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B.A.P / 90line] A step closer #3

A step closer #3 要牽手嗎?
★舊文重發。題目來源已遺失,主題為≪片思い以上両思い未満な二人のお題10≫。

「宿營時去夜遊吧!」
不知道是哪個班上的傢伙提出了這麼一個建議;總而言之,金力燦現在在宿營的營地無奈地看著一片混亂的同學們。
好不容易大家都同意了夜遊的路線,分組時又是一團亂的;等到班上所有人都分成了兩人組,又因出發次序而開始吵鬧起來。
金力燦嘆了一口氣,他的組員-當然,那只會是方容國-打了個呵欠。
「他們到底什麼時候要開始阿?」方容國一臉大爺我很無聊的表情。
「好問題。」金力燦覺得眼前這群同學真的已經超越幼稚到達一個新境界了。
「力燦,女生應該先出發對不對!」突然,一個女同學抓住金力燦的手臂尋求他的同意。
「阿、對對對。」金力燦已經懶得跟她理論了。
「你看吧!」那女同學朝男生群得意洋洋地大喊。
「力燦阿!她們都先出發的話就不好玩了阿!」一個男同學抱怨。
「你們欺負女生也適可而止吧。」金力燦一邊說著一邊踢了踢快要睡著的方容國。「別吵了,我跟容國最後出發可以了吧?」
沒有人反對班會主席的建議。

當金力燦和方容國出發時,已經快要凌晨了。
就算現在是炎夏,山上的夜晚還是有點冷的;金力燦拿著手電筒縮了縮脖子,有點後悔沒把外套帶出來。
「冷?」方容國的視線從地圖移到金力燦的臉上。
「有一點,不過不要緊。」金力燦聳肩。「快走吧,我可不想在這兒待太久。」
「哦-你害怕了?」
「我只是覺得蚊子太多了。」金力燦對這個突然智商低下的好友翻了個白眼。

除了燈光不足外,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可怕的地方。山上的路就跟他們早上走過的一般,未因晚上而起什麼變化。
方容國又打了一個呵欠。
「你覺得很無聊?」
「還滿無聊的。」方容國晃了晃手上的手電筒,地上的燈光也跟著晃動。「根本就是把附近的路再走一遍阿,也只有那群以欺負膽小鬼為樂的人覺得好玩了。」
「我同意。」金力燦拉了拉方容國的衣襬,讓他停下來。「我想看一下地圖-啊,我們多走了一段路。」
「那就繞回去吧。」方容國也把頭湊到地圖旁。「要不要走另一條路?」
「好阿,反正就這樣走回去也太沒意思了。」金力燦同意。
「這才像是夜遊嘛。這邊應該可以直接回到營地?」方容國拐了個彎,走上一條他們從未走過的小徑。
「我不知道耶,走這邊的話可能要繞遠路。」金力燦還在看地圖,腳步稍微落後。「我覺得我的腳已經快被蚊子叮得腫起來了...」

當他再抬頭時,方容國已經走得有點遠了。他加快了腳步,想要跟上對方。
金力燦的手電筒光線打在地上,因為他在小跑所以搖晃得很厲害。他有點抱怨方容國的腳步太快,怎麼就是那麼難趕上呢?
他盯著地上的燈影,卻突然看到了一雙回看他的眼睛。
「嗚阿-!」他嚇得倒退了幾步,尖叫聲令方容國猛然回頭。
「怎麼了?」方容國急步向金力燦的方向往回走,靠近時才發現那人居然...在跟地上的松鼠對峙。
奇怪,他走過去時明明就沒有松鼠的阿。
金力燦顯然是被這只突然冒出來(而且不知為何一直盯著他看)的松鼠嚇到了。方容國伸出手在金力燦的面前晃了晃,那人才回過神來。
「容國...」聲音有點委屈。
「那只是一只松鼠而已。」方容國不禁覺得好笑。
「但是我明明一直只看到地面,突然看到有一雙眼睛盯著我看...」
「被手電筒的燈光嚇呆了吧。」
「可是-哎,牠跑了。」
「那我們可以繼續走了吧?」
「我的心臟有點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你是老太太嗎。」
方容國拉起金力燦的手,對方這次受到的驚嚇好像更大了。
「你的手好冰。」他把金力燦的手掌抓到唇邊呵了一口氣。「快走吧,你不是想要快點回去?」
「但、但是...手...」
「夜遊不是就要牽手嗎?」
方容國牽著金力燦的手繼續前行,無視對方的一切反抗。

就像記憶中的一般,方容國的手很大很溫暖;這大概是他們在上初中後第一次牽手,金力燦有點心神恍惚。
大概在回到營地前就要分開了吧。
思及此,金力燦輕輕地反握方容國的手。

我是不是可以猜想...你也有跟我一樣的心情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