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TS / 糖果] Keep my sanity in check

Keep my sanity in check

他們都知道田柾國是閔玧其理智的最後一道防線。

田柾國還沒回到家就聽到了刺耳的碎裂聲;經驗告訴他這並不是什麼好預兆。他加快腳步,打開家門時不意外地看到了遍地狼藉。
他知道閔玧其又再失控了。
大人們都警告他,別去接近像閔玧其一樣情緒不穩定的人;他們都說閔玧其很危險、閔玧其絕對會傷害他,可是田柾國沒有理會。
那些人看到的,只是閔玧其的其中一面而已。
大部分時候的閔玧其都不是一個難以相處的人:閔玧其雖然少話,但多半時候都是個非常疼田柾國的好哥哥。
而田柾國無法阻止自己去愛上閔玧其的全部—那些不完美的樣子,他也沒有辦法放棄。
他不會逃離自己深愛的人;他只能上前緊緊地抱著對方、防止那人再傷害自己。
閔玧其用力想要推開他、尖叫著毫無意義的話語,但田柾國依然沒有放手。他死死地抓住閔玧其的衣服,直到自己的背部被對方推到撞上牆壁為止。
他固執地拉扯著閔玧其的衣服、與對方的蠻力抗衡。他把自己的臉埋到了閔玧其的肩間,反覆地輕聲喊著那人的名字;良久,閔玧其終於喘著氣把手抵上他的肩,分開兩人的距離的同時看進他的眼內。
他能從那人的眼中看見自己:無助而卑微的,一如他想要得到、卻不敢向閔玧其索求的愛情一般。
田柾國看著閔玧其眼裡的憤怒冷漠漸漸變成慌張惶恐,最後換成是那個人把額輕抵上他的肩。
「幫我。」閔玧其的聲音很輕,卻帶著濃重的懇求。「幫我...冷靜下來。」
於是田柾國偏頭吻上了對方。

他不知道自己這算不算是乘人之危,畢竟閔玧其只會在最脆弱的時候才如此需要他的體溫;可是當田柾國被推到沙發上、被閔玧其以熾熱的吻弄得只能仰頸呻吟時,他覺得就算將來會被自己的私慾吞噬,他也無法拒絕來自閔玧其的碰觸。
閔玧其的手是冰冷的,然而田柾國卻覺得那人的每次撫摸都令他燃燒殆盡。那人握住他的大腿把它分開,逕自在他的大腿之間跪坐下來。
他的長外套被壓了在身下,閔玧其也沒有要把它脫掉的意思。那人就著把他的外套撥得大開的狀態,一手把他的上衣推到胸口,露出他淡粉的乳首;田柾國不禁紅了臉。
一如他所猜想的,閔玧其自是沒有忘記田柾國最敏感的地方就是乳首。那人帶繭的拇指用力摩擦那一點,而另一頭也被閔玧其以靈巧的唇舌又吸又舔得泛起水光;粗暴的快感令他不知所措地濕了眼睛,還半藏在外套袖口裡的手指本能地揪緊了閔玧其淺綠色的頭髮後又再次放開。
他覺得自己的黑色牛仔褲變得過緊,粗糙的布料直接摩擦私處帶來的刺激令他不禁後悔自己早上不穿內褲的決定。冰涼的金屬拉鍊貼上火熱的莖身,極大的溫差令他呻吟出聲。
閔玧其不慌不慢地以指尖劃過田柾國的小腹,靈活的手指解開田柾國的褲子鈕扣。
田柾國忍不住掩面;他不需要親眼看到閔玧其的表情,也能猜到那人必定是笑得一臉不懷好意。
「不穿內褲嗎?」
田柾國別開了臉、沒有回話;突如其來的溫暖包覆卻令他驚呼著張開了眼睛。
閔玧其草草幫他套弄了幾下陰莖,即低頭含住了他的頂端。田柾國的袖子顯然不足以隔絕他細碎的呻吟,他也從不知道自己能發出如此淫穢的聲音來。
沒過多久,閔玧其便把田柾國的褲子也扯了下來。大腿敏感的皮膚直接摩擦外套的毛衣布料感覺刺刺的,卻不可解地令他更為興奮;他迷離地看著閔玧其有如展示一般地脫去身上的衣服,鼻間無助的輕哼一直不受控地幫他向閔玧其示弱。
閔玧其不知道從哪摸來了潤滑液,田柾國光是看到那人把潤滑液倒在手上、看到修長指間微微牽絲的液體,就已經情不自禁地濕了眼睛;他不懂自己為何會如此興奮,在喜歡的人面前失態實在不太像他會做的事。
然而事實是他光是被閔玧其漂亮的手指插入就已經無法自制地呻吟著求饒;他在某些夜晚自己撫摸自己時也從未獲得如此強烈的快感,可是他已經無法分辨到底是閔玧其比他更了解他的身體,還是自己只對閔玧其報以這種反應。
「你喜歡濕濕的吧?像這樣...」閔玧其用力地抽動了好幾下手指;田柾國差點尖叫出來。「聽到水聲的話,你好像會特別興奮呢。」
田柾國再也無力辯駁,將近沒頂的快感令他只能以最後一絲理智握住閔玧其的手腕。
「不行了嗎?」
「我不要...自己一個人...」田柾國囁嚅著,無法好好組織話語。「哥...」
閔玧其卻似乎不需要更多說明;他握住自己的陽物,把前端抵到田柾國的穴口。
「我需要你。」
劇烈的抽插絲毫無法令田柾國自閔玧其對他的耳語中甦醒,「喜歡的人需要自己」的事實令他的大腦神經被喜悅蒙蔽。閔玧其的動作算不上溫柔,但田柾國卻感不到痛楚。
一直到對方喘著氣在自己的體內解放、自己也被帶到了高潮,他還是沒辦法將視線從閔玧其的臉上移開。

閔玧其又何嘗不是令他失去理智的導火線。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