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VIXX / NBin] Secret Garden (上)

Secret Garden
★BGM: 硝子の花園 - 絢瀬絵里.東條希


李弘彬的姐姐要結婚了。
姐姐的未婚夫來作客的那天,宅子裡的眾人都是早早就起來了準備;整間大宅早就在兩天前打掃得乾乾淨淨的,花瓶裡整齊地插著開得正燦爛的百合花,屋內到處都飄散著淡淡的花香。
不僅姐姐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李弘彬也被半逼著穿上炭色的新西裝,皮鞋刷得光可鑑人;用過早餐後,他就隨便捏造了一個藉口借故離開氣氛過份拘束的大廳,溜到不遠處的溫室裡。

他實在不懂為什麼別人說好了傍晚才會過來,家人硬是要他從早上就進入拘謹模式。李弘彬雖然從小就被灌輸那套令人作嘔的繁文縟節,但那並不代表他能衷心喜歡這種處處束縛他的生活模式。
比起和客人聊那些他根本不喜歡的地理天氣,他寧願在溫室內繼續觀察照顧他的植物。
家中的溫室和花園都是他的領土,除了澆水外家中其他人都不敢隨便亂碰他的奇花異草;花園內的花會依季節更換,而溫室內則長期栽種著來自熱帶及亞熱帶的花卉,鮮艷的花朵百花齊放,令人絲毫無法把溫室與室外的冷空氣連結起來。
前一陣子託人從東方送來的朱槿好不容易熬過了英國的嚴冬,現在正是在溫室內急速成長的時期;李弘彬只敢給花澆水,不敢動手清理枯葉,只怕弄髒了自己身上那價格不菲的訂制西裝。
幾個已經成形的花苞摻雜在幾朵悄然盛放的朱槿間,鮮紅的花瓣層層疊疊,是李弘彬期待已久的模樣。
「好漂亮。」一把陌生的男聲從後方傳來,令李弘彬嚇得馬上回過頭去。「這是玫瑰嗎?」
站在他身後的是一位素未謀面的紳士。他穿著筆挺的西裝,身高似乎和李弘彬自己相若,稍顯稚氣的臉上有著相稱的柔和表情。
「不是。」李弘彬雖然覺得對方的提問唐突,但也只是頓了頓後便謹慎地開口回答。「這是重瓣朱槿。」
「原來是這樣啊。」來人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留意到李弘彬警戒的表情後不禁失笑。「啊-真失禮,我為我剛剛的冒昧道歉。我是車學淵,今天應邀來和貴府的千金見面的。」
「我是李弘彬。」李弘彬握住對方先向他伸來的手。「所以你是我姐夫對吧?」
「還不是-我們還沒有訂婚,但應該也差不多了。」車學淵朝他微笑。「我比預想中早了到達,下午茶還沒準備好,李小姐來迎接我時便建議先在花園繞一圈。她說她的裝扮不適合進來溫室,我便徑自進來了,沒想到已經有人在這兒。」
「不要緊,你也提醒了我該是時候回去了。」李弘彬把手上的澆花壺放下,側身打開了溫室的門。「我應該在屋內等著的,把初次見面弄得如此尷尬真是失禮了。」
「絕對不會。」車學淵走出溫室,對李弘彬一笑。「我才是該道歉的人-不過這些沒完沒了的歉意還是就此打住吧。」
「那麼就不打擾車先生和姐姐了,我先行失陪。」
李弘彬微微鞠躬,然後走回大宅。

李弘彬在整段下午茶時間都特別注意車學淵。
那位彬彬有禮的紳士-他的未來姐夫-似乎特別討他的家人喜歡,不論是溫文有禮的談吐,還是顯赫的家庭背景,以至那可以稱得上是帥氣的外表,無一不令他的父母和姐姐笑得合不攏嘴。
「車先生的家裡是茶商對吧?」
「是的。我的爺爺創辦了公司,現在我和父親、哥哥都有參與經營。我負責茶葉在東方的採購。」
「聽說是國內最大的茶葉進口商是吧?」
「我們沒有刻意比較,但就業績來看好像是如此的。」
「才二十歲出頭就負責那麼重要的事務,車先生真是一表人才啊。」
「過獎了。」
李弘彬看著車學淵從容地與自己的父親聊天,心想這個令不苟言笑的父親也揚起笑容的年輕男人可真不簡單:那不卑不亢的語調、隱藏流露的才智,還有人畜無害的表情,完全令人難以感覺到他的威脅性。

-那是個令人難以拒絕的男人。
李弘彬感到隱約的危險,卻又無法把面前的男人與危機聯繫起來。

車學淵是商人,常常都會到外地出差;自從那次會面後,他就會在每次出國後為李弘彬家中的每一個人捎來厚禮。
給李弘彬父親的是東方的古玩,給他母親的是精緻的茶具,給他姐姐的是價值連城的首飾;而李弘彬發現,車學淵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對他溫室內的花卉瞭如指掌,因為他每次都會從對方手上收到另一種東方花卉的種子。
車學淵每次來拜訪時都會來找他聊上整個小時的花卉,顯然在第一次會面後車學淵鐵定花了很多時間去熟悉李弘彬溫室內的一草一木;李弘彬留意到車學淵從只知道玫瑰,變成了可以和他爭論芍藥和牡丹美態的人。
他一再提醒自己,那也只是車學淵為了向他姐姐提親而作的表面功夫而已;然而他卻無法自拔地和那人一再討論下去,甚至漸漸對那人著迷。
李弘彬貪戀對方對自己的珍視,每個來自車學淵的觸碰都令他心動不已。他喜歡和車學淵並肩從溫室走回大宅,喜歡對方偶爾幫自己撥開額前過長的瀏海。
而那份迷戀,就算在車學淵和自己的姐姐結婚後依然在他內心蔓延。

在花園內的桔梗盛開之時,車學淵邀李弘彬來他的新居作客兩個星期;李弘彬的家人見是女婿的邀請,便不疑有他地讓李弘彬前往。
然而李弘彬的直覺卻告訴他有什麼不太對勁;腦內有一把聲音輕柔地反覆叫他接近車學淵,擁有、獨佔那個人-
他用力地搖了搖頭,把那樣的想法隔絕於腦外。

結婚後的車學淵跟婚前沒什麼分別,倒是李弘彬的姐姐-現在是車學淵的妻子了-有了莊園女主人的風範,就連在李弘彬面前也變得拘謹少話了起來。
三人共進午餐後,車學淵就因外面的太陽太猛烈為由,體貼地先把夫人送回了房間;李弘彬還沒來得及打翻醋罈子,醋意就已經被車學淵在扶著夫人上樓梯前朝他投來的一個微笑給打得煙消雲散。
車學淵不久後就回到了客廳,揚起不比七月的盛陽失色的笑容帶著李弘彬參觀了一圈他的新房。
李弘彬對房子裡有多少房間並不感興趣-說真的,雖然他很享受跟車學淵在一起的時間,但在繞了一圈後他根本就記不住任何房間的方位,只覺得腦海一片混亂。車學淵想必也看出了他的興致並不高,便加快了腳步帶他來到屋子後方。
「這個我想你一定會喜歡。」車學淵神秘地笑了笑,在李弘彬疑惑地偏了偏頭時打開了門。
李弘彬倒抽了一口氣-在他眼前綻放的是五彩繽紛的花卉:他擁有的、只在書本內看過的、未知的各種花卉,像是三千佳麗一般在他眼前爭妍鬥艷。濃的淡的花香纏繞成一種令他頭暈目眩的味道-他覺得自己無法思考。
「看呆了吧?」車學淵關上溫室的門,語氣有點洋洋得意。「說實話要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對它們那麼感興趣…為了弄這個溫室我可費神了,如果你以後能因為它而多過來作客的話,我的努力也不算白費了吧。」
李弘彬回過頭去,車學淵的笑容不知怎的看起來特別耀眼,就連滿室的花朵也不比那人奪目。
然後他不假思索地把手臂環上了對方的脖子,送上自己的唇。

車學淵身上有別於花香的味道,李弘彬說不上是哪一種香氣,但他確切地從那個吻中嗅到了安心的味道;車學淵的臂環在他的腰間,把他整個人收進懷裡,就像是一點也不意外李弘彬會吻他似的。
參觀莊園的後半部分行程被他們帶到客房的床上度過;車學淵把李弘彬壓到柔軟的大床上時還笑著說這個角落離其他房間都很遠,李弘彬可以怎樣叫都沒關係。
「我想聽你叫我的名字。」車學淵把唇貼上了他的脖間,令他一陣輕顫。「那一定比任何天籟都更為動人。」
而李弘彬的確這麼做了;被車學淵進入時,他緊緊地攀著對方的肩膀,無助的嗚咽拼湊出零碎的音節。
學淵、學淵。
他反覆地喊著這個名字,好像只要這樣就能蓋過與快感交織在一起的一絲罪惡感。

4 則留言:

  1. 嗚嗚嗚有點虐又好好看QQQ
    車NN把豆兒壓倒那裡感覺好腹黑哇xdddd
    期待下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總是壞男人設定的車NNN XDDD
      史庫覺得好看的話就太好了Q 謝謝留言!!

      刪除
  2. 自己躲在溫室拈花惹草(x)的弘彬好可愛好溫順喔www
    覺得RR一定很愛車NN
    因為你寫的車N的每句話每個動作在我腦中都可以毫無困難的想像出來啊!!!!
    有自信的樣子害羞笑起來的樣子洋洋得意的樣子全部都好鮮明!!!!

    感覺下集又要虐了
    但還是好想知道會發生什麼事QQQ

    謝謝RR♥

    回覆刪除
    回覆
    1. 屬性暴露了嗎!! (掩面
      可能因為我是車NN腦飯,所以寫文時也會不自覺地用自己的角度去寫他XD
      我覺得豆彬真是一個很適合花的人,可能因為本來就長得很好看(XD),而且腦內會一直出現平常安靜害羞、提到花卉就會臉紅著滔滔不絕,回過神來又急忙住口的豆彬XDDD
      感謝期待,我會努力的/// 謝謝NAO的留言!!

      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