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夜間飛行衍生] 距離戀愛:218天

距離戀愛:218天
★電影《夜間飛行》衍生。內容理想化到個人覺得是不貼合原作的程度,請斟酌觀看(*´ ˘ `*)

#1
他們的關係還不是戀愛。還沒到戀愛的程度。


一起去麗水的約定最終還是延遲了一段時間-挺過韓基雄待在醫院的半年與申容洙在山區學校的一年後,他們也沒來得及享受申容洙在上大學前的餘暇,韓基雄就一語不發地去了軍隊。離別的時候他們也沒能多說什麼,就匆匆地在軍營前分別了。
他們就那樣偶爾聯絡、在韓基雄放假時見面,淡泊地又過了兩年。
這期間如果說申容洙的心靜如止水那一定是騙人的:想要理清兩人關係已經不是他一、兩年的願望了,偏偏韓基雄又一直不願多談什麼,只留給他一籮筐曖昧的回憶。明明知道彼此都想要待在對方身邊,但他們之間的距離卻還是那麼遙遠,似是能隨時握緊對方在身邊的手,又似是無法碰觸到那若有似無的溫度。
上大學後申容洙也認識了一群新朋友,許是因為思想比較開放的關係,大家也就不怎麼介意他的性向;成為大學生後他也偶爾會遇上追求者。他每次拒絕別人時都會覺得尤其不安-韓基雄對他來說是什麼?那一直不面對兩人關係的人,真的像他一樣認真地期待著突破點嗎?
他偶爾會對那尚在軍中的人有微言,每次見面時卻都無法把滿腹的疑問化成語句。申容洙挺嫌棄一看到韓基雄就腦袋當機的自己-每次與對方見面,他都只能雜亂無章嘮嘮叨叨著什麼,就算韓基雄一般都只會木無表情地聆聽,他還是會因為對方突然的一聲輕笑而怦然心動。
捕捉韓基雄每個瞬間的這小習慣似乎沒有戒掉的可能了。

他唸的大學與龍山有段距離,他也理所當然地在學校附近租了個小房間,只有週末才回家。他剛搬進去時還認真地向韓基雄形容了一番新家的模樣;而對方只是笑。
「從窗外可以看到漢江,晚上的景色也很漂亮...」他頓了頓。「不過學校附近的房子真的都很小,就算是外租也只比宿舍房間大一點點。」
「只有你?」韓基雄突然問道。
「嗯,沒有室友。」申容洙搖頭。「自己一個人住有點無聊...而且房租有點貴。不過我想還是能接受的吧。」
韓基雄當時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2
所以申容洙沒有預料到韓基雄會在某天傍晚突然帶著旅行袋來敲響他的門。
「等等、你這是要幹什麼...」他看著那人自顧自地在小房間內繞了個圈,覺得反應不過來。「你要過來的話可以先說一聲啊!」
韓基雄只是回頭看了看他,然後從口袋拿出一疊鈔票塞進他的手裡。
「房租。」那人淡淡地說完後就把旅行袋甩到地上;申容洙覺得自己敗給對方了。

同居沒有申容洙想得那麼令人驚喜,畢竟他學業打工兩邊忙,韓基雄也在附近的工地找了一份工作,兩人都沒什麼分心的閒暇。他們的關係還是那樣平穩,依稀有一點曖昧的氣息。
在申容洙的極力抗議下,韓基雄抽菸沒以前那麼兇了,只是身上還是有淡淡的菸草氣味。晚上他們一起躺在地板上睡覺時,申容洙都能嗅到那莫名令他安心的味道-明明對菸味說不上喜歡,但因為是韓基雄的味道,所以他也順其自然地接受了。
他有些時候覺得自己真的是卑微得像泥土裡的新芽一般,猶豫著不敢冒出頭來。韓基雄的一切他幾乎都沒有多加抱怨地接受了,就算處於同居的狀態也不太敢多說對方什麼;他知道在對方的心裡自己就算不是一位也是特別的存在,但有沒有特別到可以更進一步的程度...這他倒是不願期望太多。
至少現在他們還能相安無事地住在一起,那就足夠了。

申容洙在夜半醒來,卻發現身側的位置是空的。他慌張地坐了起來四處張望,看到倚著窗邊抽菸的韓基雄才安心下來;對方看了他一眼,然後又繼續眺望外面的夜景。他披上外套,嘀嘀咕咕地走到窗旁。
「別開窗啊,這兒晚上很冷的...」
申容洙想伸手把窗關嚴,卻被對方握住了手腕。他詫異地抬起頭,而韓基雄只是揚了揚手上的菸。
「菸味。」他接觸到申容洙不解的眼神,勉強解釋了一句。
申容洙只得把手縮了回去;韓基雄的表情帶著一絲笑意,令他不服氣地小聲回嘴。
「你別抽菸不就好了...」
一陣突如其來的靜默令他覺得尷尬,韓基雄的撲克臉令他莫名感到緊張。對方突然在窗台上按滅了菸,申容洙還來不及抱怨這種沒公德心的行為,韓基雄就朝他走前一步吻住他的唇。
苦澀的菸味襲上他的鼻腔,教他忍不住皺起了鼻子。他緊張得閉緊了眼睛,不自覺地忍住了呼吸。
韓基雄似乎也發現了他的不自然,很快就放開了他。申容洙被菸味嗆得用力咳嗽,連眼睛也變得淚汪汪的。
韓基雄皺起了眉。
「討厭?」
「不、不是啦...」申容洙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了一跳,回答也變得吞吞吐吐的。「只是...太突然了...」
「你太緊張了。」韓基雄簡潔地回道。「放鬆點。」
苦中帶一絲薄荷味道的吐息再次襲近,令申容洙不禁繃緊了身體;然而這次的吻卻不再急躁,而是緩慢溫柔地貼上了他的唇。韓基雄的手按住了他的後頸,淺淺地親吻他。
「這樣可以吧?」韓基雄的額抵上他的;在黑暗中申容洙什麼都看不清,只得點頭。「那這樣呢...」
他們反覆地接吻,從僅限於唇瓣相貼的吻到令他有窒息錯覺的舌吻,無一不令申容洙顫抖。他就那樣站了在窗邊、手指與韓基雄的相勾,任由對方以唇舌溫熱他被冷風吹涼的心。

#3
「你們在交往嗎?」
「...沒有啊。」
李峻宇一臉狐疑地抽了一口菸;申容洙只是低下了頭。
「都那麼多年了,你還沒有死心嗎?他也拒絕過你啊。」
「可是他最近...」申容洙看到李峻宇質疑的目光,只得閉嘴不再說話。
「他珍惜你的話,才不會讓你一直等待。」李峻宇吐了一圈煙霧。「哥,別讓自己再受傷了。」
申容洙沒有回話。

#4
他們的關係還不是戀愛。還沒到戀愛的程度。

那他們的關係是怎樣的呢?
韓基雄在他徹夜寫報告後的早上會悄悄在上班前幫他買一杯咖啡回來,晚上如果看到他還在忙課業的話也就任由他開著燈、戴上眼罩就湊合去睡。遇上假日的話他會開著摩托車帶申容洙到處去拍照,偶爾申容洙撒賴要求合照他也不會多加拒絕。
韓基雄加班後的星期天早上申容洙總是會小心翼翼不去吵醒對方、在對方起來前先準備好豐富的早餐,於自己能力可及的範圍內監督韓基雄好好吃飯。韓基雄倍加細心地洗他的摩托車的時候,他也會在旁遞個毛巾或水之類的;不論怎麼繁忙,他也會抽出時間與韓基雄一起去運動。
同居令他們之間多了幾分默契,對彼此的習慣也加深了認識。說是曖昧又不只是曖昧的關係,只令申容洙心焦難耐。

申容洙看著電腦螢幕,反覆閱讀了好幾次剛收到的電郵。滿頁的英文字像是走馬燈一般在他的腦海裡滑過,掌握到正確中心思想的腦袋無比快速地把英文翻譯成只有一句的韓文句子。
他深呼吸了好幾遍:說實話對於這個狀況他也不算感到意外,只是現在自己與韓基雄的關係令他猶豫自己下一步要下的棋。
韓基雄回到家時就看到了坐在飯桌旁、一臉若有所思的申容洙。雖然感到好奇,但他也沒有多問什麼就逕自收拾了衣服打算去洗澡。
「基雄呀。」
申容洙喚他;韓基雄在浴室前回過頭來。申容洙又用力吸了一口氣,然後閉上眼睛。
「我下一個學期要去英國當交換生。」
一陣靜默,然後關門的聲音響起;申容洙再張開眼睛時,浴室內已經響起了水聲。
-果然還是不行啊...
申容洙苦笑,合上筆電。他其實也不是沒猜到這樣的結果:他們倆並不是什麼親密的關係,認識多年以來從是分開的時間比在一起多,這次申容洙再次離開,難免會換來韓基雄更冷淡的反應。
對啊,他們什麼關係都不是-充其量只是住在一起的普通朋友而已。

#5
他們一連幾天都沒有交談,韓基雄總是在申容洙起床前已經出門上班,申容洙打工回家後韓基雄也已經睡下。明明同居卻像是與鬼魂一起居住的感覺抑壓得令申容洙的心情更顯不佳,打工時也頻頻走神,更因此被店長訓了好幾次。
臨近的考試令他更沒有時間分神好好思考與韓基雄的相處,越來越晚的歸家時間令他除了睡眠外找不到回家的其他理由。他暫停了打工的排班,專心應付考試-幾近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
只是這次考試期間的早上沒有熱騰騰的咖啡在桌面上等著他,更沒有前來詢問他進度的韓基雄。那人就像是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一般,令他的心硬生生空了一個洞。

考完試後的那天申容洙和同學們去了喝酒,回家時雖不至於無法行走但也已是醉醺醺的、連掏出鑰匙開門也花了他好一點時間。相比起他平常夜半才歸家,這天他倒是十點左右已經到家了;韓基雄也坐了在客廳看動畫片。
「基雄呀、」
申容洙乘著醉意開口,跌跌撞撞地走到韓基雄身邊。韓基雄還沒來得及開口,申容洙已經跌坐在他的隔壁,眼睛也還不太能睜開就把頭靠到他的肩上。
「不會離開我的...對吧?」
申容洙也不太懂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只知道自己的腦袋迷迷糊糊的,腦中只有緊緊黏著韓基雄不放的想法。沉浮的思緒之間,他隱約感到這是自己難得可以靠近對方的機會。
韓基雄沒有回話,但也沒有推拒申容洙的靠近。申容洙在失去意識前感到有誰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髮頂;然後他就睡著了。

再醒來時已是清晨,申容洙爬起來時只覺得頭痛欲裂。韓基雄已經不在床舖上了;申容洙嘟嚷著什麼又閉上了眼睛。
「醒來了?」申容洙再次張開眼睛,已經穿戴整齊的韓基雄走到他的身旁,摸了摸他的額頭。「沒發燒,你等下把桌上的湯喝了吧。」
「抱歉,我昨天晚上應該挺失禮的...」申容洙喃喃地低頭說道。「謝謝你。」
「...」韓基雄無意識地摸著他的頭髮,良久才突然開口。「你要去多久?」
「什麼?」
「英國。」
申容洙眨了眨眼睛,韓基雄已經別過了臉去,令他看不清對方的表情。
「八月末過去,應該在聖誕節左右會回來吧。」他如實回答道。
「那...你回來後,我們就在一起吧。」

申容洙猛然坐起來,令兩人都嚇了一跳;然後太陽穴的一陣劇痛又令他呻吟著倒了回去。韓基雄焦急地問他是不是還好,申容洙也只能微弱地點點頭。
不是讓他別離開嗎?他還以為韓基雄會希望他不要走;半年可不是短時間,而他並沒有信心兩人能挺過再一次的分離。
「你不喜歡?」
韓基雄又問他;申容洙急急搖頭。
「不、我...嗯。」
申容洙窘迫地搖頭又點頭,無法組織好話語令他最後發出了一聲崩潰的低吟,把被子蓋過頭。韓基雄不禁發笑。

韓基雄的手潛進他的被子裡,掰開他緊握成拳的手指,輕輕扣住他的手。申容洙別開了臉,卻忍不住悄悄握緊了對方的手。
距離他們開始戀愛,尚餘218天。

2 則留言:

  1. 一直想來回這篇但一直忘記XD

    一開始看到這篇有點猶豫要不要點進來,因為我完全沒看過這部電影(雖然有看RR在噗浪上講)
    但畢竟我RR腦粉(?)連珍雞都吃了XDD 所以稍微估狗過電影劇情後還是踏進來了XD

    覺得完全可以體會申容洙的心情啊QQQQ 那樣曖昧,想往前但又怕破壞現在的關係,對方好像知道自己的心意卻又什麼都不說,真的就是SOME啊QQQQ

    意外的,「哥,別讓自己再受傷了。」這句竟然戳到我的淚點(雖然我淚點本來就很低XD
    大概是剛看完前一段的餘韻吧,溫柔的吻申容洙,後來的一舉一動都像是在交往,但就是不說清楚讓人不安又不知該如何是好QQQQ 說真的看到這邊韓基雄已經被我在內心打X了XDDDD

    好險猜了這麼久,終於決定要開始戀愛了。雖然說"距離他們開始戀愛,尚餘218天。"但其實講了這種話也算是互相確認心意了吧。

    最後能甜甜的收尾真是太好了♥ 謝謝RR♥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到這篇有留言令我馬上興奮了起來,怎麼辦NAO我好愛你喔(抱住狂親) (X)
      很推薦這部電影喔,如果NAO看完的話應該會更討厭韓基雄這個角色XDDD (刪掉

      順便補一下劇情,這樣應該會比較容易理解(?)
      1. 電影中申容洙是曾經向韓基雄表白過的,但兩人沒有正式在一起過
      2. 李峻宇有對申容洙說過不要向直男表白,因為會受傷;他也知道申容洙表白失敗了的事

      夜間飛行中這兩個孩子的故事很虐,就算到了結尾有彼此相伴(?),兩人也是傷痕累累的。我想要他們治癒好心裡的舊傷、準備好迎接愛情,應該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吧XD
      我覺得SOME的關係是雙面刃,能令人覺得甜蜜的同時也會令人感到困惑...如果有好的結果的話,回想SOME的時期還是會覺得幸福吧?

      甜甜的結尾是我的私心,畢竟在我的心中電影的故事沒有完結,所以很想給他們一個好的結局XDD
      謝謝NAO的留言,真的♡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