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TS / 旻國] Surrender

Surrender




朴智旻說他生病了。
田柾國咬著下唇,不知道要對那個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包得緊緊的人作何感想;明明那人看起來就很需要他的照顧,嘴裡卻一直說著沒事沒事、還強逼田柾國一定要乖乖去上課。
他好討厭這個令他無從靠近的朴智旻—不,他更討厭的是沒有朴智旻的明確示好就不敢靠近對方的自己。
他找不到繼續留在家的理由,只得乖乖換了校服去上課。他在出門前千叮萬囑朴智旻有什麼事的話一定要跟他說、想吃什麼他也會在回家時去買,而那人也確實對他微笑著道好。
田柾國緊握著口袋裡的手機,從踏出家門到走進課室期間一下子也沒有放開過手,就怕錯過任何一則來自朴智旻的訊息。他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螢幕開開關關數十遍後他終於打開了KakaoTalk的畫面。
—現在就發訊息問朴智旻狀況如何會不會太早了?那人應該在睡吧?是不是別吵醒他比較好?
內心掙扎良久,田柾國還是在午休前給朴智旻發了簡單的問句。
【你還好嗎?】
按下發送的同時他也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把手機塞回口袋後沒幾分鐘又開始神經緊張地察看朴智旻是否已經看了他的訊息。
反覆地察看數十遍後,自己的問句旁那小小的數字「1」還是沒有消失;下課鈴聲響起時,田柾國懸著的心還是沒有放下來。
他猶在夢中地離開了學校,在回家的路上特地繞去了附近的小餐館買了一碗白粥。他每五分鐘就神經質地檢查電話一次,然而朴智旻卻一直沒有回覆他的訊息。
—怎麼完全沒有回覆?都已經五個多小時了不可能還在睡吧?會不會是出什麼事了?
雖然憂心如焚,但再問一次相同的問題似乎又顯得咄咄逼人;在兩人關係尚未確認的現在,他不敢做出什麼越軌的事。
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胡思亂想,結果令他差點錯過自己的家門。田柾國把餐館的塑膠袋藏到身後,小心翼翼地打開門(他不敢想像如果看到朴智旻不醒人事的話自己會不會也跟著崩潰)。
門後的景象卻與他的想像大相逕庭。
朴智旻看起來雖然未脫病容,卻也不全是虛弱到無法起床的程度。那人坐了在餐桌旁、盯著桌上的電腦看,專心的模樣似是在忙課業的樣子。
朴智旻看到他走進玄關,瞬即抬起頭來朝他微笑;田柾國不知道自己應該作何反應。
「...你沒事了嗎?」
他站了在玄關,僵硬地問道;朴智旻卻還是笑。
「剛剛睡了一下,現在好多了。」
—那為什麼不回我的訊息?
田柾國硬生生地把自己的問題吞回去。他不知道自己突如其來的憤怒從何而起:回覆一下有那麼難嗎、知道他因為收不到回覆而擔心到無法好好做其他事嗎—?
...不,他才不要讓朴智旻知道自己整天都掛心於他。
田柾國握緊了拳頭。
「喔?你給我買了吃的嗎?」
朴智旻眼尖地發現了田柾國藏在身後的塑膠袋,立馬走了過去接過袋子;他看了看裡面的膠碗,隨即對田柾國露出燦爛的笑容。
「是白粥呢!我正需要這個、謝啦。錢我等下再付你~」
田柾國看著朴智旻逕自大快朵頤,覺得自己好像也板不起臉了。他明明是想要對朴智旻生氣的啊,為什麼現在卻只能像傻子一樣微笑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