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珉佑]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6 / END

你的愛會像花一樣盛開一季後就凋零嗎?

2016

July

「我們聊一下吧。」
崔勝澈用的是肯定句,沒有給全圓佑一丁點拒絕的空間。全圓佑看著對方把工作室的門鎖上,認命地把筆電放到一旁。
全圓佑一直鴕鳥心態地認為過多的工作量能令大家忽略他和金珉奎強裝出來的和平,只是崔勝澈還是沒有一點誤差地留意到了什麼;他說實話沒有想過在大家都焦頭爛額的時候,崔勝澈還會硬把他揪出來把事情聊開,但想來又的確是重視團內關係的隊長大人的作風。
「我已經先跟珉奎說過話了。」崔勝澈看到全圓佑的臉色不對,又馬上補了一句。「不用擔心,他有跟我保證只跟我說過你們兩個之間的事。其他人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全圓佑只得點頭;他無法否認自己的確是鬆了一口氣。
「別的我就不多說了...你打算怎麼辦?」
崔勝澈試探的問句把全圓佑的思路技術性擊倒——他實在想不出一個好的答案。
「我不知道。」他坦承道。「所以我才沒有跟他說話。」
「你不能一直逃避下去。」崔勝澈說道。「我不想給你壓力,但你真的需要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
全圓佑又乖巧地點頭。他當然也知道自己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輩子:這樣子拖延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你知道我比誰都不希望你們之間有隔膜。和他把話聊開來好嗎?不管結論是什麼,你們都需要談一下。」
崔勝澈站了起來,拍了拍全圓佑的肩膀後就走了出去。他並沒有把門帶上,全圓佑正打算站起來把門關上時,卻有人正好走了進來。
金珉奎把門上鎖,看向全圓佑的眼神閃爍著決心。

全圓佑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繼續回到筆電前工作,金珉奎緊跟著他的眼神卻令他比平常跟金珉奎獨處時更不自在。他的喉頭一緊;他並不想當先開口的人,崔勝澈要他和金珉奎聊開來時,他還沒有做好面對那人的準備。
還好金珉奎也沒有強迫他說什麼;那人只是在有點遠的椅子上坐下,看著全圓佑靜默了好一會才開口。
「對不起。」
金珉奎的道歉令全圓佑內心浮起一陣罪惡感;但他只是繼續靜默著聽了下去。
「之前突然就對哥說了那樣的話...嚇到了你對吧?」金珉奎自嘲地輕笑了一聲。「我不應該對你生氣的...明明哥還在生病,我卻只想著自己。」
金珉奎看到全圓佑正欲回應,又出聲阻止了他。
「哥...先聽我說完好嗎?暫時...就聽聽看我的事吧。拜託。」
全圓佑只得往後靠回沙發上,等待金珉奎繼續說下去。
「我...我真的已經喜歡哥很久了。從道允哥離開之前就已經非常喜歡哥...哥不是很喜歡道允哥嗎?那麼會照顧大家、又有自信的人,說實話大家都很難不喜歡吧。」
「然後我就想,要讓哥喜歡我的話,似乎一定要成為更好的人才行。我不希望哥一直把我當弟弟看,我也想成為可以讓哥依靠的人。」
「我用了很笨的方法...我以為多跟不同的女孩交往的話,也會從中學習到什麼。我以為有點戀愛經驗的話,就會更清楚怎樣才能令哥喜歡我。結果我只是一直被甩...什麼都學習不到不說,也好像令哥不想要接近我了。」
「我不論對哥做什麼,哥都好像都是一樣的冷淡。每次飯們來問哥怎麼看我時,哥都一直說很討厭我...淨漢哥也跟我說了哥很不喜歡飯們把我們湊成一對的事。我覺得很挫敗... 明明我靠近的時候都不會拒絕,但為什麼總是令我覺得這麼不安...?」
「我已經不知道能怎麼辦了...想要對哥表白的時候,卻總覺得時機不對。我也很怕哥會因為我說了喜歡而討厭我..我覺得看不懂哥的心意、越來越沒有繼續喜歡下去的動力了,可是每次看到哥的時候,還是喜歡到不能自拔。.」
全圓佑覺得自己的大腦在爆炸——滿腹的話語卡了在喉間,他覺得自己應該要說什麼,過多的新資訊跟他的想法相撞後他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我真的很喜歡哥。就算是拒絕也好,我也希望能聽到哥的答案。」
金珉奎低著頭,令全圓佑無法看清他的表情;全圓佑深深吸入彷彿已經變成了固體的空氣,然後閉上眼睛。
「給我一點時間考慮。」

那天的談話就以全圓佑的那句話作結;崔勝澈沒有再要求他們快點解決問題,金珉奎也在人前如常像是失控的大型犬一樣圍著全圓佑打轉。全圓佑仍舊以撲克臉應對;在他能想出一個好的回應之前,他並不想令兩人的關係更為複雜。
全圓佑知道自己恐懼的東西太多。兩個人互相喜歡,並不代表所有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就算他知道金珉奎也喜歡自己,亦無法忽視他們已經傷害彼此太多的事實。他在內心控訴金珉奎的主動令自己不知所措的同時,他的冷漠也令金珉奎傷心困惑。
他至今仍然無法相信愛情。全圓佑也曾經相信過張道允:那個自己暗自傾慕的人,最終以背叛回報他的信任。他要如何證明愛情不是令雙方都更痛苦的雙刃劍?世界並非只有全圓佑和金珉奎兩人,他們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光是想到其他人的目光,已經令全圓佑遲遲無法下決心向金珉奎坦白自己的感情。

「你真的不打算答應金珉奎嗎?」
權順榮的語氣跟在聊天氣沒分別,卻著實嚇到了不設防的全圓佑。他差點被空氣嗆到,忍不住咳嗽時也看到了權順榮憐憫的眼神。
「你在說什麼?」
崔勝澈不是說了大家都還不知道這件事的嗎?全圓佑無法掩飾自己的慌亂;權順榮只是嘆氣。
「我不需要是福爾摩斯也能看出來你和金珉奎的氣氛不太對好嗎?」權順榮朝他搖了搖手指。「我們早就看出來他喜歡你了,就只有你一直那麼遲鈍。」
「可是我和他不可能——」
「那並不是答案。」權順榮搖了搖頭。「現實只是你不願意告訴他真心的藉口而已。他想聽的不是這種回應。」
全圓佑啞口無言。

August

密密麻麻的行程說實話也令全圓佑找不到機會再跟金珉奎單獨相處。他們總是被太多人包圍著,習慣了藏起自己的感情,令坦白變得更為困難。
一直在期待著他答案的金珉奎卻有點等不下去了。他在演唱會的後台突然把全圓佑拉到了一旁;無暇分心招架的全圓佑只是挑起了眉。
「哥...今天晚上會有空嗎?」金珉奎試探地問著,又趕緊補上一句。「我沒有什麼意思、只是想跟哥聊聊而已——」
「好啊。」
全圓佑打斷了金珉奎的話。金珉奎的表情看起來驚訝又緊張;全圓佑在對方開口前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逕自回到了人群之中。
事到如今,他也沒什麼可以隱藏的了。權順榮說得沒錯——全圓佑一直都知道金珉奎想要怎樣的答案,而那根本不是什麼需要多想的回應。
愛情不是一個人的事,並非全圓佑覺得兩人沒有機會發展,結局就必然如此。就算悲觀,他也必須學會相信金珉奎、相信從不同的個體變成「我們」的兩人。
公演如常地進行,已經排練過無數次的流程搬到觀眾面前時,便神奇地產生了令全圓佑能享受表演的能力。他跟著音樂搖晃著頭,分神看了一眼台下的手燈海後,再把視線集中到自己身側時便看到了金珉奎向自己伸出的手。
金珉奎的眼神帶著期待;全圓佑也決定不再逆心而行。
全圓佑把自己的手覆上金珉奎的,兩人就那樣在舞台上自然地牽起手來;台下的尖叫聲不斷,全圓佑看向金珉奎微笑著的臉時,也想好了等下要怎樣回應那人的心意。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