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SEVENTEEN / 佑輝] Sketches #1~2

Sketches #1~2
★佑輝攝影師AU於各種時間點的小段子。本AU其他文章如下(依時序順):
Lucky Star / Sunny 16 rule 人間煙火 (by麻雀) 


#1 Athelete
全圓佑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不是沒有原因的。
文俊輝酸酸地想著,舉起相機對準那人後不禁看著觀景窗看得出了神:把運動外套穿得那麼好看的人,大概也只有全圓佑了吧。
考全校第一就算了,還是田徑隊的選手⋯⋯對全圓佑來說,一切事情都仿佛只有不為而沒有不能。升上高二後,那些關於全圓佑的竊竊私語只有增加的趨勢;就連那些剛入學的學妹,也會在課室門口排成一列偷看那個坐在窗邊看書的人。
就算是田徑隊正在練習的現在,運動場的看台席上也三三兩兩地坐著好幾群穿著他們學校制服的女孩子。文俊輝內心明瞭自己對全圓佑來說是特別的,可是在看到女孩們害羞的笑容時心裡又是一陣不平衡。
他突然就後悔起了幫校刊拍照這件事。
相比起全圓佑,文俊輝的校園生活可說是乏善可陳。他加入的攝影部沒幾個成員,各人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社團每週固定的課時總是只有文俊輝一人跟負責的老師互相乾瞪。到了學校要差遣攝影部時,拍照的重任就自動落了在文俊輝頭上。
運動攝影並不在他的興趣範圍內,不是為了名正言順地近距離觀看全圓佑練習的話,文俊輝是絕對會裝死到底的。他從一開始就打定了要公器私用的主意:一百張照片裡九十九張都是充滿私心的全圓佑側拍,剩下一張是活用價值不斐的鏡頭捕捉的他人鬼臉。
只是他再怎麼把真愛濾鏡調到世界盡頭,心底還是難敵被晾在一邊、還要忍受微風吹來的少女細語的不耐煩。文俊輝再拍了三張全圓佑跟隊員聊天的照片後,不禁開始思索要用怎樣的藉口開溜。
他還在想著要怎麼用韓文說今天已經拍夠了,兩人隨著全圓佑向他走來而縮短的距離卻把他在外太空飄浮的思緒一下子扯回了地面。
文俊輝手上還握著相機,視界裡全圓佑摘下眼鏡的畫面在他腦內變成了定格播放的慢動作,被帥到說不出話來的他卻完全忘記了要按快門。
一直到全圓佑走到他面前,把眼鏡塞進他的褲子口袋後,文俊輝才如夢初醒。
「幫我拿一下,我忘記帶眼鏡盒了。」
那人一臉平淡,似是沒有看出文俊輝的大腦當機一樣的若無其事。文俊輝木木訥訥地點頭,握著從學校借來的相機的手冒出了汗。
「我們只要再練幾圈就可以回去了,再等我一下就好。」
全圓佑伸手撫平文俊輝被風吹亂的頭髮,然後順勢把唇湊近了他的耳邊。
「不許看那些女生。」
低沉的聲音令文俊輝的背脊一陣酥麻;大概是知道在別人眼中他們怎麼看都只像是在說悄悄話,全圓佑還得寸進尺地親了一口他的臉頰。
文俊輝覺得自己的神經系統一定是短暫斷線了,因為當他終於從驚愕的狀態中恢復過來時,全圓佑已經走開了。他忍不住把手附上了臉;手心下的臉頰是微燙的。
他回想著全圓佑語氣中的醋意,忍不住就獨自傻笑了起來。


#2 Perfume
文俊輝有個習慣。
明明家裡就放著整個玻璃櫃的不同香水,那人平常也會按場合心情謹慎地挑選那天的香味,可是在文俊輝跟新客戶會面之前,全圓佑的鼻子卻總是能在文俊輝身上嗅出自己的味道。
不同於文俊輝身上時而柔軟時而活潑的淡香,全圓佑的味道多年來始終如一:他一直以來只有回購成年時文俊輝送他的那瓶香水,從來都沒有換成別的香味(全圓佑不是沒有擔心過停產的問題)。
全圓佑無視掉文俊輝抵在他肩上形若推拒但誠意欠奉的手,專心地一邊咬吻著對方的脖子一邊揉弄那人彈性滿分的屁股。他裝作沒聽見文俊輝幾聲抱怨快要遲到的呢喃(他亦懶得指出那人的右腿已經纏上自己的腰了),深深吸入對方脖間過度熟悉而濃厚的味道後把長久以來的疑問壓了在對方的皮膚上。
「為什麼去見新客戶前都偷用我的香水?」
「就喜歡啊不行嗎⋯⋯啊!」文俊輝忍不住叫了出聲;全圓佑在他耳後用力吸吮的動作完全反映了那人對他敷衍回答的不滿。「會有吻痕的⋯⋯圓佑⋯⋯ 」
「哪會被看到。」全圓佑的嘴唇貼著他的皮膚,每個音節吐出時都令文俊輝不禁顫抖。「不說嗎?」
「你這樣我真的會被你害死 ⋯⋯啊啊輕點 ⋯⋯ 」
兩人成功坐到車上時已經比原定的出發時間晚了十分鐘;文俊輝也不管全圓佑在旁有沒有好好駕駛,只顧著盯著手上的鏡子整理儀容。
「所以是為什麼?」在等待紅燈時,全圓佑又突然開口問道。
「什麼為什麼?」文俊輝沒好氣地道。
「香水。」
全圓佑的語氣很淡,但文俊輝卻聽出了零星的執著。全圓佑鮮有這麼渴求一個答案;在文俊輝眼中是顯而易見的理由,可是他鑽牛角尖的男友就是偶爾會有那麼一點大腦轉不過來。
「沒什麼原因。」文俊輝知道自己沒什麼隱瞞全圓佑的必要,便拋棄了那一點無謂的矜持。 「只是身上是你的味道的話,會沒那麼緊張。」
全圓佑回過頭來看他;兩人四目相接,文俊輝看著對方被日光修飾得完美的輪廓,不禁分神地讚嘆了一秒自己男朋友世上第二帥的臉。
他還沒有欣賞完全圓佑那劃分光與影的高挺鼻樑、在他沒能反應過來之時,對方就飛快地湊過來親了一下他的唇。
紅燈換成綠燈;全圓佑再次集中在道路上,文俊輝一時沉浸在被偷親的餘韻中,車廂內隨之靜默了好一陣子。當車子準時到達目的地時,一直不語的全圓佑卻拉住了文俊輝正欲推開車門的手。
「會順利的。」
那人把最後一個吻印到他的瀏海上;他們分了開來,文俊輝亦任由自己的臉上掛上跟全圓佑成對的微笑。
「嗯。等下見。」
他們的手指糾纏了最後一會,然後文俊輝走下了車--他讓車門在自己身後關上,嘴角上翹的弧度一直下不來。
為什麼今天有種特別好的預感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blogger的留言系統十分傲嬌,如果可以的話請先備份再留言,因為留言很容易就會被吃掉了QQ