當他察覺到權順榮退開了的時候,那人已經隨之逃得不見蹤影了。
是喜歡他的吧?李碩珉本想著要斬斷的情愫這下又像夏天的藤蔓一樣快速地長了起來,把他的心緊纏得密不透風。李碩珉為了堂堂正正地站在對方面前告白,拚死地考上了權順榮唸的學系;然而他在再遇的那天帶了點報復意味地親吻了對方後,兩人的關係似乎又變得曖昧不清了。
權順榮對他不冷不熱的,雖說不是看到他就遠遠地逃開,但也刻意地不給他獨處的機會;明明就沒有給他肯定的答覆,喝醉了的權順榮卻又是黏他黏得要緊。
這學長到底在想什麼呢?李碩珉覺得自己從來都沒有懂過。
權順榮抱著他的手臂不讓他離開,李碩珉被對方硬拽回座位後,那人索性把臉貼上了他的肩頭。
「你呀。」醉醺醺的權順榮聲音比平常更添幾分撒嬌的味道。「哪裡都不許去。」
權順榮每個音節都打了在他的肩頸處,過近的距離令他甚至感受到了對方的唇瓣在自己的肩上輕輕擦過。
「李碩珉。」權順榮因為醉意而不怎麼能睜開的眼睛對他眨了眨;那人定睛看了他一會,又再貼近了點。
「你...因為你是我的。」
權順榮的嘴唇貼了上來,帶著酒氣的呼吸蓋上李碩珉的唇。他一時反應不過來,無法對焦的視線落了在權順榮的睫毛上。
—權順榮到底在想什麼?
李碩珉閉上眼睛,扶著權順榮的後腦用力回吻;對接吻明顯生澀的人沒多久就被他擺弄得貼貼服服的,張開了嘴巴任由李碩珉把自己的舌頭勾出來與之糾纏。
「嗯...」
權順榮一聲軟軟的呻吟在兩人的唇間微微震動,也瞬即把李碩珉斷裂的理智重新接了起來。他抽開了身,稍為拉開了距離看向已經在自己懷中的權順榮;那人顯然已經被他吻到迷迷糊糊的,泛紅的臉頰也不知道是酒醉還是接吻所致。權順榮半張著眼睛看向他,然後又傻笑著把臉貼上他的肩窩開始輕蹭。
這學長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李碩珉看著對方像是小孩子一般抱住了自己的腰,不禁覺得好笑;這麼沒有危機感,該說是天真還是故意的呢。
事不過三,李碩珉知道這個晚上過後,權順榮要成為他的人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