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50 [勝澈/知勳] scent too familiar

Gap between stories

9/50  [勝澈/知勳] scent too familiar

早晨的滿員電車總是最要人命。
被擠到呼吸困難已經不在話下,冬天時無法脫下的厚重大衣加上車廂內的暖氣簡直令崔勝澈快要中暑。他低頭看了看臂彎裡那把臉貼在自己胸膛上、站著也能熟睡的人,不禁又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他今天要去工作的面試,必須穿著西裝、噴著不熟悉的淡香水混在人群裡趕去位於市中心的辦公室;李知勳其實沒有跟來的必要,但那人堅持要跟著過來。
崔勝澈不是不懂李知勳那一點說不出口的溫柔:那人很大可能只是想要為他加油而已。他真正不懂的是,李知勳為什麼明知道今天要早起,卻依然在電腦前埋首作曲到三點多。
李知勳的輕哼被掩蓋在地鐵行走的噪音之下,崔勝澈看著從上車開始靠著自己沉睡的人,不禁覺得無奈又好笑。就說了不用送他來也可以的...李知勳卻偏偏固執得寧可睡眠不足也堅持遵守承諾。
崔勝澈不禁想起了他們高中時一起擠地鐵上學的早上也是這樣—那個時候的李知勳已經是個熱衷於音樂的孩子,總是徹夜不眠地作曲作詞,早上才接受睡意的召喚。當時還頂著一頭黑髮的李知勳也是像這樣把頭埋到崔勝澈的胸前、在擠滿了人的車廂內小睡。與當初不同的是,崔勝澈已經不再會因為李知勳突然靠過來而全身僵硬;從高中以來他們一起經歷了太多,以往裝作若無其事地輕觸的雙手,現在也已經學會不顧別人的目光牽到一起。
崔勝澈伸手順了順李知勳因為趕著出門來不及整理的頭髮,對方似是感到不適地微微扭動了一下身體,然後眨著眼抬頭看向他。李知勳一臉還沒睡醒的樣子看起來就跟小孩沒兩樣;崔勝澈無法壓下自己上揚的嘴角。
「還沒到站呢,你可以再睡一下。」
李知勳搖了搖頭,又把額頭抵上了崔勝澈的胸前,似是還沒有清醒到能回應的樣子。崔勝澈沒等了多久,就聽到了對方小聲的抱怨。
「我睡不好...你的西裝外套一點都不好睡,香水的味道我不習慣。」
崔勝澈聞言不禁失笑—這是撒嬌吧,是李知勳努力裝作淡然卻又無法隱藏的撒嬌吧。
「就說了你可以不來啊。」
「怎麼可以,萬一你被直接拒絕的話,哥哥我還是要請你吃肉讓你振作起來的。」
崔勝澈知道自己現在一定笑得像白癡一樣。他把手臂環緊了李知勳的腰,以擁抱來感謝李知勳不願承認的體貼;他感到對方也偷偷把手潛進他的西裝外套、隔著白襯衣抱著他的腰,覺得自己能跟李知勳交往真的非常幸運。
感覺今天的面試會很順利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