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A.P / 90line] A step closer #10

A step closer #10 想要的東西、謝啦
★舊文重發。題目來源已遺失,主題為≪片思い以上両思い未満な二人のお題10≫。

方容國喜歡自己?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事?
金力燦覺得自己的腦子被絞成了亂七八糟的一團,不但無法好好思考更將近爆炸。
他猛地張開眼睛,方容國的臉正好在他的眼前。方容國看起來嚇了一跳,但又迅速回到平靜。
「你都聽到了?」他的聲音聽不出一絲波瀾。
「......」金力燦咬了咬下唇,沒有說話。
「嘛,就像你聽到的那樣。」方容國站了起來,表情似笑非笑。「會覺得我很噁心嗎?」
金力燦馬上搖了搖頭。
「我們以後還會是朋友的,我不會對你做出什麼越軌的事。」
「可是...」金力燦覺得自己的嗓子好乾好啞。
「該是時候回去了,你好了的話就過來吧,我去發動車子。」
方容國沒有再看他的臉,就那樣徑自走開了;金力燦無法開口說出要他留下的話。

他們之間的氣氛在到家前都是沉默的,回程時金力燦依然抱著方容國的腰但卻覺得對方的心離他好遠。
他知道自己也喜歡方容國,坦白的話卻怎樣都只是卡在喉頭。
交往的話就有分手的可能性,但是一直都當好朋友的話...大概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吧。
也許在很多年後,他就能若無其事地對方容國說:其實那時候我也喜歡你。
而在那麼長的一段日子過後,方容國也應該只會對他微笑吧。
金力燦不想失去方容國,所以他也不敢再向他走近一步;再向前走一步就等於加大風險,他不喜歡走在鋼索上的感覺。
到家門時方容國按住了他的肩,對他勾起一個很淡的苦笑。
「最近的話還是不要常常聯絡吧,我需要一點時間去制定一個合適的、屬於朋友之間的距離。」
「那個-」
「明天見。」
方容國重新戴上頭盔,跨上機車就駛往還車的路上了;金力燦看著他的背影,心情很複雜。

接下來的兩星期方容國對他的態度都很冷淡,就算是說話也總是離得遠遠的,好幾次方容國的手正要搭上他的肩又苦笑著挪開了。
金力燦覺得很煩躁,他沒有跟方容國坦白的原因就是因為不想失去他,豈料現在對方卻走得越來越遠。
這跟他本來預想的完全不一樣阿。
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跟方容國好好談一談,就算不是成為情人,起碼也回到當初的關係。

金力燦在下課後拉住想要直接跑出去的方容國,對方只是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便輕輕甩開了他的手。
「先別走!」金力燦看出他欲離開的意願,連忙把他拽回來。「你今天有空嗎?」
「我得回家寫曲。」方容國的聲音不帶一點感情。
「那我也去!」
「你在的話我集中不了。」
「你以前不是常在作曲時讓我待在一旁嗎?」
「那是以前的事。」
方容國不再搭理他,連他急急跟在身後的腳步聲也無視掉;金力燦就這樣一直跟著他回到了家。
方容國的家裡正好沒人,金力燦在他身後把大門鎖上後又急步在方容國關上大門前竄了進去。

他依然因為方容國過快的腳步而有點氣喘,靠在門邊不知所措地任由自己的視線亂飄;方容國把背包放到一旁後站在離門板最遠的書桌前遠遠地看著金力燦。
「你想對我說什麼?」方容國的語氣竟帶著無奈。
「我...我們可不可以回到之前的關係?」金力燦緊張地開口。
「不可能吧,金力燦。」方容國笑了笑,那笑容深深地刺痛了金力燦的眼睛。「要我像以前一樣,根本就不可能阿。」
「可是-」
「可是什麼?你已經不打算接受我了,難道還要我像以前一樣若無其事地跟你勾肩搭背嗎?」方容國嘆了一口氣。「金力燦你也太殘忍了。」
「我...」金力燦握緊了拳頭,喉嚨乾得令他說不出一句話。
「你的確還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不能強逼你再接受我這種感情,懂嗎?所以我也不可能跟你像以前一樣整天都黏在一起了,我會受不了的。」
「方容國-」
「沒事的話就走吧,光是和你這樣說話-」
「但是我也喜歡你!方容國我喜歡你!」

金力燦幾乎是用吼的,無意識的表白令他在看到方容國又驚又喜的表情後才醒覺到自己說了些什麼。
方容國的樣子在兩秒後又回到了那種危險的表情-金力燦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人腦裡一定又蹦出一堆壞點子了。
金力燦看著方容國一步一步地走近,最後停在自己面前;他連忙移開視線,不敢去看那人的臉。
「你剛剛說什麼?」
「我...」目光飛快地在房間內穿梭,最終被方容國捏住下巴強逼他們對視。
「為什麼一開始不跟我說?」方容國瞇起眼睛,食指輕輕敲打金力燦的臉。「你知道這兩個星期我過得多痛苦嗎?」
「呃...」明明我也很痛苦...這句話金力燦不敢說出來。
「是不是應該給你一點懲罰?」方容國笑得很不懷好意,金力燦覺得自己變成了在老虎跟前的一只小白兔。「眼睛閉起來。」
「誒...」金力燦想到了之前被方容國打額頭的事,語氣軟了一半。「這次能不能...別那麼用力?」
「快閉上眼睛。」方容國的臉就像是惡魔一般。

金力燦只好依言閉起眼睛,等待對方的手掌拍上自己的額頭。方容國的氣息又一次靠得好近,穩定的吐息噴到金力燦的臉上時有一種癢癢的感覺-不只是臉,連心也癢癢的。
他感到方容國的氣息在他的臉上遊移,被打額頭的恐懼盈滿了他的心-
然而最後襲上來的卻不是方容國的手。
甚麼溫暖柔軟的東西壓到了金力燦的唇上,他猛然張開眼睛才發現方容國的臉就在他眼前五公分不到的地方。
他們...在接吻?
用力眨了好幾下眼睛後方容國離開了他,神情看起來有點不滿。
「接吻時要閉上眼睛是常識吧?」
「誒?可是你又沒有告訴我要接吻...」金力燦還是呆呆的。
「笨蛋。」方容國笑了出來,伸手想要揉亂金力燦的頭髮但手卻被抓住了。
「所以...我們現在...是情人的關係?」金力燦有點不太確定。
「都親過了,你說呢?」
方容國輕輕咬了咬金力燦的下唇,被咬的人馬上就紅了臉。

「那...今後也多多指教。」
「彼此彼此。」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