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VIXX / 93line] Connection #01

Connection

#01


金元植張開眼睛時,入眼的只有一張靠得過近的人臉;他嚇得反射地往後縮,後腦馬上應聲撞上了牆。
「啊好疼!」
金元植淚眼汪汪地摸上自己的後腦;面前的男人揚起了一個燦爛得不合時宜的笑容,然後回過頭去。
「學沇哥—!他—醒—了—!」
遠方有誰應了聲好,男人又再次回頭看他—臉上的笑容依然不輸盛夏的艷陽。
「你是誰?我在哪裡?」金元植警戒地問道。
「這裡是市廳的秘密部門!地下三層!」男人興奮地在原地張開雙臂轉了個圈。「我是秘密部門的李在煥,請多指教!」
「甚麼東西...?」金元植嘀咕;眼前這個名叫李在煥的男人大概不是精神病病患就是瘋子吧...
「不好意思,我們部門剛剛搬辦公室了,孩子們都有點興奮。」另一把聲音傳來;入眼的是一名一臉抱歉的男人。那人向金元植遞上自己的名片,順便把李在煥趕走了。「你好,我是秘密部門的負責人車學沇。」
金元植打量了一下名片:上方赫然寫著「首爾特別市 秘密部門」,加上隔壁的市徽,分明地指出這是一個真實存在的部門。
「不相信的話,我們等下帶你離開時你就會懂了;這兒上方就是首爾市廳喔。」車學沇顯然對沒有人相信秘密部門的存在習以為常。「嘛,請你先暫且相信我們吧;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金元植覺得有點啼笑皆非。
「你還記得今天下午看到的異象吧?」車學沇說道。「我們就是為了那個而把你帶來的。」
「你是指...我看到有人跳樓,但那個人卻消失了的事?」金元植試探地問。「那不是幻覺對吧?那個叫李弘彬的男孩也確實存在吧?」
「對,你說的都沒錯。」車學沇點頭。「那不是你的幻覺,而那孩子...也的確在這個世界上『曾經』存在過。」
「曾經?」金元植不解。「你是指他現在已經...」
「你記得嗎?當你在別人面前提到他時,沒有人記得這個人,也沒有任何這個人存在的紀錄。」車學沇神色凝重。「你是這個世上唯一知道他的存在的人。」
「但為什麼是我?我也不認識他啊。」
「重點是,只有你知道他曾經真實存在過。」車學沇解釋。「如果要避免他就此消失,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他會...消失?」
金元植還真沒想過這個可能性。每天和他一樣在同一所學校唸書、生活著的人會就這樣被遺忘,然後消失嗎?
他幾乎是頭腦一熱地點了點頭。
「我...我有什麼能幫忙的?」
「可多了。」車學沇見他應允,明顯地鬆了一口氣。「在那之前,你能先保證不把在這兒得知、看到的和聽到的任何事情說出去嗎?」
「可以。」金元植急急答應。
「那麼我代表秘密部門先感謝你了。」車學沇朝他點頭。「因為要讓你知道的情報很多,時間也不早了,所以我們明天再在這裡見面吧。」
「我要怎麼來這裡?」金元植站起來問道。
「有兩個方法-我們可以帶你來,你想要從訪客通道進來也可以。」車學沇笑了笑。「我帶你走一次訪客通道吧?」

金元植沒有想過所謂的訪客通道會跟電影裡的畫面一樣:寬敞而燈火通明的走道看起來嶄新乾淨,俐落的設計帶著現代感。
「秘密部門的訪客通道...我還以為會像下水道一樣呢。」他小聲嘀咕。
「啊,本來真的跟下水道一樣哦。」車學沇回頭對他說道。「不過在搬辦公室後就改善很多了,畢竟我們也是政府部門嘛。」
「你們部門到底是處理什麼的?」金元植不禁問道。
「這個嘛...你明天就會知道了。」車學沇在一道門前停下,故作神秘。「那麼這道門後就是地鐵站了,開門的方式很簡單,把你的拇指貼到鑰匙孔上就好。沒問題的話明天見了。」
「喔,好。」金元植只得點頭,推門走了出去。
一打開門,地鐵站的錄音就充斥了他的耳窩;身後的門很快就關上了,金元植小心地記住了門的位置後才離開。
他打開手機,才發現時間已值十時。兩通未接來電伴隨時間一起躍現螢幕上:一通來自媽媽,另一通來自李泰民。
金元植撥了電話回家告知家人自己已在回家的路上,又傳了KakaoTalk告訴李泰民自己回家後會回電;他在地鐵上無聊地看著八爪魚女朋友在KakaoTalk轟炸他的一大堆話語,腦海卻亂七八糟的只剩下今天發生的一連串怪事。
到底那男孩和自己之間是發生什麼事了?

金元植整個晚上都睡得不好,李弘彬的身影反復地在他的夢裡出現;有的時候他會夢到那人在他記憶中那縮著身體、靜悄悄地走過走廊的樣子,有時候是那人打籃球的姿態,但更多的是他縱身從天台跳下的畫面。
被鬧鐘吵醒時金元植只覺得自己頭痛欲裂,最後還是妹妹在媽媽的協助下對他施以暴力才令他終於滾下了床;他拖著沉重的身體梳洗,用涼水潑向自己的臉嘗試令自己清醒一點。
反正今天下課後就可以知道更多了,現在就別多想了吧。
他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打起精神來,看向鏡子時卻發現有誰站了在他的身後。
「媽啊!」他嚇得大叫,猛然回過了頭;看起來熟悉又陌生的眼睛眨了眨,那人偏了偏頭,似乎比他更疑惑。
-是李弘彬!
金元植不敢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面前的人就是李弘彬沒錯!
「你怎麼會在這?」他壓低了聲音問道。不對,昨天車學沇不是說李弘彬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嗎?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李弘彬問。「我昨天晚上一直在你隔壁啊。」
「等等—你不是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嗎?」你昨天不是已經…跳下去了嗎?—金元植想這麼問,最後還是把溢至唇邊的話語嚥了下去。
「你在說甚麼傻話?」李弘彬笑了,兩眼彎彎的、酒窩也甜甜地陷了下去;那模樣令金元植看傻了眼。「我一直都在這裡啊。」

時間緊逼令金元植無法問清楚李弘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風風火火的穿好校服就把對方給拉出門了;倒是對方還一臉淡定的樣子。
金元植把對方拉到公寓停車場的一角。
「我現在要去上學,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如何、怎樣在這裡出現—」金元植抓著對方的肩膀,盯著對方一臉認真地說道。「你去這後面的公園待著,一直到我下課後來找你為止。我下課後會帶你去找車學沇和那什麼秘密部門的人,懂了嗎?」
「為什麼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上學?」李弘彬一臉無辜地問。
「因為你已經不是—啊你別問!」金元植煩躁地抓了抓頭髮。「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反正你聽我的就對了。」
「我想去上學。」李弘彬也不讓步。「和你一起。」
金元植發出了一聲被擊潰了的呻吟。他看了看手錶—再不出發的話他就要遲到了。
「好吧。」他勉強妥協(他的太陽穴又是一陣劇痛)。「隨便你了,要跟來的話就跟來吧。」
李弘彬發出一聲歡呼;金元植只覺得自己的頭更疼了。

金元植剛好在鐘聲響起之前踏進校門;倒是跟在他身後的李弘彬還一臉好奇地在後面東張西望。
金元植慌忙地把對方拉到教學樓的後方,生怕對方與自己突然的親近會惹起其他人懷疑。
「你不能進課室上課,因為學生名單裡已經沒有你的名字了。」金元植急急地說明道。「你可以到天台去,或是找個地方藏起來,放學後再和我在大門會合可以嗎?」
「為什麼?」
「我沒時間解釋了。」金元植又看了一眼手錶;時間十分不妙。「總之別讓其他人看到你就是。我要走了。」
「等等!」李弘彬拉住了他的手腕。
「我真的沒時間了,拜託你合作一點—」金元植氣急敗壞地想要甩開李弘彬的手,對方卻只是搖頭。
「我不知道大門在哪…」

金元植最後還是晚了五分鐘進課室。

他一整天都提心吊膽的;姑勿論李弘彬是怎麼會突然在他身邊出現,對方被發現後會有什麼後果金元植根本不敢想像。
那人會消失嗎?還是會因為闖入學校而被帶走?—總之,感覺不會有好事發生啊。
午飯時他因為開溜不力,被八爪魚女朋友纏住了無法離開座位;他嘴上應答著她滔滔不絕的芝麻小事,眼睛卻不住地往窗外看。
李弘彬有好好躲起來吧?沒有亂跑吧?那個男孩佔據了金元植的腦海,令他無法處理其他想法。
外面下著微雨,午飯時間本來擠滿了男學生的籃球場此時空空如也;金元植不禁想起了昨晚一再到訪他夢境的那個身影。
啊,現在走出來拍著球的人就挺像李弘彬的。
他胡亂地對八爪魚女朋友的話點著頭,卻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等等,那人不就是李弘彬嗎!
他猛地站了起來,眼睛死盯著籃球場上的李弘彬。
—那笨蛋,不是跟他說了不許隨便出來嗎!
「怎麼啦?」
八爪魚女朋友尖細的聲音令金元植找回了一絲理智;她也站了起來,看向窗外。
「外面甚麼都沒有啊?」
金元植差一點就想要反駁她了—在他眼中,李弘彬分明就站了在籃球場上,正投出了一個三分球—但他突然醒覺了甚麼。
金元植尷尬地笑了笑,重新坐了下來。
「應該是我看錯了。」
他在更疑惑的同時,不禁暗暗地舒了一口氣。
籃球場上的李弘彬仍在不知疲倦地投籃。

放學的鐘聲響起時,金元植幾乎是第一個衝出課室的人;他以媲美跑百米的速度奔到大門,李弘彬已經在那兒站著了。
「唷!」
李弘彬輕快地向他朝手,明明站在微雨中頭髮卻沒有一絲濕意。金元植已經放棄了思考,也不顧毛毛細雨就拉著李弘彬跑向地鐵站。
—他只想快點到達市廳,找到那些可以回答他提問的人們。
金元植在入閘時拿出了交通卡,李弘彬沒買票就跟在他身後溜進閘內;金元植緊握著對方的手腕,手指觸碰到的溫度竟有一點不真實的感覺。
「我們要去哪?」李弘彬在他身後問道。
「市廳,秘密部門。」金元植喃喃地回答。
「…那是?」李弘彬的聲音第一次流露出不信任。
「你到了後就知道了。」
金元植不願多說,李弘彬也只好悻悻不語,改而四處張望著。
在往市廳的路上金元植一直緊握著李弘彬的手腕,那人也乖乖地在他身邊待著。四點多的地鐵裡還沒有出現下班的人流,空蕩蕩的車廂裡誰都沒有留意到金元植和他隔壁的男孩。
金元植看著身邊一直數著車站、研究地鐵地圖的李弘彬,不禁懷疑自己到底是做了甚麼事才令他遇上這潭禍水。

他拉著李弘彬走到通往秘密部門的門前,小心翼翼地觀察周邊沒有人後才試探地把拇指按到匙孔上;本來鎖著的門應聲打開,他馬上推門走了進去。
門在他們身後關上,發出了很大的聲音。李弘彬被嚇了一跳,馬上縮到金元植背後,沒被他抓住的手揪住了他的毛衣。
「我們要去哪…?」李弘彬再次問道,聲音帶著不安;金元植本來緊繃著的心也因為聽到對方無助的語氣而軟了一半。
「只是想搞清一點問題而已。」他安撫地說道,拇指輕輕來回掃過底下的手腕上的皮膚。「到了後再向你說明可以吧?」

李弘彬遲疑地應了聲好,金元植便打開了在眼前的最後一扇門。


Connection #1
End.

11 則留言:

  1. RR妳好唷~(可以叫妳RR吧??)
    我是透過強大的谷哥大神搜尋到妳的文文滴~(T0T)太lucky了
    一進來就馬上被妳的文字吸引住了,有一種微風拂過臉上的舒適感^0^
    這篇的豆豆是不是不知道本身已經不存在在這世上的事實??這個秘密部門是管理時間的記憶的嗎??
    RR懷挺~期待ing~^.^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當然可以♥ 隨便怎樣叫都可以的(等等
      秘密部門是做什麼的且看下次更新分曉(X) 謝謝你的喜歡喔XD

      刪除
  2. 「妹妹在媽媽的協助下對他施以暴力才令他終於滾下了床」這句我笑了好久XDDDD(竟然
    弘彬說昨天就在元植旁邊了,表示在元植不知道的狀況下他們已經一起睡了嗎XD

    明明知道大家都看不到弘彬
    但是看到他自己一個人在雨中打籃球還是覺得一陣心疼QQQ
    看到他嚇到抓住元植的毛衣也覺得好戳QQ

    好好奇弘彬的消失到底跟元植有什麼關係喔

    謝謝RR♥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錯在元植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們已經一起睡了,正解XDD
      (聽起來好像酒後亂性喔) (對不起是我太髒了)
      接下來還會有不少會令元植的心臟很不好的小插曲發生,敬請期待XDD

      應該繼續看下去後就會理解為什麼豆彬會本能地依賴元植了吧...?
      希望接下來的更新可以解答你的疑問;w;

      也謝謝NAO留言喔XDD

      刪除
  3. (可惡我現在每次要在這留言前都好緊張阿XDDDDD)

    真心覺得RR你很適合寫這種奇幻/科幻文QQQQ
    很久以前的MAZE和我唯一看過的創L(天雞大人那篇請原諒我忘記title)(去面壁)都好吸引人阿阿阿這篇Connection也感覺很有趣TQT!
    到底李弘彬是為什麼會消失呢,越看越好奇惹TQT 還有為什麼只有金元植還看得到他呢
    堅持著要跟元植一起去上課的弘彬也好可愛阿阿阿腦內完全有畫面惹
    還有微雨中一個人在場上打籃球的樣子,真的跟樓上NAO說的一樣讓人有點淡淡的心疼(?) TQT
    但又覺得那畫面一定非常好看 TQTTTTT (腦粉)
    期待下回更新♡ 我愛RR! (趁亂告白)

    回覆刪除
    回覆
    1. 恭喜毒鳥兒的留言終於沒有被吞掉了XDDD

      回想起來我好像常常寫非現實的題材,應該是因為腦洞太大了才這樣(等等
      居然還有記得MAZE的人TOT...(但是MAZE也一波三折地從我的電腦中消失了...) 希望這一篇也可以順利完結吧(誠心地合十)
      我會說這篇文的主旨就是要寫豆彬全方位地打亂元植的生活嗎(X) 目前的謎團會隨著更新慢慢解開的,還請多多支持(?) XDD
      謝謝毒鳥兒的回覆,我也愛你♥

      刪除
  4. 咦咦咦咦????
    嗚嗚嗚雖然才兩篇卻已經勾起我的好奇心了啊~~~
    到底小彬尼為什麼會消失又出現啊~~~

    然後看到後面我腦袋有個"金元植的隱型情人"的念頭出現XDDD

    期待RR更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醃魚抱歉,Blogger是會吃留言的系統QQ
      不過多半吃完後我都能找回來所以看不到也不用擔心! 我會手動回復的XDD
      金元植的隱形情人是要元植與空氣接吻嗎(不是#
      雖然很想說請期待下次更新但我也好像太久沒更了(#) 會盡快寫的!!
      感謝醃魚回覆:D

      刪除
    2. 元植如果大庭廣眾下跟空氣接吻應該會被送到精神病院吧@@
      光是跟空氣說話就覺得他怪怪了><

      RR加油加油
      沒關係反正我也很久沒更了這感覺我懂>///<

      刪除
    3. 因為豆彬而被送到精神病院的話元植也太可憐了吧XDDDD
      請不要把他當成怪大叔喔(等等

      感謝鼓勵,我會加油的QwQ

      刪除
  5. 咦咦??
    我的留言被吃掉了嗎??
    今天下午才剛在RR這邊留過痕跡啊嗚嗚

    我可憐的心得.....QAQ

    回覆刪除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