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VIXX / LeoN] Restrain

Restrain
★UTOPIA賭局找數系列。
request from 阿零



濕熱的天氣令就算是冷氣大開的車內也添了幾絲煩躁的味道;窗外黑沉沉的密雲預示著暴雨的到來。
鄭澤運不耐煩地按著手機的開關鍵,令螢幕一閃一閃地亮起又回到一片漆黑;他終於因為受不了鬱悶的氣氛而把手機拋到一旁,視線投向坐在隔壁一語不發地開著車的車學沇。
對方和他一樣木無表情,死死抿著下唇的樣子就像是在把滿腹的話語強嚥下去一般。鄭澤運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冷笑-現在把氣氛搞成這樣的可不是自己吧,車學沇到底是哪來的立場生氣?
車學沇絕對聽到了他的那聲冷笑,因為在下一秒那人就猛然踩下了剎車的踏板;鄭澤運差點就撞上了前方,突如其來的衝擊令他幾近爆發。
他冷眼看向車學沇,只見對方什麼也沒說就推門走了出去。
鄭澤運出聲咒罵,煩躁地抓了抓頭髮後也跟著離開了車廂。
他在走出去後才發現兩人現在處於郊外不知道哪個無人的角落:放眼望去只能看見山和平原,別說人了他連房子的影子也沒看見。
車學沇靠著車子站了在一旁,一臉委屈像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鄭澤運走近了他,在自己能控制好情緒之前冷冰冰的話語已經不受控地自嘴邊溢出。
「現在只有你和我而已,還需要裝委屈嗎?」
車學沇馬上抬起頭來看他,眼睛裡滿溢的除了淚水外還有明顯的怒意;他狠狠地抬手推開了鄭澤運。
「別過來。」車學沇一邊吸鼻子一邊拒絕的模樣看起來一點說服力都沒有。「要說噁心的話你也完全噁心到我了。」
「是嗎?」鄭澤運往前踏了一步。「在我和未婚妻的父母見面前一天把我拐到這種地方來還不夠噁心嗎?」
「那你怎麼不想想跟那女人結婚這件事本來就有夠噁心?」車學沇反駁。「你跟她上床的話能硬起來嗎?被女人扒光衣服依然毫無反應的人可不是我-唔!」
鄭澤運狠狠地吻上對方,粗暴地咬破了那微微顫抖的下唇;他強硬的攻勢令車學沇一時無法招架,只得任由他肆虐。
他的舌頭探進車學沇的口腔,舔遍能夠觸及的每一寸。沒過多久,車學沇便熱情地開始回應他的吻;他的背貼上了車窗,雙手毫無章法地在鄭澤運的衣服上撫摸著。
鄭澤運暫時停下了吻,把人拉到一旁後打開車門把對方推進了後座的椅子,自己再覆上去繼續未完的纏綿。他們之間緊張的關係彷彿從反覆的撫慰中得到了紓解,唇瓣反覆的貼合似是摩擦出了新的勇氣。
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始有了想哭的感覺,只知道自己進入車學沇的身體時對方的嗚咽已經停不下來。鄭澤運的淚水滴到車學沇的臉上,兩道水痕沿著那人的臉流下,沾濕了他的鬢角。
「我愛你...」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呢喃淹沒在滂沱的大雨中。

2 則留言:

  1. 看完這篇文,冒出的第一句話:怎麼辦?
    他們的未來,他們的感情
    將自己從喜歡CP這位置抽掉
    面對同性戀者所要做的就是尊重
    就會想問著謾罵他們的人們:他們到底錯在哪?難道與別人選擇不同、努力做自己就是所犯的錯
    那這世上的眾人都有錯了
    因為每個人都是個獨立的個體,每個人的選擇都不盡相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回覆:3
      說實話我在寫的時候沒想那麼多,只是想要滿足點文要求而已XDD
      人類習慣性地害怕不常見的人事,其實只會暴露出自己的懦弱無能而已。不去理解就盲目排斥在我看來是膚淺的行為,不去思考就馬上判別對錯根本就不是判斷。
      就像你說的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要求每個人都活於一樣的規範之下是無稽之談。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